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收获超出想象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八十章收获超出想象

    黄宏达深吸口气,掀动着眉梢问道:“那秦老弟你想要多少?”

    我摆弄着手机,装作不经意间碰到了播放器,话筒里立刻传出黄宏达和侯胖子的对话:“这些小骚B死就死了。一个个见钱眼开,让她们陪陪你就跟杀了她妈一样……”

    侯胖子冷汗都下来了,手臂上的肌肉一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来抢我的电话。我阴测测对他笑了笑,这货捂着胸口竟然露出心脏绞痛的表情,吓了我一跳,赶紧把眼光挪开不再吓唬他。

    黄宏达自然明白我播放出视频是啥意思。肉痛不已的伸出两个手指,咬牙道:“老哥认栽,我赔你两个亿,你快把那东西关了,听的我心惊肉跳的。”

    我漫不经心把视频关掉,嬉笑道:“别光整现金啊,李云龙不是要求你提携后进给点干事的机会嘛。”

    黄宏达脸孔涨红,擦着冷汗问道:“你还想咋地,一次给个痛快的吧。”

    我敲了敲桌子,正色道:“别跟我强了你妈一样,要知道如果不是我运气好堵住了你,我可能就在明天被警察当街击毙了,我那好几十口子兄弟也会判的判抓的抓,在监狱里渡过最好的青春年华,你失手败了不过拿出点钱而已,我又没伤你的筋骨,你至于这副表情么?”

    黄宏达差点背过气去,不过我句句都占在道理上,他也不敢反驳,只是呐呐道:“你不是我的小兄弟,你是我黄宏达的十八辈祖宗,可是你到底要闹哪样,你直说好不好?”

    我瞅着也差不多了,戏谑道:“听说宏达集团现阶段最大的运作项目就是开发区的新产业园啊,只给我一些供应砂石材料的机会太不讲究了吧,既然要提携后辈,那你就大方点,给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算了。”

    黄宏达咕咚一屁股从沙发上出溜了下去,呲牙咧嘴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那可是总价两百多亿的工程,就算我整个身价都投入进去也不够,还要多方融资找几大商行贷款,你张嘴就要一半,你不如直接捅死我,来,你往这捅!”

    黄宏达是真急眼了,眼珠子都被血丝给布满了,商人逐利,真要让他赔的血本无归,那种难过确实比死还惨,所以这绝不是装出来的,这老货真的撕开身上的睡衣,露出白花花的胸脯子,自己拍的啪啪响。

    我尴尬道:“这样啊,那你给我百分之二十好了。”

    黄宏达拍自己胸口,满面绝望道:“你捅好了,你捅死我,我也拿不出来。”

    我心说这老犊子咋油盐不进呢,沉吟了一下,沉声道:“百分之十,少一个子今天咱仨一起死!”

    黄宏达,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眼皮直抖道:“不骗你,现在的房地产是夕阳行业,国家调控和老百姓的抵抗意识都很强,这个产业园的预计利润也就在百分之二十左右,可那是明面上的账本,我还要维护我这些老朋友,关系网啥的,这侯书,记也在场呢,你问问他,我拿下这个产业园基地,他得了多少好处,他上边还有别人呢,找商行贷款也要按比例提前给付回扣,所以这一圈走下来,十个点的利润能够就不错,你不会让我白白忙活好几年,张嘴就把唯一的百分之十利润拿走吧?”

    我拿眼看向侯胖子,这老家伙明哲保身,谁也不得罪,谁朝他看他就朝谁点头,完全一副老官油子的姿态。

    最后实在没招了,我叹息道:“那就百分之五吧,但我要你宏达集团的股份,产业园那玩意都外包出去了,我也不明白咋操作,你要不同意的话,那我立马就走,先找你儿子黄士东叙叙旧去。”

    黄宏达低头琢磨了一番,捏着鼻子点头答应了,我立刻换了副笑脸,戏谑道:“黄总那你就起身吧,这么大老总,衣衫不整的坐在地板上跟小孩放赖似的。”

    黄宏达脸一红,赶紧掖了掖扣子都被拽飞好几个睡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回位置上。

    我紧追不舍的问道:“股权转让协议你啥时候给我?我这一天忙的脚打后脑勺,还得准备搞死沈三那伙人,你可别光嘴皮动动不办实事,我这暴脾气你们也都看到了,生气了连自己都打啊。”

    黄宏达咬牙道:“宏达集团百亿规模,百分之五的股权变动也不是小事,你最少给我半个月时间让我准备准备,把各方面的关节都梳理好了。”

    我笑呵呵举起杯,厚颜无耻道:“成,为了咱们成为生意伙伴和同事而干杯!”

    黄宏达和侯胖子的表情就跟端了一碗大姨妈,还是盛夏放了三天后发臭发腥的货色,捏鼻子就跟我碰了杯。

    我心里直呼真他妈爽快,老子赚钱太有一套了,吃点亏事后总能找补回来,还得连本带利的打着滚翻翻。

    见我谈性正浓的还不打算走,这俩老货神不守舍的一直眼神发飘,最后还是黄宏达开口送客,他的理由也很充分,让我没有机会赖在这里找机会继续要好处。

    “秦老弟,差不多你就回吧,今天我这别墅里乱子出大了啊,死了五个人八条狗不说,主要是那些活的女人我还要处理一番,另外那阵铺天盖地的粉面子也太扎眼了,估计离老远都会被人发现,这些事我都要和侯书,记商量下一下对策呢。”

    我心中一动,冷哼道:“那七八个女孩你不会打着灭口的主意吧,我跟你说不行啊,这事可是因我而起的,别你杀了人造的孽全他妈算我身上!”

    黄宏达苦笑道:“卧槽,平时我哪见过一次死这么多人啊,你让我杀她们我也下不了手,这些音乐学院的女生不需要你操心,我自由办法让她们噤口不言。”

    我站起身,拍了拍手,跟两人道了一句好自为之,转身就走绝不拖泥带水。

    出门打车,我直奔黄土坡,虽然我现在有太多想要探望相见的人,可最后这两天还是要沉住气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