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管吃不管住

    女警抬头扫了我一眼,见我呆呆的盯着她发愣,脸上立刻就闪过一缕愠色,有些鄙夷的开口问道:“你要租房子?”

    我也弄的挺尴尬。要不是她跟辛小雪十分相像,咋地也不至于让我失神到如此失礼。连忙点点头,有些讪然道:“对,是我要租房子。”

    漂亮小片警瞥了眼我捏在手里的一张百元钞票。好奇道:“你是哪里人,难道你觉得在星海能用一百块租到房子住?”

    波浪头阿姨插口道:“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要我说青箐你就把他弄派出所去审一审,保不齐就是什么逃犯之类的。”

    我苦笑。看着她的一头大,波浪,说:“您刚才不是还夸我干干净净挺斯文的么?”

    房东阿姨冷笑道:“那是你小子隐藏的深,谁能想到你这身穿戴会只有一百块钱,我看你这衣服做工讲究,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我耸肩无奈道:“算了,我不能您计较,之前确实是我忽略了,你不高兴也是情有可原,我还一家看看,打扰两位了。”

    漂亮女警一直在旁边悄悄打量我,虽然看的很隐晦,不过我现在的直觉有点向动物本能那方面靠拢了,不需要跟她对视就知道她在盯着我脸看。

    我自然不会自恋到认为人家看上了我,心里忐忑会不会是市局下发了协查通报,毕竟昨晚辉煌那件案子影响太大了。

    见我转身要走,波浪头哼了一声也没阻拦,她姑娘倒是突然开口把我喊住。

    我一惊,缓缓转过身,不动声色道:“您还有事?”

    漂亮女警淡淡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不会连这点礼貌都没有吧,我看你也不像没读过书的人?”

    我故作恍然的点头,说:“不好意思,忘了说,我是辽北过来打工的,刚下车找了个旅店落脚,结果一觉醒来钱包手机行李箱全不见了,问老板,老板说没见过,报警也没啥用,站前派出所的警察只是登记了下,让我回去等消息。”

    女警目光闪动,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信,不经意问道:“有身份证吗?

    我心说果然是在盘问,挠头道:“跟钱包一起丢了。”

    女警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扭头对她妈道:“先让他在这住下,等打工赚了钱在把房租给你补上不就行了。”

    波浪阿姨拔高了声调:“凭啥啊,他要是住够了抬腿跑了,我找谁说理去,不行不行,赶紧让他走。”我乐得赶紧走,这女警好看是好看了,只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总像是藏着什么,一直瞄来瞄去的让我心里发毛。

    女警冷笑道:“站住,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难道是怕我?”

    我心中一震,只能停下脚步,这要是硬走指不定就会把我当成逃犯给办了。

    女警走近,一股好闻的女人香瞬间钻进我敏感无比的嗅觉,她意味深长的笑笑,似好意提醒道:“这镇子上也有不少招工的地方,你可以转转看看,等赚了钱再给我妈房租。”

    我喃喃道:“这多不好意思,要不我还是换一家看看。”

    房东阿姨也不知道想通了什么,一改刚才的刻薄尖酸,大方道:“那就这么办吧,你没行李我可以借你一套铺盖,不过将来可要算钱的,年纪轻轻出门闯荡也不容易,我就当行善积德做好事了。”

    这尼玛我还没法走了,只能点头答应了。

    女警察自我介绍道:“我叫马青箐,你叫什么名字?”

    我张口就来,随便编了个名字说自己叫石开。

    女警点点头,转身出门回了正房,她妈又拎着我的耳朵絮叨了一阵,夸自己如何如何干净,说我全是拖了他家闺女的福才有机会住在这里,又告诫我一番电器使用的注意事项,见我姿态很低一直洗耳恭听着,最后才拍拍屁股惊呼道:“糟糕了,老头子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去买菜去。”

    我出其不意的问了一句:“阿姨您家里有姓辛的亲戚么?”

    老娘们不知所谓的摇头:“没,咋了?”

    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唐突,第一次见面就把她女儿和辛小雪相像的事说出来,只推说自己胡乱问的。

    目送她匆匆回屋取了菜篮子赶去买菜,我才坐在床沿上暗自琢磨,这女警察到底什么意思,是真的动了恻隐之心还是对我有所怀疑,如果真的打算盘问我,直接问出我的原籍住址,给当地警方去个电话,马上就能印证出我是不是在撒谎。

    她要是这么做,那说不得我只有打昏她们母女在逃了,可是她又没有,也不知道到底按的什么心思,非要我这交不起房租的人住在她家,不会是真的看上我了吧?

    我有心一走了之,可心里又实在好奇,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呢?这马青箐除了比辛小雪略高那么三两公分,年龄大个四五岁,就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边一定有问题,所以才忍不住问了一句房东阿姨,可她听到我提起姓辛的亲戚时,那反应却没有任何问题,真就是茫然的随口应道没有。

    左思右想我决定静观其变,就他妈先在这住下了,别说马青箐还没露出什么敌意,就算是她怀疑上了我,我也有信心毫不费力的走掉,再说兜里真的没有钱了,不在这住我就只能跟流浪汉一样蹲桥洞,毕竟租房子的虽多,可没有谁家能同意让我先住后交租的。

    心中有了主意一块悬着的石头稍稍落地,瞬时我就觉得肚子饥肠辘辘的难受,想想从早到晚我是粒米未进呢,跟妃姨折腾了一大清早就一觉睡到下午,刚想吃点东西就被赵学森的遗传学教授的身份给吸引住了,还没跟他聊完,宁小伟的示警电话就打来了,接着兄弟们被抓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眼瞅着窗外夕霞满院,这天马上就要黑了,我摸了摸兜里的一百大元,苦笑喃喃道:“竟然被几百块憋成了这样。”

    随便在附近找家面馆,吃了满满两大碗牛肉面,算了帐找回我八十块,我寻思着四处转转走走,看看哪有招工的广告,兜里这点钱不够我吃三天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熟悉熟悉这黄土坡镇的地形路线,以便真的有事时能快速跑路。

    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我拐上镇子的主街,左顾右盼的借着路灯光注意两边店面是否有招工的。

    也许是老天爷照顾,没走出多远,我就在一家亮着粉红色霓虹灯的洗头房门前看到了一张红纸,上边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本店招小工,包两餐工资进店面议。

    我顿时心中一动,包吃饭,这可是好工作啊,不然我这饭量也大,兜里的钱根本支持不到下月发薪水,要是找个不包吃的工作,那真不知道怎么熬下去。

    我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屋里只有两张洗头的躺椅,一面大镜子贴在墙壁上。

    沙发上坐了三个玉,腿横陈胸器半露的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两个二十出头的样子。

    我还没等松开推门的手,靠近门边的女孩就笑吟吟站起身,曼声道:“帅哥洗头么?”

    我摇头道:“不是,我是来应聘的,你家招人?”

    女孩失望的哦了一声,轻声喊道:“红姐,有人应聘呢。”然后用眼神示意我跟坐在中间正摆弄手机的女人说。

    这女人穿了件低胸的半袖,硕大丰满的一对**几乎要把修身小衫给撑爆了,长相也就一般,不过短裙下露在外边的大腿那叫一个雪白。

    她抬头飞快的打量了我一眼,又低头忙乎手里的植物大战僵尸,嘴里飞快问道:“哪人啊,干过类似的工作么?”

    我心道我干过个jb,除了在天天乐歌厅当过半天服务员,我哪打过工啊。

    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呢,忽然从一道珠帘挡住的里屋那里,传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哼叫声。

    这种声音我太熟悉啦,这他妈就是女人被草爽了,快要到达顶点时的呻,吟。

    三个女人个忙各的浑不在意,好像刚才那道让人心痒的声音只是一声猫叫。

    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顿时明白这家洗头房的主营业务是啥了,可我又挺想争取这个工作。管饭还能混俩工钱,这种外来人口集中的地方人员复杂,没谁会在意哪家突然多了一副新面孔,实在太适合跑路躲事的人藏身了,所以我就斟酌着回道:“不知要求都有哪些,还请详细说说。”

    叫红姐的女人抬头,她的基地终于被一帮僵尸给吃光了,一双桃花眼盯着我脸看了半响,末了又隐晦的扫了眼我的下盘。

    她嬉笑道:“你不会啥都不懂吧?知道我们这地方是做什么的么?”

    我讪讪道:“知道一点。”

    话音一落,里屋那边又传来一阵女人的恩呀惨叫,以及两具肉,体越来越急的相互撞击声,这时,一道在我听来有几分熟悉的男声传出,他喘息着叫骂:“小骚逼爽不爽,我他妈干,死你。”

    我见三个女人丝毫不以为意,自己也只好尽量掩饰心里的不自然,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似乎里边那对正在苟合的男女产生了分歧,男人低声说了两句什么没听清,那女人的哭叫声到是很清晰的传来出来:“啊,你干什么,不行,这不行,我会疼死的。”

    我眼皮直跳,在心里猜测屋里到底是副什么状况,红姐已经猛然站起,阴沉着脸色就掀帘跑了进去。

    马上里屋又传出一连串的对话惊呼。

    红姐带着怒意的低喊:“钟老二你他妈疯了?”

    被搞的惨叫连连的女人:“啊,红姐,快救我,我肠子都要被他捅断了。”

    喘息连连的男声冷哼道:“你麻痹邱红,老子来玩从没赊过账吧,今天喝了点酒高兴,带个震动棒乐呵乐呵不行?”

    红姐似乎想去阻止那男人,一阵撕扯后被人扇了耳光,啪的一声脆响惊叫传出后,沙发上的两个姑娘也坐不住了,跳起身就往里边跑,跟我打过招呼的那个丫头还顺口招呼道:“发什么愣,还不进来帮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