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荒岛求生(中)

关灯
护眼
    我以比马青箐更尖利凄惨的叫声宣泄着心里的恐惧,手脚被捆站不起来,只能靠挪动屁股向后褪,也顾不上碎石遍地把臀腿都蹭破出血了。

    马青箐湿漉漉的从海里扑腾上岸。看见我这魂飞天外的样子就哈哈大笑,我面色如土的求救道:“快帮我赶走它,我害怕这玩意儿,救命啊。”

    她犹豫了下。似乎想起我曾玩命把她从海里救出来的事,就这样看我遇险而袖手旁观似乎有点不厚道,于是她远远的捡了两块石头,朝我喊道:“我也很害怕呀。我不敢靠近,但我可以用石头丢跑它,你小心别被我砸到。”

    我现在是真的要被这条大蛇给吓尿了,那么老长黄黄绿绿的身子在眼前朝自己爬来,偏偏被坑货捆住站不起来,想跑都没法跑。

    这蛇离我不到两米远,分叉的舌头一吞一吐的,似乎在分析我这个散发着热量的猎物能不能吃下去。

    马青箐扬手就扔出了手里的石头,石子滑出漂亮的抛物线,彷如天外飞仙一样精准,正好砸在黄花大蛇的尾巴尖上。

    这条大蛇疼的骤然缩紧了身子,脖子昂起老高,噌的一声朝我窜来。

    我睁大了眼睛惨叫:“马青箐卧槽你祖宗。”

    啊………………%……y

    大花蛇被激怒,直觉让它认为这就是眼前这小子干的,所以快速反应出击,直接一跃而起朝我咬来。

    我躲无可躲,裤,裆里一热,一股尿液汩汩而出。

    但更可怕的还在后边,一泼尿还没撒完,那大蛇已经扑到我身上,也不知它怎么挑的目标,以离弦之箭一般的速度,一口叮在我的歪头二弟上。

    这疼的简直难以形容,说撕心裂肺也不足为过,大蛇一击得手抽身就撤,而我裆下除了一滩黄尿之外,现在又多出一丝丝鲜血的嫣红。

    我心说这下完了,小兄弟我对不住你,肯定要保不住了,这要是个毒蛇我只能把你切了。

    马青箐目瞪口呆远远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让她手足无措不知怎么插手。

    我咬牙切齿鼻涕眼泪一起下来了,叫骂道:“老子好后悔救了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我jb被咬啦,我要死了看你怎么在这活下去。”

    马青箐呐呐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我没吭声,眼睛盯着前边地面一眨不眨,因为我发现咬了我一口就跑的大花蛇越爬越慢,身子又抖又颤的半天,到最后就干脆不动了。

    我心里奇怪之极,这蛇咬了我一口难道还被我毒死了不成?难道我jb有毒的?

    不过想想也并非不可能,我被老洪头注射的可是上古异种又被切尔诺贝利核辐射影响了多年的变异壁虎啊,这种普通的爬虫如何跟老子比?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松,似乎觉得下边也没那么疼了。

    马青箐一直在紧张的注视着这边,见我低头不语以为我要毒发身亡呢,她也看到大花蛇似乎出了意外,这才攥着两颗鹅卵石缓缓靠过来。

    我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道:“不用怕,快来把我解开,那蛇好像死翘翘了。”

    马青箐胆战心惊的扔了石头砸大蛇,这下离的那么近她偏偏没打着,不过震动也足以让大蛇有反应了,可是它仍然一动不动,显然是真的挂掉了。

    她这才放心的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解我脚腕上的绑绳,一边解一边急问道:“它咬你哪了,我这警校学过紧急救护,让我帮你处理伤口吧。”

    我冷声道:“jb!”

    马青箐脸色一变,怒道:“你怎么骂人,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砸到它的,我只是想帮你吓跑蛇,没想到竟然打那么准。”

    我也憋屈,背着身子让她解我手上的绑绳,同时骂咧道:“谁他妈骂你啊,你不问我咬哪了吗,难道不让说实话?”

    马青箐低头就能看到我腿下的一滩水渍,平角内裤也是湿涝涝的,而且还有一股刺鼻的骚臭味。

    她顿时脸一红,嘴上却不认怂,哼道:“医生面前没有男女,为了救人就算你被咬了鸡……那什么,我也敢给你处理。”

    我活动一下手腕,急不可待就扒着内裤往下看。

    马青箐尖叫一声跑开,远远叫道:“臭流氓,你咋这么恶心呢。”

    我顾不上她,为了看的清楚我甚至直接把东西掏出来了,迎着阳光一照,就发现这二兄弟的额头被大花蛇开了两个小洞,很深很圆,像是和尚头顶的烟疤一样显眼。

    不过除了还有些疼痛之外,并没有出现什么青肿涨麻的中毒感,我心知这要么是自己的基因强大免疫蛇毒了,要不就是大花蛇是条无毒的菜蛇。

    马青箐远远的看着,见我低头鼓捣家伙,立刻就羞红了脸转过身去,气的直跺脚,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骂我什么。

    我又观察了一会,直到感觉出受损组织开始恢复生长才放下心来。

    提上内裤我就起身去观察那条大花蛇。

    这货足有两米来长,又肥又粗的身子能有七八斤,趴在石堆上一动不动跟睡着了一样。

    我吁了口气,抓起一块石头狠狠砸过去,也算稍稍报了仇。

    马青箐见我不在鼓捣下边了,就悄悄走回来凑在一边好奇的看着。

    “它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心里起了捉弄她的想法,淡然道:“被吓死的呗!”

    马青箐奇道:“蛇也知道害怕?你怎么吓的啊?”

    我指了指下边的一大坨,装逼道:“敢咬我的镇宅神器,被它的规模吓死了。”

    马青箐顺着我手指方向看去,顿时又闹个大红脸,恼怒道:“呸,你咋这么流氓啊,有没有一句正经话?”

    我突然面露惊恐,指着她身后的地面,惊呼道:“卧槽,好大的蛇啊!”

    这回我指的是她身后,所以马青箐毫不犹豫就往前扑,而且我又是男人,女的在惊慌无助时最喜欢扑男人了。

    所以她尖叫着一蹦多高,直接朝我冲过来,双臂一搭紧紧环住了我脖子,这还不算,小女警夸张的用两臂拎起身子把我当成了单杠,两腿一盘就扣在了我腰间。

    刚刚被大花蛇咬出两个深窟窿的二兄弟受不鸟了,人家本来又酸又痒的在恢复组织长肉肉,美女警察你用那里又贴又蹭的骚扰我干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