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关系太复杂

关灯
护眼
    其实我并没有想好要去何处避风头,算来算去,宋苗苗那里不能去,因为这事是我和她弟弟干的。

    而我跟洪熙水也是明面上的男女朋友。如果有人要调查要抓我,不可能放过这条重要线索。

    秦曦我更不能去看,一是防备宋大勇掉链子捂不住盖子,这场火拼被上边纳入侦破范围。毕竟这又是开枪又是死人的,算是惊动全市的大案了。

    二是我怕沈三狗急跳墙去伤害秦曦,这货知道秦曦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如果他在医院那边还留有眼线。我一出现就会被他察觉,虽然他不一定会动秦曦,但我不敢冒这个风险,就算再怎么想念她,在没解决沈三之前,我都不敢去探望,不过给樱桃打电话关注一下倒没什么,我不信樱桃还敢背叛我第二次。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妃姨那里还没有任何问题,抬手打了个出租,告诉司机妃姨住的那个小区。

    我并没有事先打个电话通知她,说实在的,自从赵琳琳抽疯一样趁我酒醉,在我身上把自己身子破了,我就一直不知道咋面对这对母女,按理说这事不能怨我,可是一想到我要面对面坐在她们母女身边就控制不住的心虚。

    说不想妃姨那也是假的,这娘们三十几岁,保养的又好,身子几乎跟少女一般娇嫩,而她在床上的耐受力和风情,是洪熙水等人没法比的。

    一想到我没被注射壁虎基因之前被她连要七次,最后一滴存粮不剩的被她榨干,我心里就是一阵火热。

    有些事注定了只能深藏心底跟谁都不能说,比如我获得了变异基因拥有了超强性能力之后,就一直惦记好好教训一下妃姨,一雪前耻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我也是想体会一把,将这个性感丰满素质又高的小少妇彻底征服是什么感觉。

    到了地方我扔给司机百元大钞,挥手道:“不用找了。”

    司机带着感恩的语气连连道谢,我头也不回的飘然而去。

    就是这么装逼,几十块现在真的不放在我眼里,钱,我是以千万为单位的进,以百万为单位的花出去,我再也不是那个中饭多吃点萝卜咸菜而被人羞辱白眼的秦生了。

    穿堂过户上了电梯,妃姨家门口我整了整衣襟,深吸口气敲响了房门。

    早上五六这个时间到访别人家真的很冒昧,不过我这情况特殊,再说我跟住在这间屋子里的两个女人都有那种关系,也就谈不上什么礼节性的问题。

    敲了两下没反应,我加大力度又敲了几下,这回屋里传出了动静,不过,竟然是他妈男人的声音。

    这是一道充满磁性又有些中气不足的男声,他就在门口小声问:“外边是哪位?”

    我眼睛都红了,心里像着了一团火,又酸又焦的恨的不行,怎么短短时间不见,妃姨竟然找了男人还带回家了,亏我还他妈一直想念着她。

    我手上的力气霍然加大,几乎不能算敲而是砸了,砰砰两声。

    屋里的男人赶紧把门打开了,扶着门沿问我,你找谁?

    这是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男人,戴一副黑框眼镜,穿蓝白相间的格纹睡衣。

    我睁大了眼睛瞪着他,生生把冲到嘴边骂人的话的咽了回去,因为这个男人是赵学森,赵琳琳她亲爸,被我设计坑进看守所的美籍华人。

    赵学森推了推眼镜腿,有些怯懦的低声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猛然想起自己自从那次基因冲突被老洪头的人救走,缓过后就外边身材大变样,这孙子不认识我也正常。

    不过妃姨这是什么情况啊,哪怕你熬不住要男人也别找这货啊,他坑了你十多年的青春,难道你还伤不够?

    我心思电转,又这奇怪他是怎么出来的,就算洗脱了运毒贩,毒的罪名,就以毒驾入罪也得被搞半年拘役啊,这才不到两月咋就出来了。

    我脸色阴晴变幻,盯着他发愣,赵学森完全不知道我这想什么,又开口追问道:“你好,请问您找谁啊?”

    没等我回答,妃姨那屋门开了,穿一身米黄色睡衣,头发披散着,光着一双嫩白脚丫的书妃出来了。

    她捂住打哈欠,慵懒的声音问道:“学森,是谁在敲门?”

    我眼神冰冷,盯着她一言不发。

    妃姨一眼瞥到我,身子就是一震,走前两步惊咦道:“你,你?”

    我冷哼道:“就是我,怎么不认识了?”

    妃姨捂着小嘴惊呼:“你咋变化这么大,长这么高还,还……这太让人吃惊了。”

    我看了眼懵比呆愣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说啥的赵学森,冷笑道:“让人吃惊的事多了,我也没想到这才来看看你,竟然打扰到你们的好事。”

    妃姨身子一震,呐呐道:“你胡说,我有什么好事,你一定是误会了。”

    我走进门,随手把门锁了,伸手一拨站在旁边的赵学森,哼道:“好狗不挡道。”

    赵学森张了张嘴,掂量了一下跟我之间的身形差距,明智的把抗议吞回了肚里。

    这时,赵琳琳卧房门一响,娇憨可爱的美女少也出来了,她梳着北鼻头,刘海又长又萌揉着两只睡衣嘀咕道:“爸妈,一大早你们吵啥呀,让不让人睡了,可烦死人了。”

    我脸色更加阴沉,瞪着妃姨道:“你行,劳资为了你不被人抢走姑娘,熬白了头发帮你想办法,结果你们一家三口又住到了一起,我他妈真是个大傻逼啊。”

    说完,我甩手就要走。

    妃姨急了,冲上两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秦生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赵琳琳本来瞪大了一双妙目在观察我,听她妈叫出了我的名字,当场就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

    赵学森的表情就更好玩了,有惧有怕有恨有好奇。

    我洒然笑道:“还误会什么,我都亲眼看到了,你女儿也叫他爸叫你妈,这不是正好吗?”

    说完,我一抖手臂,就把妃姨震开,冷哼一声就要开门离去。

    妃姨顾不得旁人了,冲上来一把抱住我的腰身,急喊道:“我跟赵学森没什么,我只是可怜他而已,他一直睡在沙发上,而且也才来三天时间,琳琳也一直在家里呆着,我跟他真的啥事也没有啊。”

    我扭头,一眼瞥到我曾睡过的沙发上有条毛毯枕头。

    我心里不由得一松,但还是很生气的问道:“这傻逼怎么出来了,不是还要几个月才放么?”

    赵学森呐呐道:“原来你就是把咖啡倒在我太太头上的混小子,我他妈被你坑苦了,老子,老子跟你拼啦!”

    他嘀咕完就来薅我衣领,我腰被妃姨抱住,想要踢他都不方便,只好随手一挥,赵学森应声而退,直接坐到了地板上。

    赵琳琳毕竟是人家骨肉,心疼的跑到跟前,一边往起搀扶,一边红着眼圈道:“他是我爸爸,我不许你动他!”

    我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心说我他妈还是你第一个男人呢,你还为我割过腕呢,我伤心难过受伤的时候你咋不紧张啊?

    妃姨冷着脸呵斥道:“琳琳,不许跟你生哥哥顶嘴,你怎么没大没小。”

    我尴尬的直抓头发,这关系复杂的简直了。

    我既是赵学森的情敌也是他的女婿,我简直不敢深入的去探究,就算强化过的大脑,如果硬想这事也有死机爆炸的危险。

    我摆手阻止妃姨呵斥赵琳琳,沉声道:“给你个机会解释,他怎么出来又跑到你家住下的,跟我一五一十说说,有一句假话咱们都不用再见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