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荒岛求生(下)

    马青箐没有顾得上我下边的硬直,脸上维持着那种惊骇欲绝的表情扭头后望,找了两眼没发现有蛇,余悸未消的问我:“蛇呢。怎么没见?”

    我面红过耳,有心把她放下来,可她却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两腿也狠命的夹着我腰。就跟溺水时的那副狠劲一样。

    我下边越来越冲动,二兄弟气势汹汹的抬头挺腰顶在人家双股间,让有些反过味来的马青箐身子一颤,惊咦道:“你藏了什么东西啊。这么硬?”

    我呐呐道:“没,没什么。”

    马青箐腾出一只手,身子仍挂在我的怀里,探手那么一抓,顿时握住了我越来越膨胀,完全不受控制,顶的人家小女警脸红心跳的那根东西。

    她下意识的捏了捏,我眼皮顿时跟着抽搐了两下,舒服的轻哦了一声。

    马青箐呆了呆,尖叫着丢开手里的东西,就好像她刚才握到的是一条大蛇一样,一把推在我的胸口,骂道:“混蛋,你骗我,你占我便宜,你个死混混!”

    我讪笑着后退,双手连摆求饶道:“我就开了个玩笑,你别,别动石头好不好?”

    马青箐双手齐出,抱着一块人头大的石头,尖声骂道:“我就动,我砸死你个臭流氓,有种你别跑。”

    我心说这姑娘哪都挺好,就是脾气不咋地,我只是吓唬你一下,至于拿这么大石头跟人家拼命吗?

    不过我该跑还得跑,刚才咋说都是她吃了亏,我有点心虚。于是沙滩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我全身只着一条破了洞沾了尿的内裤,赤着脚在前边逃,身后追了个身姿曼妙,穿暗灰色警裤及一条文胸的大美女,不过这跟浪漫游玩什么的不挨边,因为这又漂亮又露,点的美女手里还捧了块大石头,吵嚷非要砸死我。

    绕了个小圈子,我又回到刚才被蛇咬的地方,马青箐也早就扔掉了手里的大石头,叉着腰喘粗气狠瞪着我。

    我耸肩气她:“跟你解释开个玩笑,你还非得追我,你那一百多斤在海里的一夜早被我摸遍了,谁稀罕占你这种便宜。”

    马青箐又羞又恼,暴跳如雷跺脚道:“你还说,你还说,我跟你拼了。”

    她又张牙舞爪的想来打我,我嬉笑着后退两步,戏谑道:“你省省力气吧,你又追不上我。”

    话音未落,我眼光就是一缩,因为我看到刚刚爬出大花蛇的那片乱石堆里,又爬出一条色彩艳丽红黑相间的长虫来。

    马青箐站在原地气的酥,胸起伏,一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映着阳光晃的人眼晕,她咬牙切齿道:“你还是不是男人,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种昨晚你别逃啊,跟我爸他们干啊,两枪崩死你个小杂碎。”

    我双腿有些发抖,脸色惨白的指着马青箐左后位置,示警道:“蛇,好大的蛇,颜色这么鲜艳肯定是剧毒,你快点过来。”

    马青箐看都不看一眼,嗤笑道:“骗鬼啊,还想占人家便宜,老娘又不是傻瓜,我才不会扑你怀里呢。”

    我急的抓耳挠腮,但是天生的恐惧让我迟疑犹豫,不能下定决心冲过去拉她,只是跺脚道:“真的不骗你,这次是真蛇啊。”

    马青箐更加鄙夷的瞪着我,那副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逼,冷笑道:“混蛋,你就算说出天花来我也不会上当,我才不信呢,无非你就是想抱我,哼……”

    她刚哼完,那条黑红相间的毒蛇就爬到了她脚边,它微微昂着头吐出芯子探测了下,仿若闪电一般探头就在马青箐的小腿肚上叮了一口。

    我急的要命,也顾不上害怕了,拔脚就冲了过去。

    马青箐本来还想叉腰再损我两句,突然被蛇咬了,剧痛让她花容失色的大喊大叫。

    而那条肇事的毒蛇咬完了人,似乎觉得这猎物太他妈大,不容易吞到肚里去,而且被咬的猎物似乎还有同伙不一定能搞过,于是它当机立断,脖子一缩,身子快速扭动,嗖嗖嗖……就原路钻回了乱石堆里。

    等我冲过去的时候,马青箐已经跑出老远,她连哭带叫的恨不得会飞双脚都离地才好,我知道她是吓破了胆,但我不能任她这么蹦跶下去,杂志上都写被蛇咬了的人不宜做剧烈运动,那样会使得血液循环加快,蛇毒散发全身的时间大大提前。

    我跑过去,死死的抱住她,在她耳边大喊:“别怕,别乱叫乱跳,先让我看看伤口是不是有毒的。”

    马青箐哭的梨花带雨,抽噎道:“这怎么到处都是蛇,太吓人了,我要回家。”

    我拦腰把她抱起来,为了安全着想远远离开了那堆乱石,就近寻了个阴凉点的沙滩,把她放坐在地上,轻轻挽起她的裤脚。

    马青箐被咬的地方就是小腿后,现在已经又青又紫的肿起老高。

    本来光洁如玉修长笔直的一条嫩白小腿,因为蛇咬好似突然长胖有了腿肚一般。

    她颤抖着声音问我:“是有毒的么,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脸色难看,因为就这一会马青箐已经脸色发青嘴唇发黑了,这一定是条剧毒蛇,这荒无人烟的海岛我拿什么救她,连基本的抗生素都没有。

    但我不能实话实说,她一害怕情形只能更糟,于是安慰道:“没事,只是微毒而已,你趴下等我帮你吸出来,两天就恢复好了。”

    马青箐乖乖的趴在沙滩上,我俯身蹲下去,一咬牙,学着电视上的方法,把嘴伸了过去。

    马青箐的腿弯下被咬出两个深深的圆柱形伤口,我刚一靠近就能闻到一股腥臭味,可见这蛇毒的有多霸道。

    毫不犹豫我张嘴就吸,那些蛇毒腐植了皮下组织和血液,综合成了非常恶心人的大量黏液。

    如果不是有变异基因这张王牌在身,我这么做也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出现吸毒和被咬的人同时死亡的例子。

    我皱着眉头连吸十多次,把马青箐伤处的毒液坏血吸出吐掉,直到吸出了鲜红的血液我才罢休。

    觉得嘴里又麻又苦的一阵阵恶心,我赶紧跑到海边掬了两捧海水漱口。

    这海水也是腥咸无比无法饮用,不过用来清理口腔倒是可以。

    漱口后我走回去,隔着不远喊问马青箐感觉咋样,她却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我心头一紧,抱起她一看,马青箐脸色又灰又白隐隐笼着一层黑气,昏的死死的。

    我又摇又晃的叫了半天,怎么也无法唤醒她,我心里难过的要命,如果不是我恶作剧的吓唬她,让她觉得我真正示警也是在欺骗,她是不会被咬的,如果她就这么死在这荒岛上,那我真的是造孽不浅。

    只是除了守在她身边,不时的参照太阳轨迹,寻找稍微荫凉点的地方容身之外,我竟然束手无策,啥都做不了。

    好在马青箐被我及时吸出了绝大部分毒液,才勉强保住了性命,否则按照这个情况看,她都活不过三个小时。

    守护着她直到夕阳落入海平面,夜幕降临的时候又下起了大雨,我冲到岛上采摘了不少硕大的树枝叶,在她头上搭起个简易的小棚子,又挑了片最大的叶子我开始接雨水喝,自己喝饱了就喂马青箐,她无法吞咽我就含在嘴里一口口帮她送咽下去。

    子夜时分这场大雨总算过去,云开雾霁的露出月光,可我的心情却沉入谷底,因为马青箐被雨水这么一淋,身体情况更加危重了。

    本来虽然细弱但还算平稳的脉搏,随着她发起高烧后就越来越难感觉到,那一张原本明媚娇艳的俏脸笼罩在一层若有若无的黑气下,短短一天时间不到,漂亮倔强的马青箐就衰败的形容枯槁死气沉沉。

    我蹲在她身边徒劳的唤她名字,眼看着马青箐的生命力一点点流失,如果任其下去怕是挨不到天亮了。

    犹豫挣扎了良久,我抬起左手送到嘴边,狠狠一口咬在手腕静脉上。

    鲜血顿时汩汩而出,我忍着疼,连接带撮的弄了一大口。

    低头掰开马青箐的嘴,我就把嘴里的鲜血渡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