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别样刺激

关灯
护眼
    妃姨神情极为尴尬,飞快瞥了眼前夫跟女儿,小声道:“你跟我进屋我慢慢跟你说!”

    我挣脱她的手,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当我走过仍坐在地上。目瞪口呆望着我和妃姨的赵学森身边,冷哼一声道:“你那辆陆虎修好了吗,牢饭好不好吃?”

    赵学森猛然睁大眼睛,指着我怒道:“是你。我说这么眼熟,原来是你个小混蛋。”

    我脸一沉,作势要踢他,赵学森吓得往后躲。仰的幅度大了,差点躺在地上。

    赵琳琳矜着小鼻子挡在她亲爹跟前,冲我张牙舞爪,呵斥道:“你拽什么,你敢碰我爸试试?”

    我皱着眉头看着赵琳琳,纳闷道:“这人渣把你扔给妃姨十几年,从来没尽过父亲的责任,你干嘛这么维护他?”

    赵琳琳一点也不怕我,估计是因为和我有了那种关系的原因,她冷冷道:“要你管,他再不好也是我亲爹,你再坑他就是不行。”

    妃姨伸手拉我,示意我不要跟琳琳一般见识,我也着急想知道这货怎么跑到妃姨家住上了,横了赵学森一眼就跟妃姨进了她的卧房。

    关了门我就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妃姨光着脚站在我身前,我不动声色的等着她解释。

    她不急不忙的还倒了杯水给我,被我挡了回去,催促道:“你说不说了,不说我走了。”

    妃姨苦笑道:“你这算什么,算是吃醋了吗,我别说没有做过那种事,就算真的有了,你也没有立场跟我发脾气啊?”

    我脸色一变,咬牙道:“你再说一遍?”

    妃姨见我真急了,也不敢再逗我,一五一十把赵学森的事说了。

    原来,三天前赵学森的美国老丈人从加州飞来,通过律师又找了大使馆,费了不少口舌,好算是把这对倒霉蛋给保了出去,从看守所一放出来,赵学森的美国老婆就发飙了,一顿法考北池骂过,直接扔给赵学森一张离婚协议。

    他那个农场主老丈人一开始还劝,后来听女儿一说,这货是因为想抢孩子的抚养权才被人下了套,连累自己姑娘也蹲了两个月大狱,二话不说扇了赵学森两个耳光,人家连离婚协议都不用赵学森签了,说是回美国直接起诉他离婚。

    这下赵学森可就惨了,不光护照被怒气冲冲的老丈人给当面撕掉,回国住的别墅租的豪车都是用他仅有的积蓄,为的是在妻子面前做出我不吃软饭,不是因为你家有钱才娶你的样子,这下闹翻了,他身上一个钢板都没有。

    拎着几件换洗衣物,赵学森在街头流浪了几天,后来突然淋了场透雨又感冒了,实在扛不住了,他才打了妃姨电话。

    这货痛哭流涕的承认了错误,哀求妃姨拉他一把,不然他在星海举目无亲的,真有死在外边的可能。

    妃姨因为琳琳割腕自杀的事,一直觉得对女儿有愧,赵学森赶上了好机会,否则他就算死在外边,估计也是没资格进门的。

    前因后果一说,我脸色顿时和缓了下来,淡淡问道:“他来的三天一直住客厅啊,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

    妃姨脸一红,斥道:“你把我当什么人啦,我脑残么还跟他不清不楚,要不是琳琳被赵学森的惨样勾动了血脉亲情,我早给他一点钱打发他出去住店了。”

    我顿时觉得有点羞愧,果然不是我想的那样,看来真的是冤枉妃姨了。

    妃姨站在我跟前,微微低头盯着我的脸,冷笑道:“现在不生气了吧,那该我问问你了:“你这样子变化这么大,到底怎么回事,上次琳琳在icu我们一起去看她,你突然就发狂了,被保安警察控制起来你就消失了,问出警的警察,他们都推说这事太大,上头插手秘密调查,他们也没权限知道你的下落,我疯了一样到处托关系,可是什么用都没有,你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你到底去哪了?回来后电话也不打一个,光发短信就把我打发啦?”

    我一伸手,就捉住了妃姨的一双玉手,用力一拉,她站不稳,直接扑倒了我怀里。

    妃姨低声道:“别闹,外边还有人呢。”

    她不提还好一提我心里就莫名兴奋,赵学森这个龟孙,人模狗样的挽着美国老婆回来抢孩子,还不是被我略施小计就坑成了傻逼,老子就是要隔着一道门搞他曾经的媳妇,我让你欲哭无泪有苦无处说。

    由于我是分开双腿坐在床沿,妃姨被我一拉,身子前倾的奔了两步,自然而然的就跨坐在我其中一条大腿上。

    当我们的肌,肤隔着两层衣物挤压着一起时,那种又热又软似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让我心头狂跳,拉着她的胳膊就朝她嘴唇吻去。

    妃姨躲闪了两下,见我要的坚决,只好红着脸半推半就了,我咬着她的嘴唇在她口中吸允了一番,小腹处的那股燥热更加炽烈,我控制不住自己,顾不上妃姨的抗议,直接就把手从她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

    胸口那打了个转,我咦了一声,扯着妃姨的文胸问道:“不是睡觉不穿这个么,怎么回事?”

    妃姨的下巴垫在我肩头,微微喘息道:“家里有外人,不得不注意些。”

    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的继续脱她文胸。

    妃姨按住我的手,媚眼如丝道:“你真想要咱们出去开个房,或者,或者我开车出去,那车蛮宽敞的。”

    说出这些话已经是她的极限,说完就羞的面红耳赤,趴在我肩膀上不肯抬头。

    我却不领情,摇头道:“等不及了,我现在就想要你,这么多天没见了,难道你不想?”

    妃姨被我揉,捏的低哼不已,嘴上却倔强说道:“不行,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回事变化这么大呢?”

    我在她耳边嬉笑道:“你把我的弄服了,问什么我说什么,不然免谈。”

    妃姨轻笑道:“是谁几分钟就完了,是谁嫌人家索求无度的,哼,你还敢提这茬?”

    我抑制不住的得意,按住妃姨的一直手就向我那里摁去。

    妃姨略一挣扎就隔着裤子握住了。

    随即瞪大了一双大眼,吃惊道:“怎么大了好多呢?”

    我嘿道:“身高体型都大了不少,小兄弟自然水涨船高啊。”

    妃姨撇嘴道:“大有什么用,银样镴枪头。”

    我被她拿我不持久的事连续嘲讽,早就一肚子火,手上用力一拉,就把妃姨好好的一只蕾,丝文胸给拽断了。

    妃姨也不心疼,乜斜眼眯我,我两指一捏微微转动,一颗似软玉琢成的峰尖就在我手里缓缓变硬,她微微咬着下唇,似乎忍的很辛苦,只敢从鼻腔中发出似有若无的嗯哼声。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大力折磨她,非要她当场哼叫出声不可。」

    来来去去弄了几次,妃姨的一张粉脸已经红成了晚霞。

    我紧紧搂住她的腰,用力让她的身子贴向我,还在她修长白皙的脖子上不断亲吻着。

    妃姨呢喃道:“别闹了,这里真的不好,咱们出去行吗?”

    我拒绝道:“来你这就是躲事的,暂时不方便外出。”

    妃姨一筹莫展,只能任我施为慢慢沦陷着。

    终于,我从她坐在我腿上的翘臀那里,感觉到一股异乎寻常的温热。

    随即她似有些难为情的稍稍挪动了下身子。

    顿时我就觉得腿上一凉,似乎被某种东西浸湿了。

    我抓住机会俯身在她耳边问道:“是不是发水啦,想不想要啊?”

    妃姨咬着嘴唇摇头,眼光向门外瞟去。

    我咬住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啃噬着,趁她舒服的忘乎所以时,两把就把自己的腰带给解开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