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遗传学双料博士

关灯
护眼
    男女这点事其实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再简单不过,妃姨早就对我默默心许,我们也曾几度欢爱过。所以,她的反抗防线都并不坚决,还有人说女人的下边住着一条看门狗,没得到认可的男人休想靠近占到点滴便宜。可一旦扔几个肉包子跟狗混熟了,一回是朋友,三次两次那就是自己人,进进出出的随你予取予求。

    我的二兄弟自从变大长弯以后还没跟妃姨照过面。刚一露头就把这女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

    她跨坐在我的一条腿上不住扭动,刚好低头就能看到勃如怒蛙的那根狰狞。

    “呀,怎么回事,咋又大又弯了呢?”

    妃姨顿时忘了刚才还提醒我不许说话,自己倒失声惊呼起来。

    我得意的颤动一下,戏谑道:“必须的啊,咱头发也不能光白,没点好处我岂不是亏死了。”

    妃姨一手搂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春葱般的嫩指,小心翼翼的点了一下。

    我低声道:“怕什么,它又不咬人。”

    妃姨脸一红,咬着嘴唇就把那家伙握住了,等到掌握在手,她又倒吸了口冷气,喃喃道:“天啊,我竟然只能抓住一小半,这,你这,怎么弄的太夸张了。”

    我不失时机的用牙齿狠磨她耳垂,同时含糊不清的问道:“怎么样,想不想,嗯?”

    妃姨这次意外的没有反对,低着头一声不吭,只是我腿上那种湿热感更加强烈了。

    我心知差不多了,马上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两句,妃姨扭捏了下,然后单指点着我的额头,娇嗔道:“你真是我的前世冤家啊,答应你可以,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许出声。”

    我连连点头,随口溜出一句:“指不定谁控制不住乱喊乱叫呢。”妃姨哼了一声,大眼白了白我,缓缓从我腿上站起,弯腰就把米色睡裤给脱了下去。

    我顿时两眼发直,妃姨的身材是我所有女人当中最火爆的,长期的瑜伽锻炼,让她的腿部肌肉结实又不失白腻,而上下身的比例也堪称完美,修长的美腿仿佛直达腰际,那一对圆润的双臀,挺翘的幅度把双腿显得更加修长,这种黄金比例多见于欧美白人,根本不像普通黄种人那般上身很长。

    她的一对高耸也强的变态,我的手已经不小,可是想要单掌全控一只还明显不够大。

    她把裤子扔到一边,就想奔我腿上坐过来,我指了指她的黑蕾内内,妃姨咬着嘴唇摇头,两指捻起内内的一角,向旁边一扯,示意这样也行,要我多少给她留点遮羞的东西,不然外边有那父女俩她不安心。

    我也没再纠结她不肯彻底扒光自己,拉着她的手就往怀里拽。

    妃姨的两条长腿都搭在我腿上,上身紧贴我的胸膛,两人的要害彼此袒露,缓缓靠近中。

    我有些焦急,不过这个姿态我急是没用的,主动权都在她的手上,不过好在她比我更急,一番长吻之后,她就把黑蕾拨弄开一角,掌握引导着那狰狞可怖的家伙抵在了自家门口。

    妃姨咬着牙,目光中满是忌惮和焦灼,吸着冷气缓缓向下……

    啵的一声。

    小秦生全军覆没,一种如温泉热浴一样的舒畅感顿时把我包围住。

    可这一下用力过猛了,妃姨疼的直皱眉头,我也不敢乱动,搂着她的腰维持着她在我腿上的平衡。

    缓了两秒,妃姨收腹提臀缓缓蹭动,我舒服的直喘粗气,她更是控制不住自己低嗯了两声。

    五分钟以后,妃姨咬着毛巾不会动了,身子颤成一团软在我腿上。

    我哪肯罢休,把她扔到床上,拽过一个枕头塞在她翘臀下,调整好角度翻身就猛扑了上去。

    十分钟以后,妃姨的毛巾也不知道吐到哪去了,有一声没一声的求饶,我不理不睬,继续我没做完的事。

    她的理智到底全面溃败了,声带遵从着本能反应,不管不顾的大声惨叫起来。

    我敏锐的感知到,客厅里有人脚步急促的走来走去,心里更是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快意,让你赵学森装逼,我就是要刺激你个渣男。

    卯足劲猛动了两下,妃姨啊的一声尖叫,客厅里的人似乎失手把什么东西弄打碎了,哗啦一声。

    赵琳琳的声音传来:“爸,你怎么啦,这么不小心,咦,我妈怎么了?”

    随后她的脚步声就冲这边来了,似乎想要敲门。

    赵学森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别,别管,你回去。”

    然后外边就没声了,这些动静妃姨全听在耳里,不过她已经没能力去做出反应,就算全力应付我的进攻她也扛不住,又过了两分钟,就在她即将晕厥的时候,我释放出积攒了许久的存粮。

    我压在她身上许久没动,完完全全感受了一番女人的抽搐和痉挛。

    等她慢慢平缓了,我才低笑道:“还敢不敢说我银样镴枪头了?”

    妃姨疲累的说不出话,舔着嘴唇摇头,眼里都是浓浓的爱意和满足。

    我这才抽身离开她的身体,身子一仰躺倒一边,找到烟点了一支。

    休息了半天,妃姨挣扎着起身,找了一沓面巾纸,跪在我的腿间细心帮我清理了一番。

    我乐得她伺候,安然受了。

    弄完,她把废纸扔到垃圾桶里,在衣柜翻出条裙子套了,犹豫了会,终于还是扛不住自己的洁癖,硬着头皮打开门,直奔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不知道赵学森看到妃姨满面潮,红披头散发的样子冲进卫生间是个什么表情,不过想想也能预料到,肯定不会很愉悦就是了。

    烟抽完,一阵阵倦意涌了上来,跟妃姨这一场鏖战不短不长也快一个小时了,外边天色已然大亮,我这折腾了一夜,又是砍人又是啪啪的,说不累是假的。

    不知不觉我就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是下午,房间里只有我一个,妃姨应该是去上班了。

    我摇头笑笑,看来还是妃姨耐受力强,像洪熙水鸳鸯她们,承过我的欢还想上班?

    我把手机充上电,穿上妃姨为我准备的一套睡衣睡裤就走了出去,又渴又饿的,我打算出去找点吃的。

    一开门就看见赵学森这假洋鬼子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我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直接奔餐厅去了。

    餐桌上空空如也啥也没有,顿时我就有点傻眼,赵学森透过橱窗喊道:“舒妃临走时给你留了早餐,我见你一直不起来,这天又太热怕坏了,就让我放冰箱里了。

    我从餐厅里转了出来,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番,警惕道:“你他妈不会给我下药吧?我可告诉你,我练过内功,一般的毒搞不死我,但要是被我发觉你动手脚,你可就死定了!”

    赵学森怒道:“神经病,我堂堂美籍华人,生物遗传学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双料博士,我岂能干这种龌蹉事情。”

    我挥手道:“别跟我吹牛逼,街上流浪蹲看守所,有没有被号子里的饥渴犯人爆过菊都不好说,还尼玛遗传基因学教授,我去……”

    突然我脑中一道亮光闪光,手扶着冰箱门扭头问他:“你说你是啥生物基因教授?”

    赵学森梗着脖子道:“昂,怎么滴?”

    我把妃姨给我弄好的培根煎蛋又塞了回去,满面春风的朝赵学森走去。

    赵学森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绕着沙发跑到后边,手里抓着电话面无血色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打人是犯法的,琳琳说了,她出去见见同学就回来,你敢动我,我马上就给琳琳打电话。”

    我嬉笑道:“别激动,赵老师是吧,咱们谈谈关于基因方面的事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