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马家隐秘

    听到这里我不禁动容,坐正了身子望着马青箐,讶然问道:“红姐干这营生赚的钱都领养那些孩子了?”

    马青箐点头,叹息道:“不然你以为呢。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早就把她们抓了,我可是铁面无私的实习女警啊。”

    我忽略了她的自我吹嘘,呐呐自语道:“原来你爸跟她不是有一腿。而是不忍心把那些被拐的残疾儿童唯一的生路给切断了。”

    马青箐点了点头,迟疑道:“我想这里边应该还有我妹妹的原因,否则我爸再同情那些孩子和红姐,也不会这么无休止的纵容她做下去的。”

    我:“你妹妹?你还有妹妹呐?”

    马青箐朝我翻了个白眼。冷哼道:“人家怎么就不能有妹妹,我妹妹要是不丢也马上十六岁啦。”

    我心动一跳,眼前自动浮现出辛小雪的音容笑貌,觉得困扰自己几天的问题似乎就要有了答案,立刻追问道:“你妹妹怎么丢的,说说呗。”

    马青箐调整了下坐姿,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把整个身子都偎在我怀里,娓娓低语的跟我讲了一遍。

    原来马庆东所长一共育有两个女儿,马青箐跟妹妹差了三岁,小女儿一岁多的时候赶上澳门回归,马庆东被调到市中心担任警戒任务,而马婶带着小女儿前去探班,顺便观赏星海广场的庆祝焰火,99年的那场庆祝活动盛况空前,简直是万人空巷,马婶一个没留神就把小女儿弄丢了。

    马庆东身为警察更是疯了一样寻找丢失的小女儿,可是这个一岁多的女孩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城市又大的不像话,愣是十几年也没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两口子为了这事还离过一回婚,后来看在马青箐的份上又复合了,不过丢失的孩子仍是马庆东心中的一根刺,所以他才那么痛恨拐卖人口的人贩子以及丧尽天良的乞讨团伙。

    红姐也丢过孩子,跟马所长本就是同命相怜,再加上她把赚的钱都用来领养那些无处安置的残疾儿童了,马庆东打心眼里敬重红姐的善举,所以才有了之前宁可扇女儿耳光也要放人的一幕。

    我不动声色听完,心里却翻江倒海一样想到果然是这样,我说如果没有一点关系,两个人岂能相像到如此地步,看来辛小雪应该就是马家丢失的小女儿。

    马青箐推了我一下,嗔道:“人家说的口干舌燥,你怎么连点反应都没有,想什么呢?”

    我犹豫了下,强行转过她的身子,正色道:“我可能认识你妹妹……”

    马青箐一愣,惊呼道:“你说啥?”

    我确认道:“我应该认识你妹妹,因为你们两个长得太像了,都是一样的脸型眉眼,一样的美貌无双,而且从年龄上推断,辛小雪也很符合你妈弄丢孩子的时间。”

    马青箐睁圆了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呐呐道:“辛,辛小雪?”

    我点头:“我同学,还,还是我暗恋过的对象。”

    马青箐没有理会我后边的话,跳起来大喊道:“快带我去见她,你都不知道我家人想找到妹妹都要想疯了。”

    我一动不动,苦笑着说:“我怎么带你去见她?这茫茫大海的咱俩游着回去啊,就算我体能允许咱们冒险,可你知道方向吗,如果选错了方向,越游越远咱俩就是死路一条。”

    马青箐的小脸一下垮了下来,默默的蹲下身子,抱着双肩发呆。

    我走过去从后边拥住她,安慰道:“一定会有办法回去的,你别难过。”

    她肩膀微微抽动,扭头看来的目光中闪着泪花,抽噎道:“你好讨厌,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回去告诉我爸妈么,告诉他们我妹还活着,也没有被乞讨团伙虐待成残疾。”

    我摇头,轻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低声劝:“我也只是怀疑罢了,毕竟没印证过的猜测就做不得准,万一辛小雪要不是你妹呢,那你不是白兴奋着急了?”

    马青箐一听就急了,用力抓着我的胳膊,就好像我是偷她们家孩子的人一样。

    “快跟我说说,说你跟我妹咋认识的。”

    我挑挑拣拣的把认识辛小雪以来发生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马青箐满脸兴奋,用力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叫道:“一定是啦,我妹子从小就心肠好,跟我一样善良正直,不过你怎么混的啊,咋还经常吃不饱饭?”

    提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就有点情绪低落,摇摇头不想再说。

    马青箐也很乖巧的没有继续追问,和我依偎着躺在被雨水淋湿的沙滩上渐渐睡着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是被一阵巨大的马达声惊醒的,我一骨碌坐起,望着想要绕过海岛向远处开走的渔船愣神了半秒。

    马青箐也被吵醒,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顿时尖叫道:“有船,咱们快呼救啊。”

    我反应过来,拉着她就朝海边跑,边跑边跳着脚用尽全力的吼:“救命,sos啊!”

    这艘渔船大概只有几百马力,还是木质结构的,也幸好它很渣开的慢,我们的狂呼猛喊才终于被船上的人发现,

    几个人朝我们指指点点的一番,随即抛锚停下,又放下橡皮艇上去了个水手,一个人慢慢划过来接我们。

    我跟马青箐相拥欢呼,马青箐高兴的都掉了眼泪,到了船上,船老大简单问了几句,我就推说是钓鱼爱好者,小帆船被风浪打翻沉没了,两人才流落在岛上。

    船老大拿出清水饼干让我们吃,又找了两件干净衣服送给俺俩遮羞,他嘴里还啧啧叹道:“你俩命真硬,前天那场暴风雨多猛啊,竟然活了下来,还有啊,那小岛可是赫赫有名的蛇岛,满地都是蛇,平时没事谁敢上去,你们竟然在那里活了两天。”

    我和马青箐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后怕。

    刚好这艘鱼船是作业完成返航的,直接就把我们带到了渔村小港里,上了岸,千恩万谢的跟渔民们道别,我跟马青箐踏上了回黄土坡的公交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