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亡命而逃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六十三章亡命而逃

    我本来还嗤之以鼻的想看马青箐出糗,没想到这个马所突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出,当时就惊的心肝胆颤的差点没尿了。

    辅警扫了一眼马所手里的东西,立刻就明白是个什么情况。转身就朝我扑来。

    几个女人,包括一脸大无畏革命情怀仿佛自己就是正义化身的马青箐,全都懵比转向傻愣愣呆住。

    我怎么可能被一个辅警按住,他不过就是个三十多岁的壮年男子罢了。说到底也是个普通人,这货被我当胸一脚踹出去多远,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我扭头就跑,脚刚抬起来。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吓得身子一颤又停下了动作。

    马所和身后的两个警长齐齐拔出了身上的配枪,那一声示警的枪声就是马所亲自射出去的。

    “秦生是吧,染了头也能一眼认出你,你也太不把我们黄土坡派出所放在眼里了,身上这么大的事你跟走亲戚一样说来就来?”

    马所长端着枪,好整以暇的调侃道。

    枪声惊动了派所里所有的值班警察,呼啦啦各个房间又冲出来好几个。

    我心说完了,才他妈跑出来不到一天就要栽,看来我实在不适合混江湖,还是太嫩了关键时刻没有决断,刚才在洗头房只有马青箐一个的时候,我就该闪人跑路的,都是该死的侥幸心理在作怪。

    如果是一把枪,我兴许还敢仗着体能躲一躲咬牙逃,可现在是三把枪,分别指着我的头胸部,如果我跑,他们绝对敢当场击毙。

    就在我心灰意冷准备接受被捕的事实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并且,这是我唯一逃出生天的机会,所以我立刻就死死的抓住了它。

    马青箐也许是糊涂了,又或者她是被我一直唯唯诺诺彬彬有礼的样子所蒙蔽,也有可能是被她老爹一巴掌给刺激的,总之这个猪队友干了一件蠢事,她被枪声惊醒后,第一时间就朝我扑来,那小样张牙舞爪的像头母豹子,还脆生生喊了句:“不许动!”

    她是直奔我的肩膀手臂来抓,想要扣住我的手腕把我按倒在地。

    我几乎都没过大脑,反手一把擒住她的胳膊,顺势往怀里一扯,当场就把小女警的整个娇躯挡在我身前。

    马所长大喊一声:“青箐!”

    马青箐却不领情,直接喊出一句能让人吐血三升的狗血台词,她被我勒住脖子仍咬牙叫道:“别管我,快开枪!”

    我冷哼道:“马所长,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应该知道我敢杀人吧?再敢动一步,信不信我一把就拧碎你女儿的喉咙?”

    马所长伸开双臂,拦住跃跃欲试想要冲上来的警察,急促道:“你别冲动,咱有话好说,千万别乱来。”

    我本来就靠着已经发动的警车,当下毫不犹豫,直接一拳砸碎了一扇车窗,不顾拳头鲜血淋淋,拔下一块较大的碎玻璃,抵在了马青箐咽喉上。

    马所等人投鼠忌器,只能远远看着不敢妄动。

    我勒着马青箐的娇软身子挪到车头前,示意有些碍事,完全搞不清状况的几个小姐让路。

    马所喊道:“秦生你不要胡来,投降我算你自首情节,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我冷笑道:“投你妹,老子的唯一生路就是带着你女儿跑,我警告你啊,敢开车追我,我直接就撕票,割断马青箐的喉咙我再跟你们拼命。”

    马青箐在我怀里挣扎,还试图用小皮鞋跺我脚尖,嘴里骂咧咧的叫嚷:“我就觉得你有问题,哪有什么行李都不带,一身名牌货的打工仔,你果然是个逃犯!”

    我被她闹的心烦,手指微一用力,锋利的玻璃碎片立刻就把她嫩如水葱的脖颈划开了一道口子,我下手极有分寸,这下不禁能让她感受到钻心的疼,也避开了动脉气管等要害。

    可只要是人体组织,被割伤划破流血是在所难免的,马所眼见着女儿脖子上淌出鲜血,惊的一颗魂都飞了,手软脚软的快要拿不住枪,忙不迭喊道:“小子你别激动,我们不追你,千万别伤害青箐。”

    我丢给他一个警告意味的眼神,挟持着马青箐上车。

    结果这瓜娃子故意刁难我,说她不会开,还一脸淡然的劝降说,要不你就直接弄死我,要么你就自首争取宽大吧。

    我单手捏着她的脖子往里推她,把她弄到副驾驶去,我立刻就跳上了车,在心里略一回忆那天在海边宋苗苗是怎么教我开车的,直接油门离合方向盘一打,这辆依维柯警车冒着黑烟就窜了出去。

    砰……

    我转向没打到位,一头撞在停在一边的一辆面包车尾上。

    马青箐趁机就想逃,可是车门已经被我通过中控锁死,她打不开,无奈之下她又来跟我厮打,还趁机咬了我胳膊一口,我心头火起,真想一下弄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强忍着心里的杀意,我一掌切在她的脖根处,把她打晕过去。

    马所这些警察亡命一般冲来,结果我只是扬了扬手里的碎玻璃,朝被我打晕的马青箐脖子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他们立刻又停下了脚步,面面相窥的谁都没主意。

    我急的一头汗,幸好这下是刚启车速度不快,车子撞了下连火都没熄。

    深吸口气提醒自己镇定,挂了倒档向后退了几步,才找准方向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出了派出所大门我就猛踩油门,警车跟火箭一样飙升着速度,我也不熟悉这一带的路况,只是下意识的奔着荒凉灯火少的方向开。

    也幸亏这是深夜了,街上没啥人车,就算偶尔迎头碰到几个,也都远远躲开了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威胁起了作用,开始跟着追来的几辆警车也看不到影了。

    为了逃避追捕,我随机拐了几个岔路,越往前开路况越差,最后直接就没了路灯了,这时外边刮起了大风,夜空黑的跟锅底一样,刚才还繁星满天,转眼就变成了无星无月的大阴天。

    我全靠一对大灯看路,也不敢停车,只想能跑远点尽量跑,一个劲的狠踩油门。

    不知不觉我就拐上了一条海滨公路,这是一条荒芜人烟的砂石路,曲里拐弯的依山傍水而建。

    狂风带来了骤雨,一道火蛇似的闪电划过夜空,霹雳震响后大雨倾盆而下。

    雨幕如帘,弄的我视线不好不得不稍缓车速,这时瘫软昏睡在副驾驶位的马青箐醒了,她是被破漏车窗刮进来的大雨点淋醒的。

    这逗逼宝宝茫然的睁开眼,嘴里还无意识的还发出了两声类似起床气的娇哼声。

    那副慵懒娇弱的神态,像极了辛小雪在某个午后,趴在课桌上睡午觉醒来的样子。

    我正犹豫要不要先停车再给她一掌敲昏她,她的一双大眼里突然有了神采,明白后就尖叫一声扑向我。

    当时我真的懵了,竟然产生了一种是辛小雪在跟我打闹的幻觉。

    这一秒钟的走神后果极为惨重,因为我手忙脚乱来不及踩刹车,方向盘在两人的厮打中也偏离了方向。

    轰,喀嚓……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滚过,我们所乘的这俩依维柯警车冲出路基,翻滚着像几十米落差下的海面坠去。

    黑漆漆的海面波涛汹涌,暴风雨掀起十米高的大浪,那巨量无边的海水狠狠拍击在悬崖礁石上,碎玉一般的浪花纷纷洒洒落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