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对宋大勇的猜疑

    我头皮发炸,赶紧挂了电话,点开宁小伟在微信上发给我的视频,还真是优酷网站放出来的。题目叫“告诉你们啥叫黑,社会,直播百人以上的火拼互砍。”

    这帖子是一个叫“星海星爷”的人发出来的,我点开始播放。出现的画面有些颤抖倾斜,可见拍摄的人拿不稳电话,手在发着抖,从头看了一遍。我心里这个郁闷就别提了,这个视频的切入点就是我剁了沈三手腕一刀后,六子老王等人护着他逃跑,而宁小伟带着人跟在我身后一路狂追之时。

    沈三的骨干力量都是直接护着老大撤退,三楼通往四楼的那条走廊里全是一些临时招募的小杂鱼,混战的人群不时传出两声惨叫,以及钢管砸在人身上时的砰砰闷响。

    拍视频的人好像故意跟我过不去,手机的视角一直追逐着我的身影,白发,一米八三的身高,实在有够显眼的,直到我拐了弯冲到四楼去,拍摄的人才无奈放弃,改为胡乱拍了拍打斗现场。

    我心里这个恨,草他妈这谁啊,老子怎么得罪你了,谁不知道这种事被曝光了有多危险,还把我录的这么清晰,连额头上的唯一痘痘都能看到。

    我又看了一遍,越看心越凉,这视频已经被转疯了,短短几个小时就有百万浏览量,这他妈真是要粗大事了,也不知道宋大勇协调的警方关系靠不靠谱,能不能罩住。

    想到这,我马上关了视频,把电话打给张永赞,电话一打就通,张永赞笑道:“勇哥刚还提起你,这不你就来电话了,我把电话给他你们聊聊。”

    我心里烦躁的要命,也没张永赞客套,那边传来宋大勇的虚弱声音:“喂。”

    我控制着情绪,沉声问道:“你伤没事了?”

    宋大勇淡然道:“没事,一把五四而已,想要我的命还差点意思。”

    我没空搭理他的故作豪放,语气不善道:“你是没啥事了,老子可他妈要挂了,你找的那个副局长到底行不行,咋他妈网上传开了我们火拼的视频?”

    宋大勇一惊,凝声问:“什么情况,我怎么一点消息没收到?”

    我冷笑道:“你就给我装,你会不知道么,为啥视频只拍到了我们云天社的人,你那边竟然一个露脸的都没有,你不想给我解释解释?”

    宋大勇怒道:“我解释个jb,难道你怀疑我?我他妈为了帮你报仇可是挨了一枪的,子弹再偏一点当场就把我心脏打穿了,我就算陷害你至于这么拼命?”

    我哼道:“你行啊,敢跟我反驳了,你拍良心说,是不是存了不知不觉搞死我的想法,这样处理你两个手下尸体的视频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且你他妈要是帮我弄死了沈三,再把我坑进大牢判个死罪,整个星海道上也就为你独尊了吧,最起码在景星街这一带没人敢跟你叫板了是不?”

    我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语气也变得激烈,高声骂道:“姓宋的我他妈就该捅死你,你这招一石二鸟玩的不赖啊!”

    宋大勇恨声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多疑,这事绝不是我安排的,如果我有意坑你,你绝对出不了辉煌就得被抓起来,再说我要是存心坑你,怎么会把自己弄的挨了一枪,你是猪么,没脑子不会想想?”

    我气急败坏骂道:“猪你麻痹,你给我等着,这事没你的幕后推手我给你道歉,如果是你安排的,你就死定了,天上地下我都要把你碎尸万段。”

    挂了电话,我坐在床沿默默思索,视频是宋大勇派人拍的可能确实不大,不过这种心狠手辣的老社会我不得不防着他,有脏水不妨先泼过去,万一弄错了,主动权也在我手里,随便道个歉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我正胡思乱想着,赵学森这货竟然来敲我房门,我不耐烦的回到:“干什么?”

    他喏喏答道:“你电话打完了就出来啊,关于遗传学我还有很多想法没说呢……”

    我强行压抑了心里的烦躁,冷声道:“以后再说,我现在有事。”

    赵学森嘀咕道:“现在的年轻人咋一点都不虚心,唉……”

    我正茫无头绪呢,电话又响了,这回变成了杨阳,他开口就是让我心沉落谷底的消息,他说:“生哥你在哪?不,别说你在哪?你赶紧走,越远越好,再也别回来了,刚才宁小伟和王柯峥他们都被抓了,我是躲在酒店的卫生间里才逃过一劫。”

    我沉声道:“什么情况,慢慢说清楚。”

    杨阳平复了下心情,才说道:“昨天咱不是大胜了一场么,兄弟们也没啥大不了的损伤,你又发下不少奖金,大家伙高兴,就约在一起喝酒庆祝,刚刚宁小伟给你打电话说视频的事,其实我们就坐在旁边呢,这才不过半个小时,警察就找上门来,我刚好灌多了啤酒去放水,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兄弟们全被上了背铐从包房里往外带,我吓得又躲回卫生间,从小窗子里爬出去,幸好是三楼,我溜着楼面上的管道就爬下来了。”

    我心急如焚,但仍强迫自己镇定,压着嗓子问他:“都是谁去抓的人,有没有景星街的王所长。”

    杨阳带着哭腔道:“我哪有时间去看有没有他,反正十几台警车,楼上楼下都围满了,那些黑皮狗子全他妈挎着微冲,太吓人我都要尿了。”

    我猛然醒悟过来,既然警方都能去找宁小伟他们,不可能放过带头的我,我还好好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找不到我,那手机号码也肯定被追踪监听了,这地方已经不能再呆了。

    我急急对杨阳叮嘱道:“我给你的钱,你还有吧,你现在不能回家了,赶紧找个取款机尽量多取点现金,然后你就坐长途汽运跑路,千万别去坐火车,那都是实名制,等这边风头过了你再回来!”

    杨阳低声道:“我晓得,但我想跟你在一起走。”

    我无情拒绝道:“我不会走,如果这事弄不明白,我宁肯死在星海,我跑不起,也有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

    杨阳呐呐的还要再说:“我冷声呵斥道,别磨磨唧唧像个女人,就这样吧,你过一段再打探星海这边的情况,现在跑出去,好好保护自己活着等我扭转局势。”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直接把电话卡抠出来撇到楼下,想了想我又把手机扔到地板上,狠狠两脚跺的粉碎。

    来不及留下只言片语,我穿好自己的衣服就冲出门去,赵学森还乐呵呵等着我探讨学术,见我行色匆匆的,奇道:“你干嘛去?”

    我猛的转身盯住了他,一字一顿警告道:“不管是谁来盘问,你就说从没见过我这个人,否则对你们也很不利,懂?”

    赵学森茫然道:“发生了什么?”

    我揪住他的脖领,用更阴沉的目光给他施压,冷声道:“别尼玛问为什么,记住了,舒妃是我的女人,你不过是被收留的可怜虫,你敢乱动心思,小心我像壁虎吞食一样活吃了你!”

    赵学森身子一抖,呐呐道:“我哪敢,我绝对不敢多想,你放心。”

    我冷哼一声,松开他的衣领就走。

    刚出单元门,我就听见呼啸的警笛声,从远处分几个方向朝这边飞速接近。

    我知道是刚刚和杨阳的那通电话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之前警方一定不知道我新手机的号码,这肯定是刚刚抓了人才审出来的,就是不清楚云天社这帮兄弟里,是那个狗娘养的把我卖了,卖的速度还这么快!

    我略一思量,就奔着小区大门反方向跑去,围墙我可以跳,警察来缉捕肯定是从大门处开车进来,我要走大门就可能当头被围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