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出师未捷

关灯
护眼
    沈三急急调转枪口想要射击,可我的速度更快,就在他手指发力欲要用力勾下扳机的同时,呼……

    锋利的开山刀狠狠的劈在他手腕上。先是当啷一声响,沈三手里的仿五四落地,随即这货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他右手被我齐腕砍中,惨白的骨头茬从断裂处支出来。伤口处只剩下少许的皮肉筋膜连接着,整只右手呈一种怪异角度吊在胳膊上,鲜血肆意喷溅,动脉静脉被这一刀全部砍断。

    沈三抱着胳膊惨嚎。被我一脚踢在肚子上,他连连后退,这副惨状惊的他身后的混子们纷纷躲避,只有六子和老王两个一左一右的搀扶住他。

    这时我才有机会回头看看宋大勇的伤势,张永赞正背着他急急向楼下撤去。

    也不知道他伤在了,会不会致命,沈三掉在地上的手枪沾满了他的鲜血,我嫌恶心也没有捡,一脚踢到楼梯下去,谁爱拿谁拿吧。

    宁小伟,陈浩,纷纷大喊着带头冲上三楼,没了手枪的威慑,沈三剩下的人简直不堪一击,如果要论总人数其实比我们都多,但绝大部分都是沈三临时花高价招揽来的样子货,真正能打敢拼的原班人马他们也就三十几个。

    而我云天社跟宋大勇联合在一起的队伍,可是个顶个的精兵强将,算不清火拼过多少回的狠人,再加上沈三被我砍了一刀疼的几欲晕厥,一心只想逃走好去医院把手接上,他哪有能力再指挥作战。

    于是场面就成了一面倒,宋大勇带来的兄弟见老大都被枪打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在手里的钢管上,在一个叫曹来的头目带领下,冲杀的那叫一个狠,把沈三这一百多人追的狼哭鬼号溃不成军。

    我带着老七虎和八狼的兄弟,舍了三楼一面倒的战斗,缀着沈三,六子几人就追上了四楼。

    沈三被七八个贴身兄弟护着,逃窜的速度十分之快,当我们冲上四楼的时候,他们已经窜进沈三的办公室,这货可能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提前把他的办公室改装成了防盗门。

    我带人赶到跟前,厚实的铁门紧锁,侧耳细听,屋内还有撕扯床单挪动桌椅的声音。

    宁小伟暴跳如雷,一脚踢在门上,狂骂道:“沈三卧槽尼玛有种出来。”

    杨阳几个纷纷大骂,抡起手里的钢管狂砸铁门。

    可是这门结实无比,兄弟们把钢管砸弯户口震裂不过也就是在上边留下几个凹坑罢了。

    我一筹莫展,正打算叫宁小伟带人去楼下堵,韩龙鸿的两个手下,抬着老韩就爬上了四楼。

    韩龙鸿远远就看见我们十几个人,围着那扇防盗门又砸又踢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急吼吼叫道:“别砸坏了,我可以开锁。”

    他的两个手下把轮椅放下,推着一溜小跑就冲了过来。

    我示意大家闪开道路,问韩龙鸿道:“真能开?这个你行不行?”

    韩龙鸿点点头,示意手下把他推到门前,盯着锁孔看了两秒,飞快从裤兜里掏出一小段纯白的钢丝。

    他找了找角度,把钢丝塞入锁孔,一边试探的向里推送,一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聆听。

    不出十秒,咔哒一声响,防盗铁门的卡簧被他用一个钢丝挑开。

    我一脚踹在他的轮椅上,把老韩远远蹬离了门口的位置。

    宁小伟陈浩抡起钢管就冲进房去。

    叮叮咣咣一阵乱响,沈三等人堆在门口的沙发茶几,统统被我们的人大力推开。

    门一开我就暗叫不好,屋里只剩下了三个人,还都全趴着窗台准备顺着床单窗帘系成的绳子往楼下逃。

    计划了这么久还让沈三在眼皮子地下跑了,我实在不甘心,带人冲到跟前举刀就要砍。

    这三个家伙也算是沈三的忠心部下,明知危险仍留在最后下楼,可惜房门被会开锁的韩龙鸿打开,他们再也没机会顺利的逃。

    三人中有两人面色惨变,咬牙就从四楼跳了下去。

    还剩下一个竟然不知死活的回头反扑,抡着铁管朝我头上砸来。

    我反手一刀挡住,宁小伟已经到跟前,开山刀狠狠劈在这货的大腿上,这小子痛叫一声立身不稳,大头朝下就栽下楼去。

    我俯身窗口往下看,最后掉下去这人真的是头先落地,整个头撞在水泥地面上就像高空落下的西瓜。

    他落点不远的地方,就是刚刚主动跳楼的两个混子,一个抱着腿惨叫,另一个则是毫无声息的一动不动,我探头朝两边方向看去,只见五十几米外靠近停车场的方向,有那么七八个人快速移动着。

    我定睛细看,被人背在身上逃路,身后滴了不少血迹的孙子不正是沈三吗,看来这货顺着绳子往下滑的时候,一只手把持不住还把腿摔坏了。

    我招呼一声,把刀叼在嘴里,双手抓着绳子就往下滑。

    宁小伟眼睛都砍红了,见我抓住绳子下滑,他妈的这货也跟着上来,我滑到二楼的时候,窗帘改成的那一部分就嗤啦一声断掉。

    我心里大骂这逼是猪队友,紧忙之下只能双膝弯曲落地,尽量卸去冲力。

    头上,宁小伟大叫一声卧槽,手舞足蹈的掉了下来。

    我在地上就势一滚正打算站起来,就被这货一屁股坐在背上压趴了下去。

    我被他的体重加速度砸的喉头发甜一口鲜血喷出,良久才低吼道:“草泥马宁小伟,你个猪!”

    宁小伟都吓懵了,讪讪从地上爬起就来拉我。

    我搭着他的手站起身,远处六子等人护着沈三已经跑的没影了。

    气的我火冒三丈就想踹他,宁小伟委屈道:“我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危险,一时冲动就跟了下来。”

    我咬牙道:“你煞笔啊,看不到他们都是一个个下去的吗,如果能一起下,这三个人何必最后要跳楼。”

    宁小伟溜到最后一个头朝下,摔的跟碎西瓜一样的混子跟前,啧啧叹道:“都是从楼上掉下来,我屁事没有,这逼可就太惨了。”

    我怒骂道:“你是没事,老子可被你砸的吐血了,换了别人肯定被你一屁股坐死。”

    宁小伟嘿嘿一笑,心虚问道:“沈三跑了,接下来咋整?”

    我挥手道:“撤啊,还他妈能怎么整,今天这趟活太不顺了,想杀的人跑了,不想杀的人反倒死了,宋大勇还挨了一枪,也不知道这么大动静他捂不捂得住。”

    宁小伟不敢跟我废话,跑到辉煌洗浴正门,站在门口一喊,里边的人互相传信,眨眼之间就呼啦啦的都撤了出来。

    韩龙鸿看到楼下那具碎头尸体面色就是一变,再看我的脸色就知道沈三也跑了。

    我摆手道:“什么也别问,按原本所乘车辆快速撤退,有伤的分开送往医院救治。”

    路上,我把电话打给张永赞,他说宋大勇中枪的地方是肩膀,没有生命危险。

    我告诉他沈三六子等人都跑了,对方还死了个喽啰,等宋大勇出了手术室,你把这事跟他说。

    到了宋大勇的财务公司,我把五十万现金直接转给了在场的领头人曹来,命令他按人头分下去,轻伤多给五千,重伤就等宋大勇回来再抚恤吧。

    云天社这边则是给了宁小伟一百万,既然是发奖金分福利,自己人肯定要优待一些,也同样告诉他按人头分,受了上的你酌情多给。

    一切都安排妥当,我叮嘱众人短期呢不要聚集惹事,看看风头再说。

    有什么情况我会电话联系你们。

    出了门,韩龙鸿叫住我:“你干嘛去?”

    我头也不回的挥手,心情不好出去转转,你赶紧回家吧,最近不要出去乱转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