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是冤家不碰头

    我头脑一热就跟着两个女生进了里间,掀开那道门帘,里边就是充斥着暗红灯光的细长走廊,一股股男女办事时才有的特殊味道十分明显。

    走廊大概能有十米长。尽头是个卫生间,两侧各有两间被木板墙纸间隔出来的炮房,肇事那屋就在左手第一间,我跟着两个女的跑过去。探头往里看时,顿时就被那一幕给震撼到了,心里一颤一颤的只骂这货太凶残。

    刚才惨叫的那女人首当其冲被我收入眼帘,至于为什么能先看到她。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她的一丝不挂,也可能是她那副惨样直接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随着两个女生的支援加入,小小的炮房里一片嘈乱,那惨叫不止的女人被嫖客绑住了双手,呈大字型伸展开双臂跪在床中间,高高撅起的圆润双股间有红有黄的颜色杂乱。

    而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果然就是曾被我绑住了全身拴在韩龙鸿家里的黄毛钟老二。

    这货满脸潮红一身酒气,手里攥着一个尺把长的黑色电动棒,光着身子站在床边,一手指着红姐和新进来的两个女生骂骂咧咧,一边还把那硕大狰狞的家伙狠狠朝床上被绑的女人屁股捅去。

    女人似乎被他玩的精疲力尽,也好像吓傻了,竟然不知道躲避,就那么硬生生被捅了进去,看得我都跟着菊花一紧,那大家伙拽出来时,不仅带着里边的嫩肉跟着外翻,随之而渗流出的,是一股掺杂了淡黄色稀屎的浑浊鲜血。

    那个小姐叫的歇斯底里,剧烈疼痛让她顾不得自己做的生意有点见不得光,红姐被人一巴掌扇个跟头还扭了脚,红肿着半边脸干爬起不来,而那两个年纪小些的女生已经被眼前的凶残一幕震慑住心神,手软脚软的光是发抖不敢靠前。

    钟老二拧眉瞪眼的表情恍惚,一看就知不光是只喝了酒那么简单,他一动,耷拉在下边的那根软趴趴的丑物就跟着晃荡,这货桀桀怪笑道:“我草泥马邱红,老子前前后后花你家多少钱了,这小逼竟然不让我玩后门,我他妈这回弄个大的搞死她,爽到她叫爸爸,哇哈哈。”

    说完,他又攥着那根沾染了许多污渍的超大电动棒朝人屁股捅。

    啊……

    又是一声让人牙酸的惨叫,被绑在床上的小姐已经哭不出来,那娇嫩处被如此辣手摧花的反复折磨下,已经撕裂开,血也越淌越多。

    红姐急的不行,做这种生意她又不敢报警,惶然间抬头,瞥见了站在门口的我,哀求道:“那个谁,你救救阿兰,她快被搞死啦。”

    就算红姐不开口我也看不下去了,这钟老二真是个人渣,女人哪有这么玩的,幸好韩亦莹是遇到我了,否则她要是落入此人魔爪,我简直不敢想象那副惨状。

    我微微点头,两步跨到近前,单手掐住钟老二的后颈,就在他又一次朝人姑娘菊花捅去时,一把将他扯了过来。

    钟老二不过一米七出头的身高,也不如何壮实,跟我现在的体型一比相差太大,我几乎是把他双脚离地的掐起来,信手一扔这货就摔个狗抢屎。

    红姐和另外的两个女人顿时眼前一亮,看我的眼神都有些灼热了,毕竟女人都是崇拜强者,尤其是在非常时期遇到为难的时候。

    我拍了拍手,似嫌钟老二的身子太脏,摆头对两个一点忙没帮上的女生说:“赶紧滴啊,解开这位吧,是送医院还是咋地,不能老让她这么撅着。”

    那两个小姐点头如同鸡啄米,畏手畏脚靠近想去解救被钟老二爆了菊的姐妹。

    钟老二这时爬了起来,门牙被我这一下摔的磕掉俩,满嘴丫子鲜血,支吾不清喊骂道:“哎呀我草拟吗的,黄土坡这片还有敢动我的,这回你废了,小逼我肯定整死你,有种别跑。”

    那俩女生跑到跟前都伸出了手,此刻见钟老二形如厉鬼的样子又被吓住了,身子抖颤着就想打退堂鼓。

    我摇头叹息,这些女人的胆识魄力照比秦曦洪熙水可差太远了,如果换了她们两个在场,估计能随便抄个家伙砸死钟老二这人渣。

    我动也没动等着,钟老二张牙舞爪扑倒我跟前的时候,我弹腿出脚,一记下劈刨在这货的天灵盖上。

    吭哧一声闷哼,钟老二身子一软,彻底昏了过去。

    我忍不住还想狠踢几脚,却被红姐喊住。

    她这时已经脸色发白的挣扎爬起,扶着墙道:“小兄弟多亏你了,但咱别出手太重,打死打坏我们都要遭殃。”

    我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怜悯,这些女人其实也真够可怜,只是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细算起来能有几个不是可怜人呢?

    没等我这点感慨发完,外边又出意外,一道清冷磁性的女声喊问:“什么人在里边惨叫,都给我抱头出来!”

    我顿时头皮发炸,这声音明明是马青箐的,她不是下班了么,咋跑这里来了?

    炮房内顿时鸦雀无声,只有一股股让人作呕的蛋白质掺杂了稀屎的腥臭味,还在不知好歹的盘旋回荡着。

    见里边的人不肯配合,马青箐唰的一声挑开门帘,几步就走到这间炮房门外,英姿飒爽的站在门口朝里边打量。

    由于身高原因,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顿时眉梢一挑一丝意外浮现,随后她就看到了,仍撅着屁屁只被解开了一只手腕的苦主小姐。

    苦主那下身臀后的惨状太过凄美,震撼的马青箐捂着嘴巴差点尖叫出声。

    这时被我一脚刨昏的钟老二又醒了,这货可能是冰溜的够量,大脑兴奋的怎么打都昏不过去,他摇头晃脑的往起爬,嘴里骂咧道:“谁敢动我,老子可是景星街大哥,我手下兄弟除了沈三就是宋大勇。”

    他这一站起来,模模糊糊的就看到门口的马青箐了,要论姿色身材气质,这些风尘女子如何能跟女警姐姐比,钟老二虽然愚蠢,可也识货,下意识的就奔场中最漂亮的一个雌性去了。

    马青箐都吓傻了,完全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种情况,尖叫着喊道:“我是警察,你把衣服穿上,我警告你别过来。”

    钟老二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还管你是不是警察,咧着嘴,涎水混着断牙处不断渗出的鲜血,耷拉着垂到胸口,张开双臂就抱了过去。

    马青箐羞得粉脸通红,只顾跺脚警告,完全忘了如何反应。

    眼看女神就要被这肮脏货给碰到,我一步窜过去,甩手就是一记大嘴巴,抽的钟老二原地转了两圈再次倒地。

    马青箐还抱着脑袋叫:“你别过来,我真的会打你啊。”

    我拍拍她肩膀,好笑道:“实习警察都是这么办案吗,全靠语言的力量?”

    马青箐挪开手掌,发现这个吓人的家伙又躺地上了,才神情一松,随即瞪向我,粉面含霜问道:“石开,你怎么在这?这里的状况你是不是有份?”

    我蛋疼道:“如果我说我只是想找个活干,刚进门就撞到了,你信不信?”

    马青箐冷哼道:“不信!”

    红姐在一旁作证道:“马警官,确实是这样,他是刚刚进来应聘的。”

    马青箐冷哼一声,柳眉倒竖的瞪向红姐:“警告你多少次了,我家就住在前边不远,你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让我发觉,你还越来越放肆,我就不信整治不了你们几个失足女,这回人赃并获我看马所怎么保你。”

    红姐苦笑道:“我不是存心挑衅您,这个情况是突发的,我们也不想啊,您大人大量原谅这一回行不?”

    马青箐冷声呵斥:“闭嘴,有什么求饶说情的词留着跟我爸说去吧,姑奶奶最看不上你们这些有手有脚的非要做这个。”

    我一时脑抽,插嘴问道:“咋又跟你爸扯上了,那个啥马所是你爹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