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震撼人心的一幕

    公交车上乘客稀稀落落的,我跟马青箐坐在后排,各自看着窗外的风景,默默想自己的心事。

    最后还是她打破了僵局。抱着我的胳膊低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皱了皱眉,叹息道:“脑子一团乱麻,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马青箐很明智的没有选择劝我去自首,而是犹豫道:“黄土坡派出所被你闹了一场。又把我给劫持走开车跳海的,一定在大力搜捕你,现在回那边不是很合适啊。”

    我嗯了一声,说:“给你送到站我不下车。坐到哪算哪。”

    马青箐白了我一眼,嗔道:“你急什么,人家还没说完呢。”

    我诧异望着她,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马青箐嘻笑道:“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出去流浪,再说你走了就联系不上,我到哪找我妹妹去,所以你得跟我回黄土坡,而且你没听过一句话么,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任谁也想不到你捅了这么大篓子还敢住在黄土坡。”

    我挠挠头:“还住你们家,你爸不得一枪崩了我?”

    马青箐轻推我一下连连摇头,呵斥道:“你是真傻假傻啊,现在你敢回我家,那不是作死吗,等以后把事平了我才敢领你进门。”

    我搂着她的肩膀,手往下一搭就顺势摸了一把她那对丰腴饱满,揶揄道:“领我进门干嘛,你打算娶我?”

    马青箐脸一红,飞快看了前后一眼,发现没人注意我们,才吁了口气,伸手掐在我的腰肋上狠狠一拧,警告道:“公交车上跟女警耍流氓,你可以啊。”

    我哎哎连声讨饶投降,她这才松开了手,跟我嬉闹了一阵,随后又皱着眉头思索怎么安置我。

    最后还是我一锤定音,跟马青箐说想回红姐那边,她心眼这么好应该不会出卖我的。

    马青箐强烈反对,说前天我们在派出所那事闹的太大,她那洗头房估计会被连累的封停,再说就算还在经营着,你也不能回去,整天跟那些小骚狐狸混在一起,你又血气方刚的,不出那种事才怪,你以前有多少女人我管不着,但是跟我好了之后你就不许在沾花惹草,否则我就,她伸出手指,点了点我下边,做出剪刀的手势。

    我撇嘴道:“有了你这种极品,我怎么可能看得上她们,我只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藏着,静观其变看看我那件火拼案的事还有什么转机不。”

    眼瞅着下站就要到了黄土坡,马青箐才勉强同意了,结果跟我到洗头房一瞅,果然被贴了封条关门大吉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马青箐又穿的男人衣服很是扎眼,紧忙拉了我就走。

    我问去哪,马青箐摇头,说到了你就知道。

    穿街过巷三拐两拐的来到一座僻静的院落前,马青箐犹豫了下就动手敲门,咄咄两声后院落里响起脚步声,门一开,愁容满面的红姐俏生生站在里边,一见门外竟然是我跟马青箐,她打招呼的话顿时又憋了回去,只是满眼惊愕的瞅着我们俩。

    马青箐拉着我的手就进,把红姐都挤到一边。

    我歉意的笑笑,顺势就打量了一眼这个小院子。

    红姐关了门,转身望着我们呐呐道:“你们不是掉海里淹死了么,咋又活啦?”

    马青箐瞪了她一眼,呵斥道:“会不会说话,你才淹死了呢,我问你,洗头房咋关门了?”

    红姐瞅了我一眼,低声答道:“还不是因为他,当天晚上你被这小子挟持走,黄土坡随后就翻了天,分局市局都来了不少人,设卡盘查到处搜索,最后还是什么痕迹专家找到你们坠崖的车子,然后我的洗头房就被关啦,如果不是马所力保,我估计也要吃牢房去了。”

    马青箐点点头,道:“我就猜到你会被关门大吉的,这次来是想拜托你个事,把秦生放你家寄存一段时间,当然,我会给你足够的钱作为报答。”

    我无语的看了看马青箐,心说劳资又不是东西,怎么还用寄存这词。

    红姐更是奇怪,眼神在我们两个中间扫来扫去,满腹疑问却因为长久的惧怕马青箐愣是不敢问。

    这时,一间房门被推开,一个像韩龙鸿一样趴在小车上的孩子爬了出来,他张嘴叫红姐:“妈妈,我想听动画片。”

    红姐呵斥道:“不行,把我给你留的盲文功课做完了再听。”

    我刚还在诧异,动画片不是看的么,怎么这个两腿齐膝而断的小孩说要听动画片?

    听红姐说盲文功课,我才把眼神从他的腿上挪到了脸上,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孩子的两只眼球全没了,两只眼的上下眼皮都要耷拉到一起,那露出的缝隙中全是虬结在一起的粉红嫩肉。

    马青箐也脸色难看,低声问红姐:“新来的么?”

    红姐点头道:“上个月从派出所领回来的,当时被解救的时候,他双眼溃烂发炎,国家出钱给做了眼球摘除手术。”

    我冷声问道:“眼睛也是那些畜生弄的?”

    红姐嗯了一声,满脸痛惜道:“这个孩子很坚强,他能回忆起被虐待的大部分记忆,却想不起来自己的家住哪里,据马所长他们推测,他应该先是被乞讨团伙用汽车碾碎了两条小腿做了截肢,给他们讨了一段钱后可能效果不好,又被人强行在眼里滴了硫酸,烧毁了两只眼球。”

    我强压心中怒火,咬牙道:“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的畜生,我若见了必杀他们!”

    红姐走过去,抱起孩子进屋。

    马青箐双眼含泪道:“现在你明白我爸为什么执法犯法的包庇红姐了吧,这样的孩子她足足收养了二十个,这下没了收入以后可咋整。”

    我捏着拳头很捶自己胸膛,满腔的内疚和杀意让我几欲疯狂。

    马青箐拉着我的手,轻柔的话语像清水一样漫过把我包围着:“秦生,我知道你是大案嫌疑人,但还是跟了你,就因为你虽然犯法可却不是坏人,别难过好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