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临战之前

关灯
护眼
    最后这一局游戏还是结束了,就算我再怎么拖,可是架不住队友去推塔,不出意外的。我果然没有达到临界就被韩亦莹无情的从小嘴里吐了出来。

    她从我的双腿间爬起,手忙脚乱的关了视频,几步冲出去直奔卫生间刷牙去了。

    我苦笑。至于么,这一看就是没享受过鱼水之欢的雏儿啊,不然很多女人都是直接吞男人的东西。

    我把不上不下的二兄弟揣回去,弯着腰快步跑回自己的房间。如果这副样子被韩龙鸿撞到,这货绝对能爬着冲过来跟我拼命,想想那**的场面,我就不寒而栗。

    可是弄成这样如果不彻底爆发一下,那心里有多难受就别提了,无奈之下我只好启用了五姑娘,心里想象着韩亦莹的樱桃小嘴,我就飞速的动了起来。

    好死不死的快要那啥了,韩亦莹在外边砸我房门,砰砰两声惊的我眉角直跳,只好停下,没好气的问:“干什么?”

    韩亦莹哼道:“你快告诉我你咋这么厉害呢,把玩德莱文的诀窍教给我,我不能白用嘴给你……”

    我气极而笑,怒道:“怎么是白给我做的,我不是帮你打赢了一局也拿五杀了么?

    韩亦莹开始蛮不讲理,大声道:“不行,我太亏了,你还得给我点利息,不然我就把这事跟我哥说。”

    我气的一把拽开门,指着自己下边的狰狞样子吼道:“你他妈还好意思说,到现在都是这样的,你知道我多难受么,你不是要学习我的诀窍么,好啊,让我泄泄火,把我伺候舒服了,啥都教给你。”

    韩亦莹呀的一声惊呼,跟从没见过我下边那东西一样,丢下一句臭流氓就跑了。

    经她这么一闹我哪还有心思打飞机,卫生间里冲了个冷水澡,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细细回味刚才在游戏中突然出现的那神奇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似乎所有的一切,万事万物全部变慢了,只有我还在正常的空间活动着,其实略一思索我就明白过来,那不是别人变得慢了,而是自己的神经反应速度突然加快了太多。

    我把手机掏出来连上网络,百度了下壁虎捕食,出来好多条解释,我直接点开一条视频看了起来,这是一只生活在戈壁滩的小壁虎,它悄悄靠近落在胡杨枝上的飞虫,两尺,一尺,突然间它猛的弹出了自己的舌头,那速度快的没法形容,反正以我现在的视觉是没办法看清。

    画面回到它的口中,那只大型飞虫已经被小壁虎几口吞了下去。

    我心中震撼的无法形容,如果我有了这样堪比子弹出膛的速度,再加上超强的恢复能力,那天下还有谁能是我的对手?

    我扔掉手机,闭起了眼睛,试图唤出刚刚在游戏时突然出现那种状态。

    可却没什么卵用,无论我怎么闭目冥想,那种神一样的感觉始终不在出现了。

    折腾了半响也毫无成果,刚想睡觉,客厅里又传来韩亦莹的呵斥声。

    我知道肯定是韩龙鸿回来了,一开门就笑了,这货果然又他妈喝多了,还是同样把新做的平板车弄丢,爬的一身灰土回来的。

    韩亦莹脸罩寒霜,瞪我道:“你乐什么乐,还不是为了你的事他才到处奔波,快点帮我把他弄进去。”

    我也不好撒手不管,忍着老韩的一身酒味,连拖带拽的把他弄回自己房去。

    韩亦莹又是给他打水擦脸,又是换外衣裤的这就不归我管了,我直接回房倒头就睡。

    第二天下午,宋大勇给我来电话了,他在电话里说了两件事:“第一,沈三嫌弃未央酒吧的风水不好,接连出事后,现在已经把老巢搬到了他的另一处产业辉煌洗浴中心。第二,警方他已沟通过,一位副局长亲口答应,只要不出人命不动枪,一切事情他来搞定,而条件是一栋价值上千万的别墅,宋大勇已经做主替我答应了。”

    我冷哼道:“不出人命我弄他干嘛,不杀他我念头不通达,会憋出病的!”

    宋大勇无语了半天,最后妥协道:“一切看实际情况吧,你实在要杀我也没办法阻拦。”

    最后他跟我敲定,行动定在明天的后半夜三那个时间是人最困倦没有警惕性的时候,街面上也不会有啥行人,闹出多大的动静都好捂盖子。

    我把电话挂了,就给宁小伟打去,宁小伟压抑不住兴奋,问道:“生子,咱们要报仇了么?”

    我嗯了一声,问道:“还有多少兄弟能跟咱们一起行动?”

    宁小伟得意道:“除了洪磊伤重其余全到位啊,他们一听你没死,个个都乐坏了,尤其是我把你给的钱发下去之后,这帮孙子就差给你立个牌位点两柱香了。”

    我淡淡一笑,云天社的班底其实都是些半大不小的高中生,考大学无望,打工还他吗嫌累嫌不赚钱的问题青年,两个多月中,来来去去我发给他们的钱,已经有每人小十五万了,如果靠他们出去打工,一个月挣那三两千块,真不知道要攒到什么时候。

    所以他们拥护我也是有原因的,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无缘无故的爱,就更别提忠心了。

    我告诉宁小伟,明晚凌晨三点动手,你提前一小时把人集合好了,等我命令。

    电话刚放下,老韩就推门而入,这货醒了酒又把昨晚的丑态忘了,一本正经道:“你打电话我都不小心听到了,明天就动手搞沈三是吧?”

    我无语道:“你这是不小心听到吗,不小心听到能听这么久?”

    韩龙鸿挥手道:“墨迹,就问你带不带我一个吧?”

    我苦笑道:“带你做什么,我们冲杀你在后边爬啊?”

    韩龙鸿脸一沉,冷哼道:“你他妈还敢嫌弃我,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拜你所赐,还jb忽悠我能治好的我腿,怎么自从安全了你就没在提过?”

    我瞪着他挤眉瞪眼的恼怒样,心里却像遭了东海的万顷波涛倒灌,脑子中嗡嗡直响,一个疯狂大胆的念头不可遏制的在心里疯长。

    既然我能用自己的超强恢复力去忽悠韩龙鸿,那我为什么不真的用这个办法去治好秦曦?

    我突然冲过去,抱住老韩就亲了他脸一口,激动的语无伦次道:“鸿哥,我谢谢你!”

    韩龙鸿吓懵了,手忙脚乱推开我,怒道:“你干什么,我不搞这个。”

    我哈哈一笑,心里完全沉浸在秦曦有希望苏醒的喜悦中,也不跟他解释,兴奋的搓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

    第二天平淡过去,入夜时分,宋大勇就驾车前来接我,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是张永赞,看到他,我马上就想起那晚在未央酒吧,他故意放水让我挟持他的事。

    这才是真正的朋友,不计前嫌在你有难时伸出手,不惜自己暴露后被两个老大迁怒,也要救我一命的真兄弟。

    我朝他点点头,他笑嘻嘻的眨了眨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中。

    对于我把韩龙鸿带上车的举动,宋大勇十分无奈,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亲自开车想着他的大勇财务公司驶去。

    路上,我就把集合地点通知了宁小伟,让他带着兄弟火速前来。

    而韩龙鸿也装模作样的打起电话,一番交流后颇为尴尬的跟我说:“他那些兄弟基本都遇到了急事,只有两个能来。”

    我不动声色的把地址告诉了他,让他叫能来的兄弟自己过来,这种时候当着外人的面我不能再挖苦他,否则就太不厚道也容易让人心生芥蒂。

    不到十所有人马全部集合完毕,云天社的兄弟除了洪磊全部到位,个个杀气腾腾的摩拳擦掌,我挨个跟他们拥抱,像杨阳陈浩等人直接就落了眼泪。

    我擂了杨阳一拳,笑骂道:“哭什么哭,我不是好好的活着,今天咱们就跟沈三那杂种算总账,不杀他我誓不为人!”

    杨阳擦了把眼泪,呐呐道:“生哥你不要动手,这事交给我,你身后还有这么多兄弟跟着混饭吃,不能出事。”

    我摇摇头,揭过这话题,拉着宁小伟杨阳陈浩这几个骨干,给宋大勇张永赞等人一一介绍,并且当场宣布我跟宋大勇的结盟关系,以后众位兄弟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了。

    宋大勇面带浅笑,也看不出心中到底怎么想的,不过我完全不惧他敢坑我,那份处理尸体的视频可被我存了好几份,这就是捏的他死死的小辫子。

    寒暄过后,宋大勇把叫来的酒席摆上,宽敞的大会议室里黑压压坐了一大片人头,粗略算来也有七八十口。

    我们几个带头的大哥坐在一起,轻声商议着行动细节,手下兄弟们也不敢大声喧哗,喝的也只是可乐雪碧这些碳酸饮料。

    张永赞在桌子上掏出一张平面图,指着介绍道:“这就是辉煌洗浴中心,这是沈三所有场子中规模最大,人员最多,服务项目也五花八门的地方,他平时就睡在四楼,一楼是浴场,二楼是ktv加餐饮,三楼就是众多的炮房以及地下小赌场,而四楼就是沈三办公休息,以及员工宿舍了。”

    我淡然道:“他身边有多少人,扎不扎手?”

    宋大勇点头,说:“自从被你弄了脚筋以后,这货怕死怕的厉害,疯狂的收人收小弟,这两天我派几波人进去打探情况,粗略估算也有百十来人的样子。”

    我咋舌道:“这逼原本只有三十多个人啊,怎么几天没见多了这么多?”

    张永赞嬉笑道:“都是些杂鱼而已,沈三饥不择食啥人都收在麾下,就是怕你缓过劲来找他算账,收人那叫一个杂,卖菜的送快递的,甚至还有十来个原本是打更的大爷,也被他编在打手队伍里发了薪水。”

    我吁了口气,看看时间,低声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出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