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意外太多了

关灯
护眼
    刚才在外边远处观望,我就判断屋里的人应该不低于十五个,可是进来了才发现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区区四个男人,黄宏达就不用说了。其余三人之中有两位是身穿战术裤子黑色紧身背心的贴身保镖,另一个身材高大肥壮的男子也让我觉得极为眼熟。

    可这些都不是让我吃惊的原因,真正让人瞪爆眼球的,是大厅里这十几个一丝不挂的长腿嫩模。

    真真的乳波臀浪。肉山酒池啊,我都忘了身后还有一大票恶狗猛汉的穷追不舍,从地上爬起来后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直眉楞眼的猛盯了两眼。正俯身跪在那位胖大男子身前,含住了那根狰狞丑物不住吞吐,又被我突然闯入撞碎玻璃的巨响惊动,一下子吞的深了顶到喉咙,被噎的连连咳嗽直翻白眼的小美女。

    这一切说来缓慢,其实只是眨眼之间发生的时,我嘴里叫了声“卧槽”起身的时候顺手就把腰后的匕首拽出来了。

    女人我又不是没见过,这些姑娘虽然青春貌美,但比起我那些红颜还差了不少意思,只是突然见到这么多不穿衣服的小娘皮,是个男人都会愣神到。

    而且黄宏达这孙子也太会享受了,两个老逼灯都五十来岁了,竟然搞了这么多女孩伺候着,简直是暴敛天物啊,使劲给他们曰,能干动几个啊?

    只是这些咒骂牢骚都在心里一闪而过,实际上的情况却是连一句吐槽的机会都没留给我,一直垂手侍立在黄宏达身后的两个保镖反应极为迅速,几乎是我站起身抽出匕首他们就开动了。

    就在那些光腚子姑娘们纵声尖叫时,两个黑背心一左一右朝我冲来。

    我捏紧了匕首,迎着他们反冲了过去,这时,外边追我的那群人狗也赶到了,吆喝狂吠着从窗子纷纷跃入。

    黄宏达也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一把推开嘴里还叼着他那根老枪的小姑娘,骂道:“直接弄死他,这是个通缉犯。”

    我瞬间瞳仁血红一片,这个情况真的是万分危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如果我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冲过去制住黄宏达,那我就将被随后赶来的保镖狗群围困在,然后物业公司的保安会在几分钟之内赶来,再然后就是警方的重重包围,那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我孤注一掷,迎着两个专业级保镖的拳头采取了换伤的打法。

    电光火石之间三个人就碰撞到了一起,外人谁也没看清我们的动作,只是听到砰砰两声重拳击打在人体上的闷响,中间夹杂着一丝微不可闻的,刀锋刺入肉,体的噗嗤声。

    我如同一头发了情的狂猛野牛一冲而过,身后缓缓倒下一位黑背心,他的颈动脉连同气管都被我一刀捅断,再横切面的狠划从另一则脖子割了出来。

    他的鲜血像是被人用手指摁压住的水管,带着心脏的强大泵压,竟然发出了呲呲声向外喷溅。

    另一个黑背心虽是毫发无损还趁机一拳砸碎了我眼眶壁骨,只是他却被那位倒霉同伴呲了一脸的鲜血,猩红滚烫的新鲜血液,从被割断多半个脖颈的黑背心伤口处持续狂飙。

    由于我冲势太猛,带的他们身体变换了位置,没伤的那个保镖,像是兜头被浇了一脸红油漆,双手乱抹的去擦脸上的血,那小子动脉被割血喷的跟不要钱一样,直接就把另一位保镖的眼睛迷住了,这无意之中的一点变故,竟然给我了今晚最大的生机。

    我的左眼已经青肿胀痛的睁不开来,门牙也被死去的那个保镖一拳轰断了两颗,断齿被我和着血水吐出,整副上唇人中处,也都被刚猛至极的拳力砸垫在门牙上,硬生生撕裂开巨大的伤口。

    不过这点疼痛对于我来说,尚在耐受力之内,我几乎是毫不受影响一样维持着前冲的势头,只是刚刚那一碰既分的碰撞,对于当事三人来说都在为凶险不过。

    如果我舍不得自己受伤,去守去防,那他们两个也绝不会挂掉一个,如此,等着我的只能是像青蛙一样被温水煮死,被纠缠的毫无办法。

    而他们两人谁生谁死其实也在我的一念之间,那挂掉的家伙速度更快一点,我自然就把刀子招呼在他的脖子上,刺到他的同时,两记重拳也几乎同时落在我的脸上。

    而现在,我的伤的没有白受,我争取到了宝贵的几秒时间。

    就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利惶叫中,我裸露着上牙床,口沫血水横飞的冲到客厅中央。

    而那位终于恢复了视力,把眼角周围血迹清理掉的保镖,嘶吼着从后边追赶我,只是任他武力惊人却也稍嫌晚了几步,我已经一脚踹飞那裸着身子的白胖中年人,薅住黄宏达的头发,就把尖刀横在了他的咽喉上。

    这时,异变再次横生,那些从后窗紧随而入来追捕我的大狗和保镖们,也都冲到了我跟两位黑背心高手以伤换伤的惨厉战场旁。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些大狗们突然发了狂,这些吐着血红色大舌,足有一百多斤重的高大烈犬,全都是一水的加纳利犬,他们本被别墅大厅的巨大音乐声弄的情绪烦躁,又被躺在地上成了血人的黑背心吸引住,也不知是那头猛犬带头,伸出舌头舔了下地上的鲜血,立刻就把眼神从我的身上挪开了,狂吠着,扑向时不时还蹬下腿,抽搐两下的黑背心。

    顿时,一只带头七只全上,它们这些畜生倒是心齐无比,只是那黑背心早就没了意识,怎么咬也不过是神经反射留下的抽搐罢了。

    可是后来的那些保镖不知道人到底死没死,再说能在大厅里贴身护卫的黑背心级别肯定不低,整不好就是个保镖队长神马的,于是他们也顾不上追捕我了,齐齐大声吆喝着,想要狗嘴里夺人救出那位人事不省的黑背心。

    可是加纳利犬号称世界第一的杀人犬,见了人血发了狂,还管你是不是喂过它东西,更有甚者,几个保镖仗着平时跟狗混的脸熟,竟然伸脚去踢张着血盆大口,不住从黑背心身上撕下碎肉的猛犬。

    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被踢的猛犬呲牙咧嘴威胁了两声,有聪明的保镖犹豫了下就后退了,可是仍有那么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边大声吆喝驱散,一边还伸脚去踢。

    这窝狗估计也是一个妈生的,带头的大哥狂啸一声就扑了上去,其余七条猛犬顿时一拥而上。

    那个傻逼保镖还没惨叫两声,就被一条大狗咬碎了喉咙,鲜血喷溅的场景再次出现,大狗们兴奋的狂吠,纷纷用舌头舔着热血喝。

    刚还试图控制狗群的保镖吓得面无人色,发一声喊就向后退去。

    我薅着黄宏达的头发也有点吓得腿软,这些大狗真的是太凶残了,我杀人是迫于无奈,我不杀人就要被杀,它们杀人全凭爱好,杀死了还要吃肉喝血啊。

    黄宏达已经低声求饶了两回,都被我自动忽略了,不是我鄙视瞧不起他,而是我整副心神都被这些地狱魔犬给吸引了,这些畜生实在太凶悍了,惊的我根本听不见黄宏达在说神马。

    这时,更加难以想象的混乱场面,再次被那些光屁股的嫩模所引爆,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必然,想想也能知道,我们男人都被大狗吃活人的场面吓的面色如土,这些二十来岁的嫩妹子们会有什么反应?

    她们挤成一团,纵情放肆的发出持续不断的尖叫声,而有两个吓破胆的,竟然乱癫乱跳的在跑动中呲出了尿来。

    我时刻注意着周围,也就有幸目睹了女人如何站着撒尿,这尼玛绝对很刺激,两条粉光致致的大长腿向前迈动,身后挥洒出冒着热气的一道水线,说实话,看得老子都心头一热差点有了反应。

    只是大狗们不这样想,在它们简单残虐的思维里,屋子里这些人都该死,都应该献出鲜血和内脏供它们享用,谁叫你们刺激到咱了。

    其中一个有些精神吓到失常的大胸美眉,淋漓着尿液一下子跑偏了,一脚踩到黑背心身下,已经汪不住流出好远的血液上。

    啊的一声尖叫,她不幸的滑到了,更不幸的是,她好死不死的,被滑不溜手粘兮兮的满地血滑到了那群大狗的嘴下。

    正在撕咬保镖进食的大狗们霍然一静,头狗一声狂嚎,像是发动了进攻命令,八条狗一起扑上,瞬间血肉横飞,吓到尿失禁的可怜嫩模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

    可能是烈犬们尝到了甜头,觉得这些有胸有屁股的姑娘们更嫩更好吃一些,它们咬死了这女孩,就把闪着蓝光的幽深狗眼,盯向了那围成一团的,已经尖叫出人类极限分贝的一帮裸,体美女身上。

    我喉头空咽了两下,揪着黄宏达的头发,匕首在他的脖子上紧了紧,问道:“咱是先躲出去,还是在这谈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