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粗大事鸟

关灯
护眼
    赵学森见我不是要打他,松了口气,随即又开启了装逼模式,不屑一顾道:“你懂什么叫基因。有资格跟我探讨学术?”

    我恨的牙根痒痒,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不过眼下还真有事要求教,不得不忍住怒火,讪讪笑道:“我不懂可以学。你不是做老师的么,难道还嫌弃学生?”

    提到他的教授身份,赵学森更是趾高气昂,不过好歹他还记得这只是前妻的家。他只是寄人篱下,还随时都有可能被面前的混混暴打,当下就挥手道:“求教不敢当,不过指点你一些粗浅的常识还是可以的,太深了恐怕你也听不懂。”

    我无视了他话里的嘲讽,心说你要真有本事也就算了,如果是个混吃混喝的神棍,别说我他妈顺窗户给你扔到楼下去。

    我回屋取了芙蓉王,散给他一根,自己也点了,两人隔着茶几抽开了。

    赵学森两眼转动,不是偷瞄我的神色,也不知道再动什么鬼心思。

    一根烟抽了,我深吸口气问道:“赵教授,既然你在基因方面是博士,那一定研究的颇深了,我有两个问题想要请教,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我会想办法送你回美国,或者你不愿意回去也行,我可以在国内帮你买个房子落脚,再帮你踅摸个对口的工作。”

    赵学森顿时意动,冲口而出道:‘真的?”

    说完他又后悔,收敛了下激动的神情,故作淡然道:“感谢的话先不用提,说出你的问题来,我分析分析看。”

    在他眼里我一个高中都没考上的留级生,能有狗屁的遗传学问题,所以也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

    我沉吟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人的血液里被注射了别的动物基因,他有没有可能完全融合掉,并且像常人一样生存下去。”

    赵学森嗤笑道:“这算什么问题,小学生都明白的事你也问我,这不是天方夜谭吗,人类怎么可能融合其他物种的基因,这样做的唯一下场就是宿主死亡,死去的方式多种多样,但不可能有存活超过半月的。”

    我摇头,沉声道:“你没见过不等于没有,如果我告诉你,真的有人被迫融合了动物基因还存活了几个月呢?”

    赵学森手中摆弄着遥控器,嗤之以鼻道:“幼稚,完全是孩子话,你可千万别拿这种话出去说,会被人笑掉大牙的,真有这样的奇迹发生,我,我……”

    他我了两句,一把扬起手里的电视遥控器,说:“真有这事就算我学识浅薄,我他么把这个遥控器生吃了。”

    我一声不吭,起身就把冰箱上头水果篮的刀子拿了起来,赵学森仓惶站起,惊恐道:“你干嘛,不是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翻脸,还动刀?”、

    我暗暗鄙视这货的胆量,摆手道:“拿刀不是要对付你,是为了给你展示一下融合了其他基因的人真的存在。”

    赵学森跑到沙发后,隔着老远叫道:“你别过来,你就站那说吧。”

    我无语,一咬牙,挥刀就在自己的胳膊上割了一下。

    口子挺深,鲜血呼呼就往外冒。

    赵学森彻底懵比了,看神经病一样瞅着我,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他呐呐道:“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想用这种方式博得我的同情么?”

    我疼的眉头直跳,没好气道:“博你大爷,你给睁大眼睛看好了,看我的伤口。”

    说话的功夫,我胳膊上那道两寸多长的大口子血已经止住,肉眼可见的,被锋利刀刃破坏掉的皮下,开始冒出大量比头发丝还要细上无数倍的粉嫩肉芽。

    它们扎着堆蠕动扭曲,拼了命一样向对岸延展生长过去。

    赵学森瞪大了眼睛,连叫:“哦买噶,哦,上帝啊,看到了什么,这怎么可能!”

    我扔掉水果刀,坐在沙发上,伸出胳膊示意他到跟前观察。

    老赵也不害怕了,颠颠跑过来,抓着我的手就差没把一双眼睛镶在我伤口上。

    微小肉芽越长越多,最后蠕动着勾搭到一起,互相吞噬互相融合,最后我自己割出来的又长又深的刀口就这么愈合了,唯一的区别就是在胳膊上留下一条粉红色的印痕,因为肉皮还没有重生出来。

    赵学森如获至宝,抱着我的胳膊不肯撒手,非要找显微镜啥的认真研究下。

    妃姨家哪有这个啊,最后只能作罢,不过看了一溜十三遭,最后他还是怀疑这不是真的,眼巴巴问我是不是会变魔术,刚才耍了个戏法给他看。

    我无奈,抓起刀问他:“你挑个地方好了,我再划个口子给你看。”

    这货明显意动了,不过瞟了眼我阴沉的脸色,还是忍痛婉拒了。

    好说歹说,加上我离下套坑他毒驾的事不过才一个多月过去,而我的变化却这么大,他这才深信不疑的点头,承认了我体内融合了其它基因的事实。

    见他信了,我就赶紧抛出心里的疑问,问道:“既然你是教授,那你分析一下,我能不能成功融合这份外来基因,我可以像正常人那样活下去吗?”

    赵学森摇头道:“世界上的遗传学家不计其数,每年都有很多人在搞这方面的实验,不过迄今为止还从未有人成功过,除非是那种生物杂交,比如常见的狮虎兽,其实就是老虎跟狮子交配生下来的厚代,就算是这种,也有太多的基因隐患,绝对都是先天不足容易夭折的,而且它们是体型相近的猫科哺乳动物,才有机会生下后代。”

    “像你刚才介绍的那种壁虎,那根本就是冷血动物,还是爬行的,像你这种情况,除了漫威的银屏人物,比如蜘蛛侠什么的,现实中根本不会存在。你能活这么久,这简直就是奇迹,实在不可思议。”

    他连说了n个不可思议,听得我脑门直冒黑线,冷哼道:“你的意思是我早就该死是不是,我活下来是个意外?”

    赵学森发现我表情不对,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我这人是个工作狂,一旦涉及到所学专业就不管不顾了,言语失当你多包涵着。”

    我点点头,问了第二个问题。

    “我有个姐姐,是对我非常非常重要的亲人,她为了救我被撞成了植物人,就是医学上所谓的脑死亡,用我的基因给她输血进去,能不能刺激她从新活过来?”

    赵学森眼睛一亮,脸色变幻,似瞬间就在脑中演算过无数种可能的样子。

    我也不打扰他,静静等待他的回话。

    良久,他才缓缓道:“你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但成功的几率不足百分之一。这还是被你人体中和过的变异基因,如果是直接提取于动物身上的,你这姐姐生存下来的机会,不足百万分之一。”

    我心头一冷,失望之极道:“只有百分之一么,还能提高一些不?”

    赵学森叹道:“这种跨物种大类的融合,是违背自然法则的,那是上帝才有资格去做的事情,我们人类想要插手,千难万难啊,依你刚才所说的情况来看,你的基因已经出现排斥波动的情况,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药物手段,现在还跟好人一样,但如果不能彻底融合,结局都是注定的,基因链崩溃,瞬间就会死亡的。”

    我心头一动,追问道:“如果我彻底融合了,再去救姐姐,那成功机会是不是就大多了?”

    赵学森点头道:“应该有两层希望能激活她脑细胞重生,不过一个新的神经中枢也就代表着她之前的记忆会全部被清除,甚至是性格习惯等等统统都会被重塑,说白了,除了这副身体还是你姐姐的,其余的已是另外一个人。”

    我叫了声卧槽,顿时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如果是这样,秦曦还是秦曦吗,我还要不要救活她,还是放她安息去?

    突然,我放在妃姨卧室里的电话响了,我对赵学森示意一下,跑进去接电话。

    电话一通,就传出宁小伟的焦急声音,他语无伦次的叫道:“生子这下废了,出大事了。”

    我呵斥道:“鬼叫什么,到底咋回事?”

    宁小伟急道:“你赶紧上网看视频,我发给你链接了,咱们昨晚夜袭沈三的场面被人拍下来传到优酷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