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迎着子弹冲

    宋大勇率先站了起来,挥手道:“出发!”

    他的人一声不吭,各按顺序分成两排,直奔楼下停车场。

    再看我们云天社的兄弟就差了点意思。挨挨挤挤的,王柯峥还跟李子光互相瞪眼,好像是因为对方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他脚。

    我招手唤过韩龙鸿叫来的两名兄弟,吩咐他们道。推着你们老大轮椅跟好了就行,别的事再说吧。

    韩龙鸿张了张嘴想要反驳,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吭声。

    我之前购置的车辆都在未央一战中被沈三的人毁掉,所以这次行动使用的车辆全是宋大勇提供的。

    财大气粗就是牛逼。我们当时只能买起海狮面包,人家宋大勇大规模出动人马的时候,一水都是别克gl8,不过他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一进停车场他就拉着我走到那辆火红色的保时捷跟前,手一扬,把钥匙扔给了我,尴尬道:“之前这车被我要来了,车钥匙是在洪磊身上搜出来的,一直不好意思还你,今天物归原主了。”

    我目光闪动,又把钥匙原路扔了回去,嬉笑道:“这车太小了,我这体型真不咋适合,既然你喜欢,那就接茬开着吧。”

    宋大勇一愣,接了钥匙有点摸不清我的真实想法,心虚的问:“你是认真的?”

    我苦笑道:“这还有假,我他妈也不会开车,给我布加迪也是一样。”

    宋大勇恍然,带我直接上了他那辆路虎卫视,拍了拍方向盘,对我道:“这车挺宽敞的,要不你拿去练练手?”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开车。

    一行接近八十人,十几辆越野商务,缓缓驶出停车场直奔主干道。

    张永赞坐在后座,提醒道:“勇哥生哥,按照计划每辆车里都放了足量的镀锌钢管,至于开山刀只有我们这辆头车有,这也是怕兄弟们没轻重搞死太多人没法收场。”

    我低声道:“好,我最想杀的也不过三两个人而已。”

    宋大勇开车的手一颤,飞快的扫了我一眼,那意思我也明白,他是在怪我想杀的还不止是沈三一个。

    在我心里,屡次出手重伤我的六子和老王都该死,不过这年头真的不适合打打杀杀了,如果没有人命还好说,一旦搞出太大的动静,弄不好就得全体跑路。

    两点三刻,我们的车队停在了距辉煌洗浴中心两站地远的位置,张永赞带头下车,手一挥,所有兄弟都向我们靠拢,每个人的手里都攥着一米多长的钢管。

    我清了清嗓子,宣布了两条纪律:“客人女人一律不许动,发现拍照摄像的手机必须给他砸碎了,第二条,不管哪方面的兄弟,只要参与了今天的行动,每人一万块红包,由我个人出。”

    停顿了下,我打了个响指,指着远处笼罩在幻彩霓虹里的辉煌,大喊一声道:“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啦,撕碎他!”

    说完,我拎刀在手,带着队伍越走越快,最后难抑自己心中翻腾的恨意,从一路小跑变成了狂奔。

    宋大勇等人紧随其后,等我们冲到辉煌洗浴跟前,巨大的脚步声已经形成了轰轰的回响,张永赞宁小伟猛然加速越过了我,抡刀就向门口的四个保安劈去。

    这几个人小子刚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一个个困得微眯着眼,直到宁小伟两人的刀到了跟前才嘶声惊叫道:“有敌人,敌袭啊。”

    他们逃跑的速度绝对一流,根本没有半秒犹豫,就齐齐舍了大门朝里边逃窜而去。

    后边的兄弟一拥而上,眨眼之间好好的两扇玻璃门就被我们顺手砸碎。

    这一楼进门就是个大厅,分男宾女宾部两个豪华的大型吧台,大厅两则分别摆了两溜纯皮沙发,这个点还坐了不少失眠不睡的客人,和一些值班的女服务员等。

    我跟宋大勇冲进大厅的时候,宁小伟已经跳上了男宾部的柜台。

    手一挥,两只多长的厚背砍山刀直接就把收银台的poss机和电脑杂碎。

    杨阳有样学样,也跟着蹦了上去,挥舞着铁管见东西就砸。

    我一脚窜开男宾部的浴场大门,拎着刀带头冲了进去。

    宋大勇犹豫了下,带着他那边的部分人马,直接冲进了女浴室。

    顿时几声凄厉的女人尖叫声响起,不过马上又戛然而止了。

    大厅里闹出的动静,再加上早就通过浴场逃向楼上的保安示警,让整个宽敞豪华的一楼不见一个人影。

    我冷声道:“跟我打上楼去,今天表现最猛的,十万块现金奖励!”

    云天社和推着韩龙鸿的两个兄弟齐声叫好,声音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

    不出意外,二楼餐饮部也是空无一人,这些家伙早早就弃了地盘上了三楼。

    我跟宋大勇在二楼汇合,彼此一对眼神,都知道时间有限必须速战速决。

    当场就我们两人打头,带着所有兄弟朝三楼楼梯涌去。

    噔噔噔,急促的上楼脚步上响成一串,稍稍靠前一些的宋大勇突然伸臂拦住了我,同时叫骂道:“草!”

    我一愣,越过他的肩膀向上看。

    沈三披了件睡衣光着脚堵在楼梯口,身后是一群装束各异,拿的家伙也五花八门的手下。

    这货手里攥着一把黑乎乎的手枪,灯光不是太亮也看不出真假来,我心里一紧,暗骂道这逼货竟然有枪!

    宋大勇示意我不要冲动,同时也探手向后挥,示意身后的队伍先停下。

    顿时,不大的楼梯上挤满了我们两方的兄弟,位置靠前的,一眼瞥见沈三手里的枪,无一例外都脸色一变生了怯意。

    沈三惊慌的眼神一闪而过,见我们全都停下脚步才长出口气,拿枪指着宋大勇,骂道:“草泥马啊孙子,前脚跟我弄完秦生,后脚又联合他来搞我,你他妈还有点立场不?”

    宋大勇冷笑道:“我跟秦生之间就是个误会,有人挑拨的,不过刚好被你碰上利用了,现在我俩误会说开了,我戴罪立功也要帮他搞你啊。”

    沈三冷笑道:“去尼玛的误会,我还不知道你,一定是秦生给了你心动的好处,再不就是你被人捏住了小辫子。”

    我面无表情道:“沈三,说那些没有意义,你把枪放下,我今天饶你一命,不然一会打起来你有几颗子弹,能挡住我们?”

    沈三仰头大笑,似乎我刚说的话就是世界上最搞笑的段子,良久,他才阴森森开口道:“你当我是傻逼么,我放下枪才会死路一条吧,实话告诉你,这是五四手枪,军用的,劲大着呢,我枪里有八颗子弹,一枪足够打爆一个人的脑袋,你们谁不怕可以先上来试试,只要我能搞死三五个,那就算最后挂了,我他妈也不亏。”

    我咬牙,可却一筹莫展,他们这么一说,我更不能让手下兄弟冲了。

    宋大勇抬腕看了看手表,低声道:“不行撤吧,这事怪我没调查好,他竟然有枪我真没想到。”

    我摇头,如果今晚错失良机,让沈三有了防备,再对付他难搞不说,还很有可能被他狗急跳墙反咬一口。

    我脑子里飞速思考着对策,想来想去都是无解,除非靠自己的恢复力硬抗,只要能带头冲上去,身后的兄弟绝对会一用而上把沈三剁成肉泥。

    只我真的不清楚自己抗不抗的住子弹,万一这货要是枪法好,给我来个爆头那可就全完了。

    越急我心跳的越快,大脑里的信息流跟中了木马病毒一样突然狂暴起来,我眼前一暗又骤然亮了几倍,然后一种奇异的状态就突兀降临下来。

    这种感觉非常难以形容,就跟昨天打游戏时出现的那一幕完全一样,不同的是,我当时把这种能力用在操纵键盘上。

    现在我要对付的却是手持枪支的仇人。

    我冷眼望去,沈三正破口大骂让我们滚下去。

    他一张一合的嘴唇都变成了慢镜头,我甚至能清晰数出他下排的牙齿上有几块烟茶斑。

    我心一横,跺脚蓄力就冲了上去。

    既然这种上帝一般的视角又出现了,我要不赌一把怎能甘心收兵。

    宋大勇急呼道:“别,别冲动。”

    他猛的伸手来拉我,被我挥臂间挡开。

    楼上沈三也神情一震,接着咬牙切齿的就要开枪。

    我盯着沈三的动作,从他肩头耸动到手腕微抖,我立刻就判断出这货瞄的是我左胸。

    没等他按动扳机,我就向右闪去。

    我将将避开那条弹道,砰的一声枪就响了。

    我身后似乎传来一声闷哼,我也没工夫回头看,三窜两窜就把这段路冲了一半。

    沈三没想到我竟然敢迎着枪口往上冲,立刻就有点紧张,当时手就发抖了。

    他完整状态都打不到我,何况是在发抖的情况下。

    第二枪又被我提前躲过,子弹射在楼道的墙壁上,弹出一溜火花和水泥渣。

    等他举枪要开第三次的时候,我已经跨过最后两级台阶到了他跟前。

    这时身后传才来张永赞的惊呼:“勇哥,勇哥你怎么样,我草你别吓我啊。”

    我心头一紧,知道刚才第一枪的流弹是打中了紧挨着我的宋大勇。

    可是现在没时间多想,我窜起的身形还未落下,脚不沾地就挥刀劈向沈三持枪的手腕。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