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满城通缉

关灯
护眼
    红姐把孩子送回了屋,又转身出来招呼我们进去。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当真正看到这帮孩子的时候,我的心都揪成了一团。

    整面的土炕上。铺着厚厚的被褥,十几个缺胳膊少腿,或着干脆又聋又哑的瞎眼小娃,围在两张方桌边低头学习。

    刚刚爬出门外的那个可怜孩子。手捧一本盲文教材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抠认着。

    红姐苦笑道:“我水平也不高,只能教教语文和算数,中学以上的课程我就没招了,这些孩子学校又不肯收。我就琢磨着最少也得识字会写自己名字啊,就买了些小学的教科书给他们启蒙。”

    马青箐摸索了下,从警裤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也不知道她咋揣的,大海里折腾那么久都没掉。

    红姐摆手不要:“说自己会想办法,实在不行就出去摆个水果摊卖个菜什么的,总之不会饿着这些孩子。”

    马青箐红着眼睛一把拍到她手上,哽咽道:“我平时就不敢来,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就想起我妹妹,每次都哭的不行,这钱你拿着,就当秦生的借宿费了,也不多,都是我攒的一点工资奖金什么的,多少能救救急。”

    我也示意红姐收下,并当场发誓道:“只要我有翻身的那天,一定给红姐你盖座小楼,提供足额的资金让你没后顾之忧的照顾他们,学校如果不肯收这些残疾孩子上学,那我就买一座学校给你用!”

    红姐咂舌道:“这,这得多少钱,你是干嘛的啊?”

    马青箐冷哼道:“他是大流氓,黑涩会。”

    我摊摊手,表示对这个称呼不承认。

    又交代了几句,见红姐答应我暂住在她这,马青箐就匆匆而去,我也挺担心,不知道她要如何瞒过警方和身为所长的老爸盘问。

    红姐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我,她抱着铺盖跟孩子们睡到了一起。

    我每天深居简出蜗居在红姐的小院里,跟外界的联系几乎全部断绝了,白天就帮红姐教教孩子们一些粗浅的功课,晚上偶尔借来红姐的手机上上网,但也只敢浏览下网页,QQ微信什么的,是坚决不敢登陆的。

    转眼就是一个星期以后,我等的有些心焦,念叨着马青箐也应该来了,果然,旁晚时分,马青箐一身休闲装悄悄溜了过来。

    这丫头又把头发染成了黑色,跟红姐点头算是招呼过,就急吼吼的把我拉进了房间。

    我有满肚子的话想要问她,却不得不装作思念之极的样子跟她抱了半天,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扳起她的头问道:“怎么样,我让你打探的事有什么消息。”

    马青箐脸色一沉,语气有些凝重:“不太乐观,市局对你发了通缉,悬赏五万征集线索呢。”

    这些都在我意料之中,不过听她亲口说了,还是有些绝望,沉默了会,我问她:“我那些兄弟呢,你有打听么?”

    马青箐摇头:“我怎么敢做的太过明显,就这,我爸都开始怀疑我了,天天找我谈话,问我咱们坠崖后的细节。”

    我好笑道:“你咋忽悠他们的?”

    马青箐咯咯娇笑:“我编呗,我说自己被一只海豚给救了,是它载着我漂流到一个小岛上,饿了两天碰见条渔船就回来了。”

    我把手伸进她胳肢窝,呵她痒,冷哼道:“你才是海豚呢,你全家都是海豚。”

    马青箐立刻求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刚才的愁云惨淡顿时一扫而空。

    嬉闹了会,她推开我有些蠢动的身子,红着脸道:“别闹,这里不合适,咱们不能乱来。”

    我一想也是,隔壁就是红姐和那些残疾小娃,我俩这边啪啪啪,一动起来声音肯定不小,让她们听到那成啥了。

    马青箐见我不吭声,又有点心虚,摸着我的脸颊,吃吃道:“咋啦,生气了?”

    我摇头,马青箐坐了起来,正色道:“我偷偷去看过辛小雪了,还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她和我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太像太像了。”

    我一个机灵坐起来,问道:“卧槽,你怎么找到她的,现在也没开学啊。”

    马青箐撇嘴道:“我是干什么的,内网一上就查到她家地址啦,楼下守了半天就见到了呗。”

    我兴奋道:“你认她了?她怎么说?”

    马青箐白了我一眼,叹道:“哪有这么容易,我没敢轻举妄动,只是偷偷拍了几张照片,还在犹豫要不要给我给我爸妈看呢。”

    我纳闷道:“看啊,为什么不给他们看,他们一看就能认出是不是自己的骨肉。”

    马青箐摇头,说:“你不懂,如果她真是我妹子还好,如果不是又跟我长得这么像,老爸老妈肯定受不了这份失望的打击,再生场病可就糟了。”

    我点头,也同意她的话,还是悄悄调查一番,等有了把握再告诉老人不迟。

    马青箐发了会呆,突然似笑非笑的扫了眼我下边,低声问道:“这一个星期你呆的习惯不,有没有淘气不乖啊?”

    我心中一紧,不知道她这副表情什么意思。

    马青箐咬着我的耳朵,往我耳蜗里吹着热气,絮絮低语道:“你跟隔壁那个,就没发生点啥,这朝夕相处四目相对的又是孤男寡女啊。”

    我呵斥道:“够了,不希望听到你开这种玩笑,我倒没什么,可这对红姐很不尊重。”

    马青箐一吐舌头,卖萌混过关,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从随后小包里拿出两个爱疯6S,一个是自己用的,另一个是给我准备的。”

    又抽出大概两千元的一沓钱,塞到我衣兜里,笑道:“帮你买了个电话,号码都给你选好了,但是你记住,只能跟我联系,你之前的所有关系都暂时忘掉,否则就很容易被定位抓到。”

    我鼓捣了一下,发现手机已经充满了电,满是开心的玩了一会。

    马青箐一拍额头,嘟囔道:“瞧我这记性,你搜下微博,宏达集团总裁黄宏达。”

    我心知有异,急忙按她说的做了。

    黄宏达还是个认证大V,微博上有两条最近信息全跟我有关。

    一条是黄宏达转发的辉煌血案的视频。

    一条是他感慨这还是党领导的国家么,像秦生那种公然危害社会安全的毒瘤为什么迟迟抓不到?

    我咬牙骂道:“卧槽尼玛老黄,这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马青箐接道:“本来局里面似乎还有人这保你,被黄总这个政协委员一逼,没人敢替你说话了,还把协查通报改成了通缉令。

    我脸色铁青,心里对黄宏达这个小人充满了鄙视和仇恨。

    马青箐望了望我,接道:“另外,沈三已经回到了辉煌,而那个宋大勇则老实多了,躲在医院里不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