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也蒙头转向了

关灯
护眼
    黄宏达毕竟不是普通人,虽也吓的两股战战,可还能维持基本的交谈,听了我话。当即苦笑道:“自然是躲出去谈谈,她们死就死了,但咱们可是有身份的人。”

    我老大一个耳刮子抽过去,打的这货半张脸都胖了起来。随即骂道:“有你麻痹身份,赶紧下令想办法弄住这些狗,不然我先把你们这两个老骚,货喂了它们打牙祭。”

    瑟瑟发抖。胸口两团肥肉都快赶上那些小嫩模规模的大白胖子,藏身在另一位黑背心身后,探头探脑叫道:“老黄,这他妈到底啥情况,你给我解释清楚了。”

    黄宏达惨笑道:“侯书,记,我也蒙头转向了,您先息怒啊。”

    这时候这群大狗已经扑倒了两个姑娘,它们杀人的速度简直不要太快,按倒,两只粗壮有力的大爪子一搭肩膀,一口锋利的獠牙直接划开人的咽喉,再猛的一甩头,血管甲状腺神马的就全碎烂了。

    我看的眼皮直跳,算上那脑残保镖,前前后后四条人命报销在这些杀人犬的獠牙之下,就算这些女孩不自爱,出卖身体取悦两个老死头子赚钱,可她们罪不至死啊,这个社会又有几个能守住本心,不为金钱名牌包包脱裙子的姑娘呢。

    所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不是我夤夜来袭,引起这一连串的不可控事件,她们服务完毕拿了钱还是可以安然回家,或作父母膝下乖乖女,或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再交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结婚生子好长一段人生要走呢。

    这尼玛就在我眼前死在这些可恶的大狗嘴下,我实在看不下去,甚至我宁可今天没来再从搞一次,也不要自己时刻都活在自责中。

    可是事情已经出了,说这些不过是马后屁,卵用没有的,眼下只有期待黄宏达能给力一点,拿出解决这些大狗的方案,否则老子真背不住就把他一刀抹了脖子,搭送给那些凶悍无比的加纳利犬做回点心了。

    想到这我手上一紧,锋利的刚喝过人血的尖刀就割破了黄总的皮肤,一丝丝凉意沁入他的脑海,让他毫不怀疑我下一秒就敢割断他的喉咙。

    “草泥马速度点,赶紧想办法弄住这些狗,如果再死一个姑娘,你就别想活了。”

    老黄也傻眼了,在他心里别人死活关我鸟事,无非就多用些钱去摆平就是,没想到我这个敢于血溅五步的狠人竟然还要为了那些风尘女挣命。

    可他又能从我语气里感觉出那份浓烈的杀意,急的眼珠乱转,突然眼前一亮,扯脖子高喊:“快,快用灭火器呲它们,你们都上啊。”

    那些从后窗追进来的七八个保镖,已经屁滚尿流的顺原路跑了一半,剩下的这几位仁兄绝对是业界精英讲究职业道德的,老板没脱险他们坚决不撤,只是让他们去跟那些如同猛虎饿狼一样的加纳利犬肉搏,那是给多少钱也不敢。

    黑背心犹豫了下,在得到黄宏达的首肯后,挣脱了身后那有些虚胖的侯书,记,咬牙向一二楼之间的一个角门冲去。

    剩下的四个保安带见有人带头,犹豫两秒也溜着墙边靠了过去,好在地上算我杀的那黑背心一共有五具尸体,满地淌着的猩红刺目的鲜血,在这些杀人犬眼中却是美味,相比人肉来说,它们更感兴趣的是人血,尤其是刚刚咬死从喉咙里喷出的冒着热气的鲜血。

    这些恶犬吧唧有声的舔舐着,刚刚被咬死的那两个姑娘淌出的血液,时不时还发出满足的呜咽声,对于黑背心带着保镖们的举动,因为离得较远也就姑且纵容了。

    也不知道黄宏达这货是怎么想的,那角门一打开就能看见排放整齐的一溜干粉灭火器,都擦的铮明瓦亮保养的很好,黑背当先拿了一个,转身就冲着狗群去了。

    保镖们也咬牙效仿,足足五大罐灭火器,远远的就开喷上了。

    这些大狗起始还不以为然,该吃吃该喝喝的舔着血,只是象征性的抬头看看,呲牙发出威胁声,也许在它们眼里,这些平日饲养训练它们的人,今晚注定会全部成为猎物,所以,当铺天盖地的灭火干粉嘶叫着喷向它们时,这些大狗顿时就懵圈了。

    那些试图用叫声给自己壮胆和吓退敌人的煞笔行为让它们吃足了苦头,这些主要原料为磷酸氨盐的粉面子在氮气的趋使下,动力十足的喷射出去,大狗们一张嘴,那些有害有毒的干粉就顺着喉咙直惯肺腑,顿时呛得这些畜生们连连咳嗽,发出那种滑稽的悾悾声。

    在黑背心按下开关喷出第一股干粉时,我就架着黄宏达退向别墅门口。

    五个人一起喷,多大的客厅也架不住,几乎是瞬间,整个屋子就被浓浓的白色粉尘所弥漫,所有人都咳嗽连声,就连那些从未停止过尖叫的女孩们,也被迫熄了火。

    我心里苦笑,这怎么跟我预想的一点不一样啊,本想悄悄的抓住黄宏达,跟他聊聊能不能为我翻案,怎么就弄成了这样,不光死了好几个人,还他妈跟开演唱会似的,全程有裸身小妞伴叫伴舞,直到最后弄的整间别墅都像着了火,白色粉尘冲天而起,堆积成老大一团蘑菇云。

    物业的值班保安早就赶来,只是黄宏达平时要招待上头的关系朋友,曾严令没有他的允许不准物业的人踏进别墅范围,所以这些人虽然远远看见听见了,可一不敢靠近,二不敢报警,只能束手无策的等待老总传个命令啥的出来。

    又过了几分钟,屋里的粉尘渐渐消散了,我又押着黄宏达进了别墅大厅。

    八条肇事的大狗全都被喷瞎了眼睛,呛的口吐白沫的瘫软在红白相间的地面上。

    而动手的保镖们和那些挤成一团的女孩们,到底是智慧生物,知道找衣服窗帘等物把口鼻眼睛都给捂住。

    我敲了敲黄宏达的脑袋,命令他跟我上二楼去,想了想,我又瞅向趁机想逃的白胖子,点手叫道:“那个啥,姓候是吧?跟我们上楼,不然我让老黄手下先弄死你灭口啊。”

    PS,太热,扛不住了,今天就四更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