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惨烈激战

关灯
护眼
    沈三阴笑道:“不会让你失望的,兄弟们,给我剁碎了他!”

    他话音一落,早就把我团团围住的混子们开始步步紧逼。越围越紧的收缩包围圈。

    说他妈心里不哆嗦那是扯淡,这可是二十多个常年厮杀斗殴的职业混子,人手一柄两尺多长闪着寒光的大砍刀还系着红缨,跟他妈敌后武工队似的。那红樱被凛冽强劲的海风一吹,哗啦啦抖动,像是黑白无常朝我摇起了招魂幡。

    我暗自打定主意,无论如何就算拼着受伤也要夺过一把武器。手无寸铁这仗实在没法打,以伤换伤也是要在差不多的条件下才能进行,别尼玛我只打飞了对面几颗门牙,自己脑袋却已经被人开了瓢。

    六子和老王仍是沈三手下两员大将,他们跟我也是老相识了,算得上仇深似海,此时此刻终于看到把我杀死的希望,两个损货却都嘴角噙笑,驱使着手下人先行进攻。

    “上,剁碎他!”

    “干,老大说了,谁砍死的秦生那五百万还做数,回去就给现金。”

    “杀啊!”

    这帮孙子也都跟我数度照面交手,深深知道我的凶戾狠辣,互相叫嚷打气了一番,在六子的厉声催动下,终于朝我挥起了开山刀。

    刀风霍霍,几辆疝气大灯的光线将现场照的亮如白昼,四面八方扑来的人影刀光竟然充斥着一种舞台剧的荒诞美感。

    我缩头弓背,把后肩腰背都让了出去,脚下猛蹬地面,身子如箭一般朝前激,射。

    可就在我发力奔出一步的时候,后背肩头都是火辣辣一阵剧痛,所幸的是,被我仗着前冲的势头微微卸下些许的力道,挨的这两刀不过是皮肉伤,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后边两刀我生受了,可是正前方还有三把砍刀裹挟着劲风朝我劈来,我连感受下后背伤势的时间都没有,紧忙双手齐伸,一左一右抓住了其中两人的手腕,暴喊一声用力一扭。

    我本想用尽全力就能把两人的手腕掰折,可我犯了高估自己实力的要命错误,这两个混子一愣,举刀的手被我抓擎住砍不下来,就猛力挣动往回夺,我发力扭他们胳膊,却发现最多能把人甩一溜跟头,想要靠这个角度就断人肢体简直是天方夜谭。

    猛然发力没有成功,我当即立断,双臂一震就把两人甩的向一旁倒去。

    可是这一耽搁,当中那一刀已然夹着劲风劈下。

    砰,我脑中一阵昏眩,就感觉被天外流星砸中了一般,鲜血顺着被撕裂的头皮立刻涌了出来。

    沈三在后边见了,兴奋的直跺脚,大声叫道:“砍,给我往死里砍,谁弄死的老子给谁五百万!”

    我虎吼一声,甩动头皮上淋漓的血液,以免把我的眼睛完全蒙住,一把抱住正欲抽刀再砍的那混子胳膊,向怀里狠命一扯。

    那混子没想到我如此生猛勇力,把我薅的惊叫着向我身上靠来。

    我狞笑着一个羊头猛撞过去。

    砰,噗嗤……

    这混子长大了嘴巴叫着:“哎哎哎……”

    就被我蓄谋已久的一头撞在面门上,我也是拼了命,根本不留余地,全身的力气都爆在刚被剁了一刀的天灵盖上,咚的一声就撞个正着。

    这小子的牙床颧骨鼻梁眉弓全数骨折碎裂,甚至还有一只眼球被我这全力一撞,震的脱了位,耷拉出来老长。

    他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身子就软趴下来,那血肉模糊的惨样,就跟被汽车碾到了头一般。

    我手下一动,顺势就抄过了他手里的砍刀。

    可还没等我再有动作,肩膀后背再次遭到重砍,接连四刀都狠狠劈在我的身上,我被这股冲力推动,身不由自向前迈一步,恰好到了大老王跟前,这货看出了便宜,攥紧了手中家伙,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就朝我脖子横斜削来。

    我吓了一跳,这货实在太阴了,他早就看出我的恢复力惊人,竟然放弃了前胸头顶等部位,专挑脖子这种柔弱要命的地方来。

    我身后已经接连被砍了六刀,火辣辣疼痛一片,也不知道自己伤的咋样,但是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伤到骨头,所以我仗着自己的强盛生命力还能苦战一阵。

    但是脖子这里我必须要防,否则一刀就他妈会去见阎王,再能恢复也扛不住,赶紧抽刀来挡。

    当啷一声响,老王的一刀被我磕出去,弹的他胳膊一荡。

    我刀头下斜,瞋目怒吼着猛力刺去。

    噗嗤一声,大老王没想到我拼着头顶又中两刀,愣是想要留住他,被我一刀扎进心窝,呈流线弧形的开山刀硬生生捅进去一半,如果不是我顾忌抽刀困难,这一下狠刺,绝逼能把他贯体而过。

    老王攥不住家伙,手一松开山刀掉落尘埃,他赫赫两声,指着我想说什么,却被嘴里涌出的血沫堵住。

    我哪有时间看他,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借力回抽手中刀。

    六子见状红了眼,俯身下蹲,抡起家伙一刀斩在我的小腿上。

    我被砍了七八刀都没吭一声,却被这孙子的阴险一刀剁的痛叫:“啊……”

    六子一击得手,却不再砍,就地滚出战团,拉着老王的胳膊就把他拖了出去。

    我小腿上嵌着六子的砍刀,感觉这一下迎面骨都被剁开了一半,那种疼痛简直非人所能忍受。

    圈子外,六子痛呼道:“老王,老王你醒醒,卧槽尼玛小杂种,你把老王捅死啦。”

    我疼的鼻翼抽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却仰天狂笑道:“曦曦,曾经对你无礼家伙被我杀了,哈哈,你睁开眼看看啊。”

    此时我已经成了血人,头上脸上,身上衣服,都如同刚从血浆里泡过的一样,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的血,但也有被我撞碎了整张脸,目前还生死不知的那混子的,更有被我一刀捅烂了心脏,死的极为彻底的老王的血。

    而且我头上后背的伤口全都又长又深,刀口处皮肉向两边翻翻着,比较重的几刀,都能看到皮下组织被斩开后露出的雪白骨茬。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