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真抓实干

    等我回来的时候,马青箐正坐在床头翻看我的手机,我抢了过来扔到一边,嬉笑道:“干嘛。查岗啊?就你这个号码,查什么呀。”

    马青箐冷笑道:“有个号发你的短信我都看到了,什么千万小心,我在学校等你报道。说,是不是你的小情人儿?”

    我遮掩道:“啥情人啊,宋大勇他姐,我班主任啊。”

    马青箐满脸狐疑。追问道:“你班主任?靠,你这班主任挺贴心啊!知道你被通缉了还敢跟你联系,还这么情意绵绵的说我等你,鬼才信哦。”

    我脸一沉,凝声道:“你几个意思,想管我?”

    马青箐昂着小脸迎着我的目光,娇叱道:“怎么滴,不能管吗,我跟你的时候可是第一次,你第几次我就不问了,最少咱们在一起后你得专一点吧?”

    我眉梢一挑,冷哼道:“对不起,我秦生风流成性,还太招女人喜欢,桃花运跟雾霾一样,赶都赶不走,你要是想独霸我,恐怕你只能失望了。”

    马青箐缓缓站起身子,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咬牙道:“果然是男人的劣根性,一旦情况有了好转就暴露了本性,你就是个混蛋,你就是个色,狼,我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跟你漂到一个岛上,就该让那条大花蛇把你咬死算了。”

    我也气的要命,纠正道:“不是你跟我漂到一个岛上,是劳资扛着你游了一晚才救活你,还有,那条大花蛇根本就咬不死我,它自己就翘辫子了,倒是你,被毒蛇咬了昏睡整夜,劳资要不是咬牙放血救了你,你他妈早成孤岛独魂了。”

    马青箐跺脚,偏偏我说的都是实话,她确实是被我连累坠海,但又豁出命救回来的。

    只是女人在感情这种事上较了真,那真是没什么理智可讲,她见说不过我,跺了两下脚之后,突然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我想也没想,出于本能就抽了回去。

    啪啪两声脆响后我们都惊呆了,马青箐眼泪在眼眶中转悠,捂着脸哭道:“你竟然舍得打我,那天在岛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呐呐道:“那时候你也不像这样,这样泼妇。”

    马青箐尖叫一声就朝我扑来,踩着我的脚背对我脸上头上一顿拳脚。

    我抱着脑袋躲闪着,又不敢发力甩开怕把她弄伤了,心里像是有一万头恐龙呼啸而过又到处撒尿,说好的性福生活呢,说的庆祝大胜狂欢整夜呢?

    马青箐见打不动我,就开始上牙咬,边咬边叫:“我咬死你个没良心的,你还给我处女膜!”

    听得老子汗毛直竖,一把捂住她的嘴,却不想被她叼住了手指,狠命一口差点把指骨都给咬断了。

    这下我可不惯着她的臭毛病了,这女人简直跟疯子一样,哪有辛小雪温柔啊,还愧她糅合了我的一点基因,除了头发变紫之外**用没有啊。

    我一甩手就把她扔到一边,抱着手指疼的嘶嘶吸气。

    马青箐惊叫着连连倒退,一个没站稳,咣当一声撞在了摆满了空酒瓶的地桌上,哗啦咣当……

    一阵巨响夹杂着马青箐愤怒之极的,再也无法控制的哭闹声。

    坐在地上的她一抬手,鲜血就淋漓而下,我心疼的发现,先落在地上的瓶子碎片割伤了她素嫩小手。

    我顿时满腔怒火全都烟消云散,想起我们生死与共那几天里的点点滴滴,心里除了后悔就是心疼。

    可我想要趋近查看她的手,她却尖叫着不让我靠近,还抓起碎片威胁我,再碰她一下就死给我看。

    我无语嘀咕道:“你可是实习女警啊,这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该是你玩的曲目啊。”

    这时喝了点酒已经睡下的红姐也被惊醒,她披着衣服匆匆而来,推门就吓了一跳,赶紧去扶马青箐。

    说了我两句怎么可以打女朋友之类的话,她又急匆匆回屋找来创可贴,把马青箐和我手指上的伤口都给处理包扎了。

    我几次想要开口道歉,终于是虚荣心作祟没开了口。

    红姐把我赶出房去,就在屋里劝了好半天,我都抽了快半包烟了,两人才有说有笑的相随开门而出。

    我眼前一亮,迎了上去,先对红姐道:“姐啊,多亏你了,谢了啊。”

    说完我就想拉马青箐的小手,跟她说几句好话,再把之前那段突然被打断的性福续上。

    谁想到跟红姐有说有笑的马青箐对我却是两码事,她面笼寒霜的猛的一挣,朝我横眉立目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望着她出了大门远远离去的倩影发呆。

    红姐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傻了吧,看什么看啊,人都走远了。”

    我心虚道:“刚才不是还有说有笑的,我以为她不生气了呢。”

    红姐叹道:“你真的不懂女人啊,她跟我有说有笑确实是不再生气了,可是那并不代表马上就能跟你不计较,不管是出于女人的矜持心和小性子,都不允许她立刻就跟你和好如初,想要涛声依旧啊,你还得哄哄才行。”

    我挠头道:“草,以前没发现这么麻烦啊。”

    红姐撇嘴道:“得了,回去睡吧,屋子明天再收拾吧,年轻人啊,就是能折腾,我本来都把耳朵堵上了,就怕听到乱七八糟的动静会闹心,谁知道你俩不到五分钟就打到了一起……”

    我一愣,望着红姐转身离去的背影摇头,这娘们咋个意思啊,啥叫听到乱七八糟的动静闹心,这些话跟我说不太合适吧?

    愣了一会,我回屋躺下,一腔热情本想跟马青箐来回抵死缠绵的,没想到却落了个差点被咬断手指的下场。

    我越想越郁闷,最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如平常的过去,第三天中午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抓起来一看,是黄宏达!

    我划下接听键,这老黄非常装逼的扔下一句话,看新闻直播间,星海台的。

    然后他就没声了,我顾不上多想,冲到红姐那屋就按开了电视机。

    星海台,女主播容颜娇美姿态妖娆,说了两条天气预报后,她轻启樱,唇道:“现在插播一条临时消息,市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我省杰出企业家黄宏达先生,于昨晚深夜发表公开声明,承认自己在没有调查研究的情况下就胡乱信了坊间传言,把一场电影剧组的外景拍摄,当成了所谓的辉煌洗浴黑,帮火拼,再此他郑重向广大网民道歉,并对受害者秦生先生致意,且愿意给予秦生先生精神名誉上的损失补偿。

    下一条新闻,政法委老侯腆着肚子出境,主播旁白介绍道:“日前,我市政法委书ji侯广效视察了海河分局,他指示广大干警真抓实干,不扑风不捉影,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办一件冤假错案,没有确实依据就要疑罪从无的办案思路……”

    我跳起多高,直接在手机上拨通了洪磊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洪磊那蛮横霸道的声线立刻充斥着我的耳畔:“喂?”

    我有些颤抖的声音回道:“磊子,是我!”

    (推荐一下自己的完本书,书名:炮制女友,书号11330等更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它可以算做红颜的前传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