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到底来不来

    我挥手道:“区区两个亿而已,别跟没见过钱一样,咱们上车吧,跟这晒着干嘛。”

    宋大勇目光闪动。他知道我一定是弄服了黄宏达得到了好处,否则以他的狡诈是不会亲自跟来接我这些兄弟出狱的,只是恐怕他也没想到我出手就弄了两个亿,要是他知道我现在比他还有钱的多。一个月后就要成为手握宏达集团百分之五股权的人,可能都要跌破眼镜了。

    我带着洪熙水坐了一辆商务车,其余的人分乘另外三辆,宋大勇开着保时捷超跑在前边引路。一行车队浩浩荡荡的直奔市区。

    他在喜来登酒店足足包了一层餐厅,能够容纳几百人的大堂里,就坐了我们不到四十人,不过这种奢侈浪费正合我意,我一个人在外边跑路,兄弟们却在八局子里挨打受审,说不内疚是不可能的。

    等菜的时候我就把承诺许了下去,所有兄弟每人十万的入狱补助,挨打最多还没乱咬的给一百万,反正我钱来的也太容易,花起来根本没有顾忌。

    洪熙水腻着我,低声问道:“咱们这回有钱了,是不是不用租房啦?”

    我干脆道,市内五区随便你挑:“要高层公寓还是洋房别墅,只要你不是非去月亮上住,我统统买给你。”

    洪熙水兴奋的小脸通红,满眼都是小星星,呐呐道:“我喜欢复式结构的跃层,也不用太大,有个三百米就够了。”

    我捏了捏她的脸蛋,低笑道:“一会吃过饭陪我去银行,把手机银行开通了,我转给你一千万,你看什么好直接买。”

    洪熙水娇嗔道:“不要不要,钱太多了,放我这里我会整天提心吊胆的,你给我几万零用就行啦,我买些床上用品家电什么的。”

    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戏谑道:“不爱钱的女生可真少见啊,记得咱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借给我一百块钱,我好像一直都没还给你吧,所以这回你必须要,我给你十万倍当作利息补偿好不好?”

    洪熙水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哼道:“以为你早忘了呢,没想到还有点良心啊,我不要那么多钱,你要真想表达一下就送我个戒指好不好?”

    我一愣,嘿嘿道:“戒指有什么好,我给你买车吧,法拉利,玛萨拉蒂你想要哪款都可以。”

    洪熙水慢慢低下头去,声音有些哀怨:“我要什么你懂的,你,不用为我,操心了。”

    我心中被无奈充斥着,只能转头跟宋大勇等人攀谈。

    不一会酒菜上齐,气氛轰然热烈起来,兄弟们馋的要命,呼啦啦塞了肉食就开始拼酒,我们聊聊数十人竟然就把几百人规模的宴会厅给吵的沸反盈天。

    这场欢宴直喝了五个多小时才算罢休,宋大勇安排服务人员把我和洪熙水送去客房休息,他带着云天社的兄弟们才开始了享受夜生活,什么陪酒公主,脱衣舞娘,桑拿按摩带炮房,反正是撒了欢的玩,花几十万人家也是不在乎的。

    我这一场酒也没少被他们灌,没办法,兄弟们都挨个端着杯子来敬酒,虽说七钱一杯不算多,可架不住人多啊,还他妈喝的是高度五粮液,那个后劲就别提了,就我这非人的体质都给喝懵圈了。

    洪熙水只喝了一点啤酒,剩下就以茶代酒淡笑相陪,所以她还是很清醒的,打发走服务员,她找到新毛巾投湿了,帮我擦了擦手脸,就开始跪在床边解我衣服。

    我醉眼朦胧道:“干嘛,脱人家衣服是不是想要啊?”

    洪熙水羞道:“想要也得你能行啊,哼,这么久没见,见了就喝多,都不知道人家有多失望。”

    我强撑道:“谁说我多了,该干的事全好使,看不我,操翻你。”

    说着,我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用力向怀里一扯,洪熙水惊呼着扑倒我胸前,呆了呆才呢喃道:“别闹,你先睡一觉醒醒酒再说。”

    我来了倔劲,非要证明我可以做,劳资没喝多。

    头晕眼花的就开始扯她裙子。

    洪熙水无奈,因为我根本脱不掉她衣服,双手只是乱抓,最后咬牙跟我商量,让我乖乖的别动,她坐到我身上来。

    我重重的哼了一声,挥舞着手臂道:“我要操死你,哈哈,快点来。”

    洪熙水不吭声,先下地检查了下房门是否锁好,然后慢慢回到床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最后就连小内内也被她扒掉扔在一边,这才迈动长腿缓缓跨上,床来,她解开我的腰带,然后附在我的两腿间。

    我就觉得二兄弟一麻,似乎被一个温热柔软的所在给含住,随着她的唇齿动作,快意如潮般波.波涌来。

    允吸了会,洪熙水也有些急迫了,一手扶着我那里,轻咬下唇的缓缓坐下。

    喝多了的人要么彻底不行硬不起来,要么硬起来就是草天草地的极为耐久,因为酒精麻醉着大脑,自然也包括控制兴奋神经的反应中枢。

    我体质特殊强悍,再加上喝了太多的酒,任洪熙水变幻角度调整坐姿,她都惨叫着泄了三次元阴我才算交了公粮。

    感觉到我在她身体内部的抽动和喷射,洪熙水终于松了口气,像滩泥一样趴在了我胸口。

    时间不长,她就缓了过来,滚到一边搂着我的脖子说情话。

    我被她折腾这一大气,酒意也去了不少,不像刚进屋的时候那么懵了。

    洪熙水在我胸膛上画圈,边画边道:“你走了这么久,有没有想人家啊?”

    我点头:“当然。”

    她像是自语般说道:“真的好舒服啊,这种感觉让我欲罢不能,我恨不得天天跟你腻在一块,让你狠狠的宠爱我。”

    我在她胸口摸了一把,调笑道:“小蹄子又发浪啊,刚才还没喂饱你么?”

    洪熙水打了我一下,嗔道:“讨厌啊,不需要叫我小蹄子,你要叫我亲爱的。”

    我嗤笑道:“我才不叫,肉麻死了,受不了。”

    洪熙水气的扭过身去不给我摸了,过了一会又突然转过头来,问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像我思念你一样想我么?”

    我倦意上涌,眯着眼道:“会呀会呀,睡觉吧。”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睁眼时我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的。

    我摸索着按开了床头灯,找到我手机接了电话。

    话筒那头的人只说了一句话,就把我惊的魂飞天外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秦生是吧,我沈三,秦曦现在在我手里呢,你想不想见她最后一面?”

    我捧着电话的手不住颤抖,差点就要拿不住手机扔了出去。

    沈三继续道:“来不来你他妈痛快点,老子只等你俩钟头,如果不来你就再也见不到秦曦喽。”

    我反应过来,大喊道:“孙子你有本事冲我来,你敢碰她一下我绝对杀你全家,然后再把你挫骨扬灰。”

    沈三冷笑道:“卧槽你可别吓唬我,我这手一抖秦曦就能掉下几十米高的悬崖啊,下边大浪滔天的,好吓人啊。”

    我真的从话筒中听到了惊涛拍岸的巨大水响声。

    我咬牙道:“你不是一直吹嘘你对秦曦是真感情吗,怎么又舍得用她来威胁,你难道就不心疼秦曦是个植物人,就这么舍得折腾她?”

    沈三狞笑道:“来不来一句话,你再墨迹一句我就直接把她从悬崖上丢洗下去。

    沈三语声中充满了森然恨意,嘶吼道:“对,你说的都没错,可你把这一切都给毁掉了,秦曦她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我还留着她喘那口气干嘛?每次去医院看她我都要伤心一阵,一切早该结束了,你他妈到底来不来,不准带人准报警,否则我马上撕票。

    我急道:“我来我来,你把位置告诉我,我马上就去,你千万别乱来啊!”

    (今天网站发工资,出去采购一下生活物资,顺道会会朋友,就三更了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