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唯一心愿

    宋大勇默默点头,我盯着他瞅了半天,最后冷哼道:“相信你不会干傻事,不要自误哈。”

    说完。我径直转身出了病房,宋苗苗就在走廊长椅上坐着,两脚无意识的踢动着,张永赞身后围了几个混子。神情凝重的在走廊尽头不时张望。

    我一出门,他们就都注意到了,不过反应最快的还是宋苗苗,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彻底不在乎被宋大勇手下看见了尴尬,乳燕投林般一头扎进我怀里,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的抱着我,就好像我是一团空气做的,风一吹就会散掉。

    我心里千头万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就这么抱了能有两分钟。

    张永赞终是担心宋大勇会不会被我随手掐死,忍了片刻忍不住了,带人快步走了过来。我低声在宋苗苗耳边说了句晚点我再联系你,就轻轻把她推开。

    宋苗苗不是刁蛮任性的小姑娘,很识大体的默默退后。

    我拍了拍张永赞肩膀,张永赞苦笑道:“兄弟,你多担待点,勇哥他也是身不由己,我这里也真怕你们之间闹起来。”

    我凝视着他的眼睛,正色道:“我这人恩怨分明,眼里不揉沙子,不论以后我们会走多远多高,赞哥,我秦生欠你一条命!”

    张永赞明白我是指在未央酒吧那一场仗,他装作失手让我给挟持他,虽然最后还是被沈三的人追上,但如果没有他帮我挡了一会,也许我跑不到酒吧后门就被乱刃分尸了。

    他重重的点点头,一言不发就奔病房走去。

    我又看了宋苗苗一眼,挥了挥手,转身大步而行。

    宋苗苗小步跟着跑了两步,忍住叫道:“你要小心啊,呜呜……”

    听到她的哭腔,我身子顿了一下,不过还是咬牙没有回头,脚下更快,逃一样离开了医院。

    不是我不眷恋宋苗苗的怀抱,而是这个节骨眼我多留一分钟都充满了风险,警方,黄宏达,沈三,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置我于死地,还有那些所谓的江湖追杀令,保不齐就有穷疯了的二混子抱着手机看照片,守在跟我有关的这些人旁边,万一运气好撞到了我,就算不敢亲自动手,把消息传出去,那也是百十万进账啊。

    所以我只能狠心离去,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我怕见到宋苗苗难舍的眼泪,我怕自己心一软就跟她腻味起来,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的命都不能算是自己的了,多少人的命运跟我绑在了一起,云天社这些陪我出生入死的兄弟,那几位对我情深义重的红颜,还有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省的秦曦,我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些责任压垮了,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重到我这颗少年的心快要承受不住。

    大街上华灯初上,八月末的星海已经不像内陆城市那么炎热,所以晚上出来遛弯闲逛的人也不少。

    我信步横穿了几条马路,才挥手打车回到黄土坡,相对于城区的繁华,红姐提供给我小小蜗居就是安全的避风港,我可以放下心头的戒备,倾尽心神的去思考规划下一步应该如何走。

    子夜,万籁俱寂,我摸出手机给宋苗苗发了一条短信:“是我,大勇有没有让你转交东西给我?”

    过了两分钟,手机接到回信,宋苗苗发来一个街道名称和门牌号,下面用括号写了一句话,(快开学了,我等你来报道!)

    我呆呆的望着手机屏幕,良久,才狠心关机,把手机卡取出来,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这一夜我基本没有合眼,心头充斥满了一种忐忑担忧,却也兴奋莫名的情绪。

    第二天,我依然如常的早早起床,洗漱后帮忙红姐打理那十几个残破的天使,他们真的都非常懂事,争着抢着帮红妈妈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只是上苍无眼,让他们小小年纪就被那些畜生迫,害的残缺可怜。

    这一天又悄悄过去,入夜时分,我把红姐从那间大屋子里喊了出来。

    红姐有些怀疑忐忑的跟我走进房间,我注意到她的神色不对,哑然失笑道:“你别多想,我心里对你敬重的很,绝不会有乱七八糟的心思。”

    红姐脸一红,低头瞄着脚尖顺势扫了眼自己汹涌澎湃的胸围,声音小小的问:“那有什么事么,要叫我过来谈?”

    我犹豫了下,把早就写好的一张纸条递给她,红姐接过看了看,奇道:“这是医院床号啊,什么意思?”

    我叹息道:“我是什么人想必你也清楚,废话就不说了,我今天晚上就要出去办一件事,成功了,我的案子应该有所转机,失败了,我就回不来了,我无父无母,但有过几个女人,只是她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比如马青箐,就算我死了,她不过是伤心个一年两年,之后该怎么生活还会继续下去。”

    红姐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说什么,不过听到我说办事失败就回不来了,她还是跟着紧张起来,喃喃问道:“咱们不去行不行?”

    我摇头,幽幽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肩负的责任,要是只为了苟活而活,那也不是我秦生了。”

    看了看她,我接着道:“住在那张病床上的女孩是我最难以割舍的恋人,只是她为了救我成了植物人,如果我能回来一切都算作罢,如果我回不来了,我希望你能替我去看看她,帮我在她耳边说一句,秦生很爱你!”

    红姐动容道:“植物人?”

    我黯然点头,嘶哑着声音道:“嗯,红姐拜托了,我就这一个心愿,托给你我放心,如果我能挽回局面,我会倾力报答你。”

    我本想把银行账号留给她,毕竟那里边有四千万呢,不过想想卡早在海里扑腾丢了,账户也肯定被警方冻结了,我要是挂了,这笔钱谁去取谁倒霉,别最后她帮了我这么多,再让我牵连的被抓起来,扔下十几个小孩没人管,那我可就真成百死莫赎了。

    跟红姐交代好,我转身走出小院,头上依然带着那顶鸭舌帽,只是帽檐压的比昨天更低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