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游戏中突现的上帝视角

    韩亦莹的房间温馨浪漫,粉色床单粉色窗帘,就连电脑桌也是透着一丝甜腻味道的粉色。

    粉色的苹果笔记本,这是用我给的钱新换的。一张外设的机械键盘,显得十分高大上,屏幕上,她的队友们都在中路集结。一个拿着大盾牌的布隆辅助,疯狂的点击提醒站在泉水里,头顶着小miss昵称的adc快过去准备打团,我只是在网吧看过几次这游戏。但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个英雄人物是德莱文。

    我被韩亦莹抓了劳工,如果不应付下,等她从卫生间出来估计会跟我没完没了的烦,满心无奈的坐到椅子上,拿起鼠标试了试手感。

    顿时,屏幕一角,被韩亦莹缩小的直播界面上有人刷了一条信息:“我草,miss妹妹呢,咋换了个白头发帅哥?”

    另外一人:“这绝壁是她男朋友,小miss不是说去洗手间。”

    直播间惨淡无比,拢共不过二十几个人,我看了眼双方战绩,比赛进行到四十多分钟了,总比分是52比38,对面明显占着优势,而且,作为adc的韩亦莹是人头送的最多的一个,116,我瞬间对她的技术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难怪韩龙鸿一听他妹说要靠直播赚钱就气的不行,这妞是真他妈坑啊。

    这时,直播间里第三个人说话了,他的名字叫“右手撸,管左手gank”气急败坏的刷出信息道:“别管是谁了,赶紧来打团。”

    说完,游戏里的布隆辅助又用鼠标点了两下泉水,我心里冷哼一声,急个毛,老子又不会打,然后一脸淡然的操纵着德莱文向中路塔下跑去。

    我刚一到位,正巧赶上对面的机器人一把将走位失误的赵信抓了过去,本来采取守势的四个人顿时急三火四的冲出塔下,他们每个人装备并不差,弱势全体现在韩亦莹的adc上,布隆为了解救赵信,一个闪现加大招,砸飞了三个,我方中路是个有着皮肤的剑豪,立刻就接了大招,一声不知道什么意思的鬼叫之后,直接把对面的中单拉克丝给秒了。

    我顿时兴奋了,咬着嘴唇冲到了前边,抡起手中的斧子就砍,结果砍在机器人身上并没什么卵用,血量下的微不可见,我不管那个反正韩亦莹说了让我狠狠的射,我闷着头就是砍。

    对面螳螂扑了过来,两只闪着寒光的大爪子朝我身上猛的一撕,瞬间我的血量就要见底,机器人一个击飞,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开始放电,砰的一声大招过后我的屏幕就黑了。

    我还在茫然呢,四个队友没了火力支援瞬间被弄死仨,只有皮糙肉厚的布隆举着大盾牌勉强逃了回来。

    对面剩下的四人立马把中路二塔拆了打大龙去了。

    直播间里嘘声一片,布隆玩家气的直摔键盘,打出一连串的:“我曰我曰,女的死笨男的愚蠢,还敢叫什么叫小miss,小坑逼还差不多。”

    我脸色一沉,对着话筒道:“小逼崽子你敢骂我,信不信我砍死你?”

    右手撸,管立刻炸了,打字反喷道:“你是个jb啊,我们甘心情愿被小miss坑,那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奶也大,你他妈一个男人还玩成这逼,样,不许别人说啊?有本事你游戏里杀几个人看看。”

    我咬牙切齿道:“行,老子给你拿个五杀让你开开眼,到时候你叫我爹不?”

    直播间顿时骂声一片,二十来个牲口异口同声的打字骂人:“这白毛傻逼咋这素质啊,不过就他这样还能五杀啊?”

    我一声不吭站在泉水里飞快的检查了一遍技能,德莱文的所有被动主动技能都在我心里缓缓流过,不知为何我的记忆领悟能力成倍增长,就跟玩了几个月一样,寥寥几个技能在十几秒内就烂熟于胸。

    对面五人杀了大龙,回去更新了装备,就在机器人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直捣中路门塔,我看了眼自己包包里的金币,刚好够升级一把吸血刀的,直接就买了。

    右手撸,管又开始点信号,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小miss怎么找了这么个煞笔男友,一对坑货还开直播……”

    我双手飞快的敲击键盘鼠标,并没有跟他对喷,而是在熟悉英雄的操作,对面五人已经开始攻塔,我方打野一个傻逼走位就被机器拉了出去,几乎是眨眼之间血条见底挂掉。

    队友们心里弥漫着绝望,赵信死了之后直接就点投降,还在队伍频道里说:“受不了,赶紧点了。”

    有人骂道:“你特么还受不了,除了adc就属你傻逼了。”

    这时候我已经冲到门塔下,而对面的玩家又是刷字劝降,又是各种嘲讽动作的。

    我一露头,对面螳螂就笑着公屏扣字,送人头的又来了,哈哈。

    战况就在我刚到塔下的时候突然爆发,对面极为猖狂的采取了强攻,他们的上单诺克抡着大斧子就冲进来砍人。

    要说右手撸,管辅助玩的确实不错,顶上了盾,一个大招就把诺克螳螂都砸了起来。

    我找了个敌人打不到我,但我又刚好可以尽情输出的位置,两只板斧旋泼风一般挥洒了出去。

    只扔了两下,我几乎就不需要再去看斧子的回落信手就能接到。

    德莱文只要能接住斧子,那攻击猛的一逼,我又出了吸血刀,对面的adc也很奇葩,竟然是个蚂蚱,他放出小爬虫也根本咬不掉我多少血。

    诺克仗着自己出的都是肉装,装逼之极的顶着塔就来勾我,我心里一紧张,突然就感觉眼前的世界一瞬间变了。

    电脑还是那个电脑,但画面上的人物都慢成了木偶,而我的耳中已经听不到游戏的音效了,有的只是一声声咚咚咚……越来越大的心跳声。

    我惊奇的发现,他们所有人的动作都变慢了,慢的跟老牛爬一样,只有我还在正常的时空维度里,轻轻松松一偏步,就躲过了诺克的钩子,脑子里亮光一闪,一个e打出去,把诺克砸的一溜趔趄,又回到了门塔的攻击范围。

    我趁机开启了w,双斧如雨点一般倾泻而去,劈砍的诺克血量极速猛掉,他再想跑已经晚了,最后一丝血在门塔的超强攻击下也见了底。

    对方的血牛上单一挂,我方剩下的三人顿时感觉到了希望,奋起余勇直接追了出去。

    我跟在布隆身后追着打逃兵,闪现加w的移速加成让我接连收割人头,等韩亦莹洗了手回来,刚一推门,耳麦里刚好响起一道高亢尖锐的系统女声:“pentakill。”

    由于游戏进行到了尾声,每次死亡的时间都在一分钟以上了,所以我们队伍一鼓作气就把对面水晶给拆了。

    我摘下耳麦,在键盘上打字:“这种游戏简直太容易了,不知道你们整天迷恋它有什么意思,那个右手撸,管,你可以叫爹了!”

    直播间里二十几个小**丝集体失语,好半天玩布隆的家伙才敲字道:“哥,你是钻石大神吧,刚才为什么逗我们啊,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这不是扮猪吃老虎么?”

    韩亦莹凑到跟前,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俯身看着屏幕上刷出来的结局成绩,一惊一乍叫道:“我的天,你怎么做到的?人家玩了两年还没拿过五杀呢。”

    我被她的一对椒乳顶压在后背上,爽的跟过了静电一样,整个身子都麻酥酥的。

    我赶紧掩饰道,一边去,你能跟我比吗,咱这智商都快三百了。

    韩亦莹不说话,盯着屏幕发呆。

    我顺着她的眼光望过去,只见她直播间里的人数正在飞速增长着,就跟气吹的一样,转眼从二十几个变成了两千多。

    新来的用户还极为活跃,纷纷刷屏问道:“镜头前的一对帅哥靓妹,刚才那五杀谁打的呀?”

    我用眼光问韩亦莹,这什么情况?

    韩亦莹呐呐道:“这家直播平台叫斗猫,每个主播的战况数据都被总服务器实时监测着,一旦主播的账号出现五杀的情况,立刻就会全网插播这段视频镜头,以此来显示本平台一切都靠技术说话,机会只给有实力的主播。”

    我哦了一声,起身就想走,韩亦莹一把按住我,问:“你干嘛去?”

    我奇道:“你回来了自然给你玩啊,我又不喜欢这游戏。”

    她脸一红,低声在我耳边道:“你别这样啊,这些粉丝可都是冲你来的,你要走了,我上去又坑,会被人骂死的!”

    我淡淡道:“骂就骂啊,你不是整天被骂?”

    韩亦莹笑脸一红,咬着嘴唇道:“那不一样,求你帮我这个忙,把这关给我圆过去。”

    直播间粉丝人数仍在几何式增长着,这么一会没看已经快五万了。

    我能感觉得到韩亦莹的激动,她的心跳体温全面升高,就连微微挤压在我肩后的乳,尖都有变硬的趋势了。

    不过我哪有闲心陪她扯这蛋啊,刚才玩了一把已经够了,我现在急着回房检视身体,想看看自己刚才突然出现的,那种上帝一般的视角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我坚决摇头道:“不帮,我还有事呢。”

    韩亦莹急的要哭了,眼圈都红了,声音里充满了哀求,说:“求你了生子哥,人家从没有这么多观众过,你就让我把这美梦多做一会呗。”

    我犹豫了,一个花样美少女如此可怜兮兮的哀求,是个男人都受不住。

    不过还没等我说话,韩亦莹又出大招,她把直播的画面一把关了,抱着我的脖子撒娇道:“求你帮我一次,就这一次,大不了我也答应你个条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