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狮子大开口

关灯
护眼
    两人对视一眼,都微微点头,对我保证道:“这个好办,我们来策划运作一下。三天虽然急了点,但也不是做不到!”

    我笑了笑,突然开口问道:“侯胖子,你啥级别的书。记啊,不过我猜小不了,老黄这里怎么会招待小虾米呢。”

    对于我的吹捧两人是丝毫不感冒,侯胖子啜着牙花子道:“市政法委书。记。”

    我眼睛一亮,追问道:“好像挺厉害的样子,跟公安局长比那个大?”

    黄宏达解释道:“政法委书ji,入常,委会班子,是正儿八经市领导,司法口包括公检法三家和监狱系统,都归侯书,记管,公安局长不过挂个副市长的弦,权利也只做公安内部了。”

    我抚掌笑道:“哎呀,这回我算认了门好亲戚啊,那么我的第二条件也就来了,你俩给都给我听清楚了,七天之内我要送沈三上西天,还有他手下的几个骨干份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怎么擦屁股你们合计去,但是只要出了一点篓子,劳资大不了跑路去国外,嘿嘿,至于你们,就好好考虑下后果吧。”

    候黄两人相视苦笑,无奈道:“你非要打打杀杀那就做吧,不过把动静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啊,别像上次弄的又是起火又是开枪的,再被人录下来搞到网上去,那咱们运作起来可就太被动了。”

    我挥手道:“小爷打架还用你们教,都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别JB瞎操心,我特么可是职业混社会的。”

    侯胖子找回了几分大领导的派头,叼着烟点头,一副视人命如草芥的云淡风轻:“真想杀那就杀,不过小秦你要动手之前跟我报备一下,我协调属地派出所和分局搞个跨区综合执法,找城管局一起行动,去批发市场那一带清理夜间烧烤去。”

    我无语的眨了眨眼睛,心说街边摆摊烤肉串的大兄弟们,我这可不是故意的,为了我要报仇,说不得只好你们倒霉一回了。

    见场面已经稳定,我也不可能再伸手打人了,黄宏达叫来保镖,把自己脖子清理包扎了下,又开了瓶洋酒,按这老犊子的话说,不打不相识嘛,咱们整两杯压压惊。

    我两杯八二年拉菲下肚,唇齿流芳打着酒嗝道:“老黄啊,你说上次李云龙都放出话来要照顾我一下,你咋还这么想不开的非要弄我呢,你瞅瞅你把我逼的,简直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啊,好不容易攒下点家业,这回被你们追捕的全泡汤了。”

    黄宏达摸着溜光水滑刚刚整理过的大背头,一脸尴尬道:“唉,都是我那犬子,他一天瞎在我耳边嗡嗡,说我白混了几十年,被你个新出道的小娃吃住了,我这一时糊涂就推波助澜了,老哥对不住你呀。”

    我一听乐了,皮笑肉不笑道:“士东这小子还记仇哪,得,哪天我得闲了亲自跟他聊聊,非的好好感谢一番他的念念不忘之情。”

    黄宏达脸色一变,期期艾艾道:“兄弟,老哥就这一根独苗,老哥不容易啊,都五十挂零了,也够呛还能再生出来,这要是士东出了意外,我有百年那天连个上坟的人都没有。”

    我脸色一沉,酒瓶子摔出老远,砰的一声砸在门框上,碎玻璃四处横溅。

    黑背心带着人就冲了进来,这时候他已经取了武器,手里是一把7.62毫米的勃朗宁手枪,消音器半尺多长,银白色的枪身直直瞄准了我。

    我心头一阵狂跳,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呦呵,刚才咋没动家伙呢,这枪不错啊,你敢不敢朝我搂一响?”

    黄宏达猛的一掌拍着桌子上,怒吼道:“废物,早特么干什么去了,还不给我滚出去!”

    我啧啧连声道:“老黄啊,你这是在怪他没随身带枪把我崩了是不是,现在落了小辫子在我手里一切都晚了呗?”

    黑背心脸上又红又白的狠盯了我一眼,转身带人退了出去。

    侯胖子打圆场道:“都是朋友,咱们聊点开心的,啊,是不是?”

    我一杯拉菲劈头扬过去,狞笑道:“朋友你麻痹,你们记住,我只有三年好活,千万别惹我,不然我发起狂来连自己都怕,你们就祈祷我临死之前还能对你们的表现满意,把那份视频给毁了,否则就等着网上爆炸然后把牢底坐穿吧。”

    侯胖子抹了一把脸上淋漓的,如同琥珀一样的粘稠酒液,呐呐道:“啥病啊,不能治好么?”

    我也算被这货的脑洞和思维跳跃感给弄跪了,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黄宏达人精一样,马上就转悠过来我刚才哭穷又威胁要找他儿子等等,其实都是在要好处。

    犹豫一下就咬着牙道:“秦生啊,既然咱们都说开了,你可以不把我们两个老东西当朋友,当我们还是要把你当个小兄弟来看待,你看这样行不行,这回是当大哥的做错了,我给你诚心道个歉,至于你的损失嘛,我出这个数!”

    说着,他伸出一根食指来朝我晃了晃。

    我冷笑道:“一千万,你打发叫花子啊,老子看你那几条杀人狗就他妈得几百万吧?”

    黄宏达苦笑道:“是一个亿,现金转账,没有任何后患的钱,算我给你赔不是了。”

    我目光闪动,突然笑了,笑的前仰后合,笑的两个权势滔天,咳嗽一声整个星海都在颤上三颤的大人物浑身发毛。

    黄宏达忍不住试探着问道:“那,那个,你笑啥?”

    我缓了口气,缓缓道:“我特妈揍了宋大勇一顿,这货都赔我五千万加一个酒店,你这也太抠门了吧,你不比宋大勇趁钱多了啊,才给这么点,还说把我当兄弟呢,哼,我看是瞧不起我,把我当土鳖吧?”

    说道最后我已经声色俱厉毫无笑意。

    黄宏达一脸的错愕,摸了把鼻子问道:“他给你五千万还有酒店?”

    我:“昂!”

    侯胖子捅了捅黄宏达,示意他破财消灾,否则惹怒了我,真不好说会出什么难以预料的后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