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就是他给我抓起来

    马青箐脸色一僵,随即大怒道:“闭嘴,有你说话的份么?一边等着接受调查处理!”

    我赶紧闭嘴,讪讪的直想抽自己。

    马青箐瞪了我一眼。掏出手机拨打电话,不一会夜莺洗头房门外来了两辆车,一台打着红蓝爆闪的警车,一辆是白色的120急救。

    车上下来两个辅警。走进来抡眼扫视了一圈,然后就把马青箐喊道了一边。

    我偷眼瞅着,似乎两个辅警有点为难,一脸的尴尬神色。

    马青箐的声音隐隐传来:“为什么不抓。这又是吸毒又是嫖,娼的被我撞见现行,这也能原谅过去?”

    一个辅警低声道:“这是马所的意思,我们只是奉命转达,你呼叫支援又不能不来,再说马所也怕你出什么意外,所以俺们哥俩才带了急救车赶过来。”

    马青箐气的脸色发白,咬着嘴唇哼道:“马所也不行,他也不能徇私枉法,人必须给我带走,这件案子我要跟进到底!”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大叫倒霉,就他妈随便找个活干想混口饭吃也能遇到这样的事,不仅撞到了冤家对头钟老二,这货还jb吸毒溜冰弄大了虐待小姐,好不容易遇到个不愿意抓人的马所长,偏偏他的女儿要做黑脸包公,看来我这趟派出所是必须要跟着去了,如果现在硬是逃走,那岂不成了黄泥掉进裤,裆里,没有粑粑也是粑粑了。

    两个辅警无奈,拗不过硬是坚持抓人的马青箐,毕竟人家是一把手的女儿,两父女可以别劲闹腾,他们这帮合同工谁敢真的得马所的千金。

    两人凑到一起耳语几句,有打了个电话请示,随后朝马青箐点头,示意所里同意先把人都扣押回去。

    这时那个被钟老二残虐至菊花残满屁伤的小姐,已经在120医护人员的处置下收拾干净,被放到担架上抬走。

    红姐急急忙忙从挎包里掏出一小沓钱,追着撵着塞进了那倒霉姑娘的手里,红着眼圈叮嘱道:“你别怕,好好治伤,花多少钱姐都给你想办法。”

    钟老二被两个辅警扯头发薅起来,咔嚓一声上了背铐,这货呲着缺了两颗门牙肿起老高的大嘴,哎呦呦喊疼,也没了刚才的那股疯癫狰狞劲了。

    马青箐扫了一圈,低眉垂眼站在一边的这些人,冷哼道:“双手抱在头上,一个一个出去上车,谁敢乱动别说我不客气。”

    红姐默不作声带着其余两个小妹跟着往外走,我紧走几步赶上马青箐,嘿笑道:“那啥,我就不用去了吧,我这是见义勇为啊,我跟她们也没啥关系,就是想找个活干,她们招工启事上说管饭咱才进来的呀。”

    马青箐冷冷望了我一眼,那神情眼神,跟辛小雪当初冤枉我讹她妈一百块钱时一模一样,瞬间我就被这两道目光击碎了心防,露出一副猪哥样,痴迷的盯着人家马警官。

    马青箐冷哼开口,说:“有没有关系要调查了才知道,你要是没犯法去做个笔录又何妨,你是不是心虚啊,我跟你说给我放老……”

    话没说完她就发觉我的眼神不对,又羞又怒的娇喊道:“那个谁,把这小子也给我拷上,我怀疑他居心不良!”

    我一惊,连连摆手收回眼神,辩解道:“我没,我不瞅了还不行,我真的只是碰巧撞到,你说去就去呗,不用上手铐吧?”

    马青箐根本不搭理我,点手唤过一个辅警,亲眼看我被上了手铐才满意的点点头。

    黄土坡一镇辖三乡,是星海近郊最大的城乡结合部了,派出所也建的要比一般的所大,灰色院套,四层高独立小楼,院子内外灯火辉煌停了不少警车和社会车辆。

    我们一行五人被押到一间审讯室,在辅警的呵斥下,靠墙蹲着不许交头接耳。

    马青箐扫了一眼,低声对两人道:“我找马所去,凭什么就不能入她们的罪,我就不信这回治不了她们几个。”

    两个辅警点头应了,见马青箐转身出门,这哥俩围着桌子坐下,又是散烟又是喝水的。

    其中有个辅警抽了几口烟,突然起身又拿了个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纯净水递到红姐跟前,叹息道:“红姐你喝点水,不是告诉过你们小心些么,咋又惹上了这姑奶奶?”

    红姐牵动嘴角笑笑,接过水杯黯然道:“我也不想,可是遇到这样的人渣混混真的没办法,真的很不好意思,又给马所和你们添麻烦了。”

    那辅警摇摇头,苦笑道:“没事,估计一会就得放你们回去了,这回可要小心干活做生意啥的别闹出动静。”

    我听的暗暗咋舌,这尼玛什么情况,这是妥妥的卖,淫嫖,娼啊,怎么说放就放?看那辅警的态度,对红姐几个不但没有轻视,还隐隐的透着一股子敬重。

    正想着,走廊里传来剧烈的争吵声,就听到马青箐大声道:“凭什么要我体谅,我不认为你这种姑息养奸的行为就是对老百姓负责,你这是执法犯法,小心我去分局纪委投诉你。”

    一个男人的愠怒声音:“放肆,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你还有没有点教养,像什么样子!”

    马青箐毫不认怂,大叫道:“是谁命令我不许在派出所叫你爸爸的,现在你又摆出亲爹的架势压我?告诉你,这几个女人我办定了,来来回回我都抓来三次了,每次都被你轻描淡写的教育教育就放回去,这不还是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工作!”

    我偷眼瞄了红姐一眼,这女人面目端正,皮肤细白细白的,尤其是那一对大奶,绝对有d级的水平,像这种风韵犹存的少妇,身材又这么火辣,绝对是那些五十来岁大叔的最爱啊,这个马青箐傻了吧唧的拎不清楚,这尼玛老爸指定跟人家有一腿,偷吃了腥臊还好意思抓人家卖么,我暗暗鄙视道,这小女警真是个瓜娃子,估计要不是在亲老子手下实习,就她这倔强劲,早被人打发回学校了吧。

    走廊里两人吵着吵着就来到门口,门被男人重重推开,他就率先走了进来。

    马青箐不依不饶的紧随而入,张开双臂挡在男子身前,委屈的泪光隐隐,喊道:“马庆东,你今天敢放人,我马上就去告你,我还要告诉我妈,你几次包庇这个红姐,让她问问你到底有什么私情!”

    这位长相俊朗身材提拔的马所长气的脸色铁青,在听到女儿竟然当众质问他跟红姐有啥私情时彻底怒了,扬手就是个大嘴巴,抽在马青箐脸上,啪的一声脆响,当时就落下五个老粗的指印。

    马青箐不敢置信的捂着脸,眼泪唰唰往下淌,哽咽道:“你竟然为了这么几个女人打我,你从来都没打过我,你竟然敢打我,你,你给我等着……”

    她说完就捂着脸向外跑去。

    马所长打完就后悔了,脸上满是疼惜的神色,嘴唇动了动,眼见着女儿哭着跑出去,他伸出手想拦又垂了下去,默然半响,才长叹一声,扭头对红姐道:“让你见笑了,这丫头不懂事,回头我肯定好好教育她,你呀,也别往心里去,我这边呢也再帮忙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做些别的生意。”

    红姐蹲在地上满脸羞愧,呐呐道:“马所又给你添麻烦,我,我这心里难受。”

    马所长摇头,示意我们站起来,又吩咐给红姐倒水的辅警说:“把那小伙的手铐下了,然后就送他们回去吧,我这边还有个协查通报没看完,就先这样。”

    我心里暗呼侥幸,打这所长进门我就悄悄盯着他看,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那脸型眉眼也都有着辛小雪的影子。

    辅警上前给我打开手铐,拍了拍我肩膀,笑道:“委屈你了,你揍钟二这小子揍的对,一会你们能回去,他可能就得拘留十五天了。”

    我心不在焉的点头致意,然后就跟着红姐三个女人往外走。

    派出所院里,辅警先上车打着了火,扭头冲我们喊:“自己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红姐手刚搭在车门上,就被一声冰冷叱喝吓了一跳,不由得胳膊僵在原地。

    我扭头看去,马青箐红肿着眼睛从阴影处跑来,边跑边喊:“不许动,谁放你们都不好使,人是我抓的,我绝不答应!”

    我心说这还没完了,你老爹明显跟人家有一腿,这傻丫头怎么认死理啊?

    红姐讪讪的把手抽了回来,手足无措的把求助目光望向车里的辅警。

    辅警劝道:“青箐,别这么任性,你爸爸还到处找你呢,快进屋去省他着急。”

    马青箐秀眉一挑,冷哼道:“一丘之貉,要你管!”

    辅警闹的老大没趣,下了车打算去找马所,不然马青箐拦着不让走,他还真就不敢硬来。

    这时,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马所捏着一张传真纸,急吼吼跑在前边,他身后还跟了两个值班的警长。

    辅警脸色一喜,快步迎了上去,有些诉苦意味叫道:“马所,刚好您下来了,这青箐不让我开车啊,我怎么送人家走?”

    马所一把拨开他,唰的一声抖开手里的传真人头像,映着灯光仔细看了两眼,猛然伸手指向了我,吼道:“就是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