第一百四十八章 覆雨翻云股掌间

关灯
护眼
    出了餐厅的门,我就把电话打给韩龙鸿,告诉他我没事,还得了很大的收获。

    他追问我什么情况。我避而不答,只说等回去后面谈。

    挂了电话思索了会,我给洪熙水打去,简短说了两句问了问洪磊的情况。然后我吩咐她给我个收钱的账号,再把宁小伟的手机号给我找到。

    洪熙水没有追问我要干什么,非常贴心的直接照办,不一会短信进来。我先按照她给的卡号转了五百万过去,然后回她短信写到:“给洪磊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剩下的钱你随便花。”

    然后我存了宁小伟电话再打过去,几声振铃后电话通了,宁小伟沉声问找谁?

    我心里激动,哑着嗓子道:“就找你!”

    宁小伟不敢置信道:“生子?”

    我撇嘴道:“废话,别人有这么好听的声音么?”

    宁小伟叫道:“卧槽你人在哪,都担心死我们了,快点说我要去见你。”

    我心中一阵暖流涌过,说:“我也很惦记兄弟们,只是现在还不能见你们,因为我要给沈三来个出其不意的惊喜。”

    宁小伟兴奋道:“咱们是要去报仇吗?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天天做梦都在砍沈三。”

    我嗯了一声,问他:“兄弟们都还好吧,伤势都不碍么?”

    宁小伟黯然道:“除了洪磊最重之外,就属杨阳伤的惨,重度脑震荡差点成了植物人,胳膊也折了,肋巴骨断了扎到肺子,医生说啥叫血气胸,差点就没救过来。”

    我心头一跳,想起最后护着我逃出生天的两人正是杨阳和洪磊,不出意外果然是他们伤的最重。

    沉默了会,我对宁小伟吩咐:“给我个银行卡号,一会我给你转笔钱,你按受伤程度往下分,另外,你联系下已经痊愈能投入战斗的兄弟,叫他们做好准备,咱们随时可能要对沈三动手。”

    宁小伟答应了,不一会发来短信,我按卡号给他转了五百万,留下一条备注特意写到,给杨阳一百万,其余你们分。

    不一会,宁小伟发来短信:“卧槽老大你抢银行了?哪来的钱啊?”

    我没搭理他,随便找了个茶馆,给宋大勇打电话约他见面。

    宋大勇来的非常快,甚至带着气喘额头冒汗,姿态低的就跟公务员被领导召见一样。

    我帮他倒了杯茶,示意他喝口水再说。

    等他不喘了,我盯着他的眼睛道:“找你来,是想说说沈三的事,此人我必须除之,否则我都不敢去医院探望病人。”

    宋大勇点头,沉声道:“我理解,要我做什么你直说。”

    我弯起嘴角,打了个响指:“ok,就喜欢跟你这样的聪明人办事,多的我不说了,三天内我要沈三死,有问题不?”

    宋大勇皱眉道:“是不是急了多少让我准备一下,好好策划一番啊。”

    我冷哼道:“三天我都嫌长,你不明白恨一个人深入骨髓的感觉,给个痛快话,到底干不干?”

    宋大勇咬牙苦笑:“我敢不配合么,你现在手里可是有我杀人的证据,我就他妈见了鬼了,这绝壁是上辈子坑过你,这辈子来找我讨债了。”

    我嗤声道:“行了,你偷着乐去吧,如果你知道我是怎么回事,你就会更加感激你姐宋苗苗,不然昨晚你肯定死了。”

    宋大勇脸色一白,似乎想起了我昨晚杀人时眼珠全红的恐怖样子,呐呐道:“你说咋整就咋整了,我现在去安排人手摸查情况,警方那边我也会提前安排好,保证不会出太大的乱子。”

    我喝了口茶,敲着桌子提醒他:“我要的是沈三死,不是砍几刀就完,而且我希望你帮我计划好了,沈三的产业买卖,尽量都给他划拉过来,我着急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明白吗?”

    宋大勇奇道:“你到底要买什么啊,我给你那五千万还不够用?”

    我淡然道:“杯水车薪,买啥你就别打听了,没听人说过知道的多死的快啊?”

    宋大勇在跟我的交涉中完全处在了下风,我怎么说他都不敢翻脸,最后一口喝干杯中茶,转身离去安排事去了。

    我自己又坐了一会,结账离开,直接回了韩龙鸿那边。

    一进门,就听见韩亦莹数落他哥:“你说你没事老出去干什么,天这么热,你不嫌遭罪我还怕麻烦呢,换身衣服回来就弄脏,还不许我存着一起洗,每天都要给你洗衣服,害的人家没时间练英雄。”

    我走过去,看着低头坐在沙发上,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的韩龙鸿,心里暗笑,嘴上却劝道:“莹莹,你哥是干大事的人,蜷在家里呆不住也正常,洗个衣服而已嘛,多大点事别骂了。”

    韩龙鸿抬头,怒目瞪着我,吼道:“要你多嘴,不他妈因为找你,我能把衣服都爬脏了?”

    我心里一暖,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正色道:“咱们聊聊你的腿吧,现在我有钱了,美国欧洲还是北京,去哪都看得起,我一定要让你重新站起来!”

    韩龙鸿摇头道:“你就那一百多万,三瓜两枣的还往国外折腾啥,以后指不定要往哪跑路呢,我还指望着你帮我照顾莹莹,这钱不能动。”

    韩亦莹噘嘴道:“我干嘛要人照顾,我自己能赚钱,我一定要成为全国最牛逼的英雄联盟主播!”

    韩龙鸿无奈,瞥了我一眼,摊手道:“这都魔怔了,就她上个青铜三都足足爬了两年的水平,还要靠这个赚钱谋生呢。”

    我也不明白那游戏段位怎么分的,插不上嘴,不过看韩亦莹恼羞成怒甩手就走的样子,估计青铜三也不是啥了不起的排名。

    老韩叹了口气,揉揉膝盖瞅向我,问道:“昨晚去哪了,你说的大收获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觉得此人是个性情中人,单从他宁可自己看不了病,也要把钱支付给兄弟做手术这层,他也是个值得信赖交往的朋友。

    于是我直接掏出裤兜里的银行卡,弹着卡片的边缘道:“这卡里可不止是一百多万,而是四千多万,所以你治腿的钱根本不用担心,至于我昨晚干嘛去了,我跟你说可不要泄露了风声。”

    韩龙鸿竖起耳朵,一副你要急死哥的表情。

    我笑笑:“昨晚我找了宋大勇,打了他一顿,他给我这些补偿,还答应我帮忙搞定沈三这个杂种。”

    韩龙鸿不信,撇嘴道:“你一个人打了宋大勇一顿?你开什么玩笑啊,那逼老猛了不说,走到哪不是前呼后拥的保镖成群。”

    我摊手道:“当然不是直接冲到他老巢里打的,至于用了什么计策嘛,这个就得保密了,总之我拿到了五千万的好处,还有星海市建筑行业绝大部分砂石原料供应的买卖。”

    韩龙鸿半信半疑,盯着我眼睛想从中看出什么。

    我双眸清明,一眨不眨的跟他对视,最后他点头道:“行,算你说的是真,那你打算怎么对付沈三?”

    我咬牙道:“不死不休!”

    韩龙鸿吓了跳:“整死他?”

    我点点头。

    他沉吟了下,说:“沈三刚打残了你们,气势正旺,不好弄啊。”

    我深吸口气,道:“不好弄硬弄,不整死他我都没脸见兄弟。”

    韩龙鸿思索着,问道:“人手够吗,要不要我去联络下我那些老兄弟,虽然没什么特别能打的,但我可以保证都绝对足够忠诚。”

    我迟疑道:“可别再弄出钟老二来,说实话我对你的兄弟没啥信心。”

    老韩反驳道:“那块田里不长点稗子啊,其余兄弟里绝没有这样的人。”

    我符合道:“那个陈浩和李泽东就不错,当天为了给你讨要看病钱,都给我下跪了呢。”

    韩龙鸿感慨的叹气,身子一出溜就坐到地上,我还以他是没坐稳想去扶他,结果这货跪着往前爬了几步,扭头道:“我现在就去联系人,你等我消息。”

    我眼看着他从门后拉出一辆全新的四轮小车,爬上去,两只手臂飞快的倒腾了几下,就出了房门。

    韩亦莹听到动静追出来,发现她哥早没影了,悻悻然跺脚往回走。

    走到门口突然站住,捂着肚子皱眉道:“生子哥,你帮我个忙。”

    我心说你比我还大呢,叫什么哥。

    韩亦莹面现红霞,双腿紧夹,半蹲半站的扭捏道:“我这里不舒服,你帮我,帮我……”

    我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你哥说不准转个圈就回来,再说你哥要是知道了,那我……”

    韩亦莹羞怒道:“想啥呢?我拉肚子挺不住了,游戏还在团战呢,没adc不行,我让你帮我打一把。”

    我尴尬不已遮掩道:“我不会啊,咋帮你。”

    韩亦莹捂着肚子冲进卫生间,探出头来喊道:“你就跟着队友走好啦,看到红名你就给我狠狠的射。”

    我呐呐重复着她这句给我狠狠的射,突然脑海里就浮现出当初她被我虐待滴蜡的样子。

    短短几步路,等我来到她房间门口推开门的时候,我也变成了她刚才那副样子,夹着双腿,微微弯腰小步蹭着前行。

    但我们又有本质上的不同,她是有屎憋不住,我他妈是jb硬了怕丢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