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尴尬之极(感谢一群管理阿玮的打赏,冠名不算加更哈)

关灯
护眼
    事实证明我这个选择无比正确,就在我攀上墙头一跃而起的同时,七八辆警车也从小区正门处急速冲入,那几个下岗大爷都懵比了。穿着保安制服跟出来围观看热闹。

    我只瞄了一眼,就跳落围墙到了大街上。

    附近有几个行人注意到了我的奇怪行为,不过也没人多管闲事,闷头各走各的。

    我琢磨着这头白发太尼玛刺眼了。警方要是发了通缉令,那找我太容易了,不行,我得找个地方把头发弄一弄。

    低头疾走。拐过几条十字路口,我随意找了家发廊进去理发。

    美发师店主是个小骚妇,不住口的夸我白发做的有型,跟本色都差不多了。

    我淡笑道:“这不前段时间迷上了华仔,看人家演唱会都漂的白发就模仿了下,现在被女朋友嫌弃了,勒令我染回来。

    说说笑笑间,头发就被剪短也焗成了黑色。

    我道了谢付钱走人。

    出门拐弯抹角的走了一段,我才挥手打车,上车后略一琢磨,就报了初遇韩家兄妹的那片棚户区,那一带属于城乡结合部,房租便宜就吸引了大量的外来人口租住,三教九流的人员杂乱,是个躲事的好去处。

    司机应声启动车子,刚好这会是下班的晚高峰,路上车流如织堵得很,我心里也越来越烦躁,遇到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还不能找人商量,云天社的兄弟一被捕,所有的人事关系我都不敢再联系。

    好算是对付到城乡结合部,我心里一动提前下了车,按照我心里的计划,应该在这附近找个房子住下,静观其变的等待局势明朗,可是我却忽略了一件对我来说极为尴尬的事。

    这片被传了无数次即将开发要整体搬迁的棚户区叫西瓦窑,阡陌纵,横的狭窄巷道,乱如蛛网的私拉电线,都从旁印证了此地的混乱与无序。

    想找房子对于这里来说不要太容易,满大街都贴着那种红纸小广告,什么”三间正房整体出租,押一付三水电全包,每月五百不赊账”根本就不需要联系啥中介看房,按照房主留下的电话打过去就成。

    只是区区打一个电话对我都成了难题,我的电话早在妃姨家被我砸碎,就算还有我也不敢再开机使用了,警方的定位系统可不止是定位手机卡,手机本身也会有独有的波段频率被侦测到。

    无奈之下我一家家问去,吃了几个老大白眼后,我终于找到一户正有房子想要出租的人家,房主是个中年妇女,一身烟油子味,张嘴就露出两个熏黑的烟渍牙。

    她审视的打量我两眼,问道:“学生?”

    我淡笑摇头:“不是,打工的,学习不好早不念了。”

    有些干巴瘦还烫着大,波浪的女人点头道:“打工好,能挣钱还能见见世面,上学有个屁用哟,就说我那姑娘警校毕业后不也就分在派出所,每月两三千块的实习工资,连自己都养不活。”

    我心里一惊,不会这么倒霉吧,租个平房住都要撞见家里有警察的房东?

    瘦老娘们见我发愣,大大咧咧拍了我肩膀一下,嬉笑道:“这小伙子真结实,咋长的啊这么老高……”

    我讪讪笑着,在心里合计要不要换一家看看,她女儿虽说是实习片警,可也算穿黑皮的雷子啊。

    没等我开口,打扮挺时髦但细看都是地摊货的阿姨就拉着我胳膊道:“走,看看你的房间去,我跟你说,这间房好多人要租,但我都没相中他们,不是邋邋遢遢的太埋汰,就是那些乱七八糟不正经的人,要不是你老实厚道又一表人才的,我才不租给男的。”

    我无奈,到了嘴边想要告辞的话愣是说不出口了。

    这位大姨家是两进的院子,红砖墙黑铁门,进院是个天井,左侧是仓房狗舍,右侧有两间耳房供人居住,而他们一家三口住的是当中的正房,刚才这女人把我堵在门口聊了几句,她家屋里什么样我还都没见过。

    这女人虽然话多,可从院子里就能瞅出这是个利落能持家的,整个小院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房子也很新很规整。

    开了门,波浪阿姨带头走了进去,指点道:“这间算是厨房,里边给你当卧室,你看行不行?

    我一眼就相中这屋里的干净,粉饰雪白的墙壁,全套崭新的厨卫用具,甚至还有个精致的角门,稍一打眼就知道那是独立的卫生间,这可比那些破破烂烂,上厕所都要走上百米路的房子强多了。

    见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微微点着头,波浪头阿姨得意一笑,伸出手做了个点钞票的动作,说:“你也不容易,一个孩子离家在外打工,这么滴吧,别人来都是少三百五不租,还必须一次交半年的,我算你三百好了。要是你手头不宽裕,给三月的也成,水电我给你包了,反正这边家家偷电也是公开的,把钱给我你就去搬行李吧。”

    我一咬牙决定就住这了,她女儿是警察又如何,大不了我少跟她碰面,再说她也不可能想到身上有事的人敢租住在她家。

    可是当我把手伸进裤兜掏出钱包时就脸色一僵,我突然想起来身上没有多少现金了,好像只剩下一百零几块的样子,一直疏忽也懒得取钱,这下可他么糟了。

    波浪姨笑眯眯的看着我手里钱包,催促道:“快点给我呀,咱俩定好了我还要去做给她们爷俩做饭呢。”

    我抽动嘴角道:“那,那啥,阿姨,我能不能赊账,兜里钱不够了。”

    波浪头脸一沉,愠声道:“你有多少?”

    我把皮夹翻个底朝天,掏出一张毛爷爷还有三钢镚,呐呐道:“就这些。”

    她盯着我瞅了两眼,突然提高了无数个音阶,高声骂道:“臭小子你他妈逗老娘玩啊,我嗓子都说干巴了,你掏出一百块钱租这么好的房子,你把我当傻逼了是不是?”

    面对上百人的钢管砍刀和沈三手里的枪我都敢往上冲,可是这老娘们的一顿吼竟然把我弄的面如土色,羞愧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白了,人家占了个理字,我还没坏到不分青红皂白就欺负人的地步,确实是我大手大脚惯了,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也会有缺钱的时候,那张农行卡就在钱夹隔层躺着,明明里边还有四千多万,可我愣是不敢去试,百分之九十账户已经被警方冻结,而且这卡一旦联上银行的内部网络,可以想象急于找到我的警察们,会以什么速度定位搜捕我。

    我面红耳赤的解释道:“抱歉,我真不是故意戏耍您,这个,我是刚从农村出来还没找到工作,你看能不能……”

    波浪头尖声叫道:“能你妈的蛋,还不给我滚出去,看着人模狗样的,也是个不靠谱的货。”

    我一声不吭就想走,心里这憋屈劲就别提了,劳资随手打赏给部下都特么十万起,竟然为了区区几百元被个家庭妇女好顿羞辱。

    我还没等迈步呢,一串串塑料珠子穿成的门帘一响,一个身穿笔挺制服,微跟小皮鞋的漂亮女警走了进来。

    她蹙眉道:“妈,你又在吵什么啊,走在大街上都听到了,你就不能心平气和的说话?”

    瘦波浪指着我哼道:“就是这家伙惹我,女儿咱能不能把他抓起来收拾一顿,这混蛋竟然拿一百块钱来租房子,还让我赊账给他!”

    我瞪大了双眼直愣愣望着对面的女警,心里像被几十万伏高压电亲吻过一样,这简直太像了,那眉眼那鼻梁,尤其是一说话就微微弯起似笑非笑的唇角,这就是放大了一号的辛小雪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