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兄弟终相见

    洪磊沉默了下,突然大叫道:“卧槽,卧槽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我心中激荡,多少天来对兄弟们的思念之情让我语无伦次:“嗯。哈是,我,你还好不,在哪呢?”

    洪磊大声道:“我很好。我这医院趴着呢,你等下,哎哎哎,别抢啊你让我说完……”

    随即。话筒里传来一声更为霸道蛮横的声音,低喊道:“滚!”

    我一听就知道是洪熙水抢了她弟弟的电话,心里又好笑又温暖,果然,洪熙水的声音立刻传来,跟我说话她就变得柔情似水楚楚可人了,不过声音里的激动怎么也掩饰不住,声音打着颤问道:“秦生,真的是你吗,你说话呀,我担心死你了。”

    我抓着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却强自镇定道:“嗯,是我,你一切都好吧?”

    洪熙水抽泣了两声,埋怨道:“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你到底跑哪去了呀,就不能给人家传个消息回来吗,呜呜……”

    洪磊的声音若隐若现传来:“哭个锤子啊,生子不知道冒多大风险才打个电话来,一定是有正经事要安排,你就知道哭,快把电话给我!”

    洪熙水也懂得轻重,哦哦连声的把电话交到洪磊手上。

    这货压低了声音,急切道:“生子有话你快说,说完了把电话扔了吧,我估计我的手机肯定被监控了。”

    我淡笑道:“没事,咱们的案子应该被撤销了,不然我不敢给你打电话的。”

    洪磊惊问道:“什么,你说啥?撤销了?”、

    我嗯了一声,安慰道:“别担心,真的没事了,咱云天色的兄弟最晚明天就能放出来,到时候你跟我去接他们吧?”

    洪磊叫道:“卧槽咱们翻身了?咱们东山再起了吗?”

    我笑道:“对,不仅是翻身了,还是个大翻身,从此以后谁在想动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洪磊呐呐道:“你先别说,让我捋捋,这太突然了,就像天上掉下个五百万大奖砸在我头上一样,我现在都是蒙头转向的。”

    我嗤笑道:“德行,瞅你那点出息,五百万算个屁,前天我光现金就弄了两个亿。”

    洪磊不信道:“真的假的,你不会是被警察追的狠了发了癔症吧,卧槽,我越想越觉得像!”

    我骂道:“滚JB蛋,别扯犊子了,一会我去找他们敲定放人的时间,顺便把两个亿要回来,然后就去医院看你去。”

    洪磊呐呐道:“你来真的啊,我这骨科病房呢,就你上次昏迷的那家医院。”

    我丢下一句:“行,等着吧,先不说了。”

    电话刚挂掉,侯胖子给我打来,我接听,这老蛋贼兮兮的低声问:“是秦老弟吗?”

    我嗯了一声,说:“当然是我,这个电话没第二个人能用。”

    老侯沉声道:“幸不辱命,你要求的我都搞定了,一切程序都给简化过,看守所那边随时都可以放人了,就看你这头啥时候去接?”

    我大喜过望道:“立刻,马上,我现在就出发,他们都在第四看守所是不是?”

    老侯干笑道:“对头,那我这就给下边打招呼,等你到了地头估计人都在外边等着你了。”

    我难抑心中的激动,连声道谢后挂了电话。

    呆了能有几秒钟,我踢掉拖鞋就往脚上穿运动鞋,急急忙忙跑出红姐的小院,连她追出来喊问的话都没回应。

    出租车上,我把一个个电话拨了出去,先是打给了宋大勇,让他给我出几台车到第四看守所接人,然后又拨给了黄宏达,让他把两个亿给我准备好,送到看守所门口,因为我的兄弟们遭了这么久的罪,出来后肯定要大肆庆祝一番好好补偿他们,可我仅有的四千万,还在农行的账户里,那张卡丢了不说,被冻结与否我也不清楚呢。

    黄宏达满口应了,说立刻安排人手调集现金,然后给我搞张卡。

    最后我又打了洪磊电话,告诉他事情出了变化,人马上就放出来了,你双腿不便就不用来了,我先去接人。

    洪磊表示了郁闷,最后电话又被洪熙水抢去,她得知我正在赶往第四看守所路上,当即尖叫着说道:“我马上就赶过去,我替洪磊去接兄弟们,而且人家也太想见到你了!”

    我笑着允了,现在已经解除了警方的通缉,沈三那头就算知道信也要过一点时间吧,所以我们目前是绝对安全的。

    出租车司机一直拿余光瞟我,他满耳朵都是我说的什么两个亿啊,什么接风洗尘,几十号兄弟这些,听着听着嘴角就向下撇去,很隐晦的鄙视了一番我这不着调的吹牛逼。

    我的感官超过常人太多,早就觉察到了他的小动作,不过也懒得跟他计较了,放下电话就在心里盘算着去哪给兄弟们接风洗尘。

    不知不觉几十公里过去,一个小时左右,我就到了位于星海市南郊的第四看守所,这是一座专门关押重刑犯和极度危险嫌疑人的地方,深墙大院,岗楼上武警战士背着自动步枪到处巡逻。

    远远的,我就见到看守所门口聚了几十号人,在他们的身后,是一辆火红色的保时捷911以及四辆别克商务GL8。

    我只消一眼就认出,那辆跑车是我抢自黄士东之手后又转送给宋大勇的,没想到这货竟然亲自赶来,也不在医院泡病号装怂了。

    出租车一到,立刻就被宁小伟等人团团围住,兄弟表达热切的思念之情也很粗暴,纷纷拍着车窗探头叫老大。

    我扔给司机一张毛爷爷,自然有人替我拉开车门,抬脚就下了车。

    宋大勇和张永赞也挤在人群里,朝我竖起大拇指。

    我一把抱住消瘦了许多,面相却更显成熟冷峻的宁小伟,嘶声道:“我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宁小伟说不出话,只是用力的拍打我后背,示意他壮实的很,**事没有。

    我松开他,挨个跟陈浩,王柯峥,李子光,李泽东等人拥抱,心里想着,除了尚在医院养伤的洪磊,我云天社这帮兄弟就差个跑路到南方的杨阳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