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夜袭

关灯
护眼
    今晚我冒险出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我想跟黄宏达亲切友好的面谈一番。

    宋苗苗发来的那条短信,上边的门牌号码就是黄宏达最近的落脚点。真实性我应该不需要怀疑,给宋大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这种事上糊弄我,说到下套坑我那就更不可能了,这货本来就被黄宏达嫌恶办事不利给一脚踢开了。再冒着被我咬出杀人毁尸的罪证来,那不成傻逼了么。

    地址我早就烂熟于胸,打到车后随口就对司机吩咐:“去杭州路紫禁龙城。”

    年轻司机瞟了我一眼,嬉笑道:“呦。兄弟一定是个款,住这么高档的小区啊。”

    我不置可否的淡笑,只是拜访个朋友。

    这司机明显是个话唠,又挑个话头问我是不是黄土坡的居民,一劲抱怨这镇子道窄路难行。

    我哪有心思跟他废话,扭脸看向窗外,心里转悠着接下来我怎么跟黄宏达来个亲密接触。

    这货见我不想理他,满脸悻悻然的闭嘴,专心开起车来。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停下,司机没好气的提醒道紫禁龙城到了。

    我给了车钱,绕着小区门岗远远的转了一圈,觉得这地方比西山水库那片别墅区都要豪华,小区前半部是规划整齐的联排高层,楼与楼之间的间距非常宽敞,假山喷泉景观树相映成趣,花团锦簇的隔离带将车行道和人行道很少见的分隔开。

    我早就在电视上看到过,说这紫禁龙城是星海市近两年最高档的住宅区,它本身就是黄宏达旗下的宏达集团开发的,也难怪这货要住在这里,杭州路可比西山水库距离市中心近多了,平时上班交际当然还是住的近方便。

    不过宋苗苗给我的门牌号显示,黄宏达的宅子还在小区深处,也不是什么高层公寓,而是四层高的豪宅别墅。

    此时我有点郁闷的发现,自己还是太心急了,紫禁城门口的值班岗里灯光通明,来往车辆一会一个,明显不是动手的好时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到九点呢,我当机立断转身就走。

    出了杭州路信步走了一会,我找了家烧烤店进门,不为别的,只为他家橱窗上贴着24小时营业的招牌。

    要了点牛肉烤串,几瓶冰镇啤酒,我自饮自酌的消磨着时间,反正黄宏达就住在那里也不会跑,我索性拖到后半夜再去,那时候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警戒性也是最低的。

    直到邻座那些喝酒聊天的人纷纷买单离去,我才喝干最后一杯啤酒,喊来服务员结账。

    这时已是深夜两点,街上冷冷清清,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熄灯休息,远远近近的住宅楼里都是黑暗一片。

    我捏了捏别在后腰的匕首,冰冷坚硬的匕身让我莫名一震,心里徒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豪气,稍微认了认方向,直奔紫禁龙城的后大门而去。

    其实整个小区也都不算太大,尤其是藏身在十几座高层住宅后的别墅区,不过寥寥八,九栋而已。

    后门,仍然通宵达旦的有专人值岗,我心里暗骂一声,再次换了位置,找了个路树阴影刚好遮蔽掉路灯光亮的地方,左右往往没有行人经过,后退几步一个助跑就攀上了墙头。

    不出所料,墙头都被植满了碎玻璃铁蒺藜,我一个没留神就被扎破了手掌,如果换了普通人一定会疼的钻心,只是对我来讲,这种伤不过十分八分就能长好。

    轻轻落在墙内,我躲在暗影处半天没动,凝神屏息的侧耳倾听周围动静。

    所幸我选的这大片暗影地翻墙,丝毫没有被安保人员从监控里看到。俯身观察了半响,我终于动了。

    也许壁虎天生就有潜行隐匿的能力,我的基因中也被掺杂了这方面的长处,树丛假山,但凡有一点能藏身的地方都被我利用了,直到我遥遥看见黄宏达的座驾,一辆劳斯莱斯银魅幻影停在不远处的大院里。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一切的厄运源头都隐隐指向黄宏达,兄弟们被抓,我被通缉,沈三和宋大勇又被他操纵平衡,形成了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局面。

    我们就像台上表演到声嘶力竭的小丑,相互撕咬到血肉模糊,而他和他背后的那层庞大关系网,就是观众,是导演,说让谁下去就让谁下去,你演的再好,一句话也能把你剪掉,让你从星海这面大舞台上彻底消失。

    今天我就要动动这个导演,我要亲口问问他,你凭啥?

    黄宏达的别墅院落宽阔,门廊前停了四五辆豪车,大厅里人影憧憧,这都后半夜了,好像还在举行着家庭聚会。

    我有心再等等,等他的客人陆续离去后再行动手潜入,可是我藏身在小区里也是一种风险,时间越长就越可能被严密的安保监控注意到。

    最后一跺脚,我他妈豁出去了,谁赶上算谁倒霉吧,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黄宏达这只猛虎上路,绝对不能拖到被人发现再逃走,惊动了他,再想抓到可就难了。

    我悄悄靠近,远远的绕着别墅走了一圈,竟然发现了四五处藏在暗影里戒备的保镖。

    我顿时有点头大,想要悄无声息的摸进黄宏达卧房,趁他熟睡就把刀子架上他脖子的想法显得太过可笑。

    只是我仍不愿意从大门攻入,那样,只要一耽搁,就有可能被老奸巨猾的黄宏达跑掉。、

    我选中了一处对于两个暗哨来说都是死角的木栏墙。

    单手攀着一跃而过。

    就在我将将摸到别墅后窗,打算破窗而入的时候。

    一阵阵狂爆的犬吠声骤然响起。

    汪汪汪!

    一狗叫,百狗跟,黄宏达的别墅里竟然还养了七八条大型烈性犬来看门护院。

    我他妈身子一抖,望着远远朝我冲来的七八条硕大黑影,差点吓尿了,刀枪我可以无惧,但是大狗和蛇我是真怕。

    时间急迫,那些大狗狂叫着朝我追来,它们的后边还有几个壮硕高大的黑衣保镖也跟着冲来。

    我二话不说,双臂抱头就朝黄宏达别墅一楼的落地窗撞去。

    咣当哗啦一阵乱响,我已经翻滚着站起,抬眼一瞅直接就被客厅里的一幕惊呆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