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悲哀的交易

    这些围攻我的混子,亲眼见到我又撞又捅的,在挨了七八刀的情况下还愣是搞死了他们两个同伙,心里真是又惊又惧。又被我形如厉鬼全身是血的样子震到,竟然就这么瞅着不敢上前。

    我他妈自家事自己知道,赶紧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哈腰把六子嵌在我小腿迎面骨上的钢刀拽了下来。这一刀砍的太狠太重,刀刃深入一寸,卡在我经过变异强化后粗壮了许多的骨骼上,我一把竟然都没薅下来。咬牙上下活动了两下,才算把刀给拽下来。

    可是这取刀竟然比我被砍的时候还要疼,迎面骨又是人身最不耐痛的地方,差点就把我痛的背过气去。

    我猛咬了一口舌尖,强行让自己因为失血而有些昏沉的头脑清醒一点,毫不犹豫,跳着脚就奔离我最近的混子冲去。

    这些混子都以为我傻了,被砍的神经错乱了,其实他们根本不懂我的打算,与其等着血液流失到无力再战,受尽折磨屈辱死去,我还不如多搞个两仨的陪我上路。

    虽然我明知自己来会很危险,可我不得不来,沈三绝对是丧心病狂的那种人,而且他恨我也恨到了骨髓里,说我不来他就要杀了秦曦,那他就一定敢这么做。

    如果我能救出秦曦就更好,救不出那就让沈三杀了我,只当我把这条命还给了曦曦,反正在那场车祸里,要不是她急打方向盘,被撞成植物人或当场死亡的肯定是我,我已经多享受了这么久的人生精彩,死了也不亏本。

    沈三抱着胳膊直跳脚,尖声叫道:“躲你麻痹啊,上啊,给我砍死他,六子,六子我草拟姥姥,你他妈抱着老王哭什么,他死就死了呗,你给我砍死秦生不就报仇了吗?”

    六子双眼红肿,仰天嘶叫道:“王哥你慢走,看六子给你报仇!”

    他把老王的尸身放到一边,站起身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把瑞士军匕,一声不吭带头朝我扑来。

    沈三适时喊道:“都上啊,他都被砍成这个逼,样了你们怕啥呢?五百万不想要吗?”

    这帮混子见六哥带头,又有五百万奖金在招手,立刻就去了心里惊惧,嗷嗷叫着,争先恐后朝我扑来。

    我心头一凉,知道这波自己恐怕要挺不过去了,实在是对面人太多了,沈三又铁了心的想要置我于死地,准备的足够,我逃都没地逃。

    既然是必死之局那我也就坦然了,心里没了那种患得患失竟然打的有板有眼,反应速度也快了不少。

    不知不觉我竟然二十多人的围攻下,又挺过十几秒,就在六子一刀扎进我肩窝后,我抓着刀刃不让他抽刀,随手把手里的开山刀向他捅去之时。

    我后腰一凉,被一个混子猛扎了一刀。

    我苦笑,心说这帮孙子终于学乖了,见我很难砍死,也学着我改用捅了。

    六子何等打斗经验,见拼力气不如我,当即撒手缩头,躲过了我刺向他面门的致命一刀。

    我口中涌出血沫,也不知道后边这一刀是扎坏了我的脾脏还是肾脏,反正他抽刀之后我就觉得身体发轻发飘,感觉自己能被海边大风吹跑一样的脚底无根了。

    沈三眼前发亮,一脚踢开哭叫喊闹,求他放过我的樱桃,恣意畅快的叫嚷道:“冲啊,剁死他啊,我草了,老子要不是手上有伤我肯定亲自上啊。”

    我摇了摇头,抬手擦去眼边的血浆,深深望了一眼裙袂飞扬,面容苍白消瘦的秦曦,然后扭头冲着沈三喊道:“如果我死了,希望你能善待她,不要放弃她,如果你答应我,我可以留下遗言不让我的兄弟们找你报仇!”

    沈三迟疑了下,目光闪动道:“行,成交,那你赶紧录个交代吧,我一定把秦曦供养到底,除非她病情恶化不行了,否则我绝不放弃她。”

    我拿出手机,按开录音键,大声道:“我是秦生,我郑重请求你们,不许为我报仇,也不要再搞事,洪磊小伟你们听好了,我给了熙水一笔钱,你们几个商量着给兄弟们分些做遣散费,最好再把云天社带回校园去,这是我跟沈三的交易,谁敢违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录好,保存了,我把手机朝六子扔去,六子接了,狠狠盯我一眼,转身拿给了沈三,沈三不放心,放在耳边又听了一遍,这才眉开眼笑的摆手道:“那你赶紧啊,自己抹脖子速度点。”

    我一扬手里的砍刀,冷笑道:“老子跟你的交易是不报仇,可没说我要自裁,你想杀我尽管来,秦生的大好头颅等你摘!”

    沈三撮着牙花子骂道:“卧槽你瞎妈啊,你这不是逗我玩吗,好吧,你这**样也坚持不了几刀了,兄弟们,听我命令,给我撕碎他,五百万我肯定给你们分!”

    混子们早就盯住了我,见我摇摇欲坠拄着刀,似乎站立都成了问题,沈三一声令下那真是轰然应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把我看成了成捆的钞票,嗷嗷叫着挥刀砍来。

    我振奋精神,咬牙嘶吼道:“来吧杂种们,让爷爷试试你们的刀锋快不快,别尼玛跟个娘们一样打花拳!”

    六子又换了把砍山刀,混在人群中,却很机警的没有打头,其实我一直拿余光盯着他,就想把这货趁机带走下地狱,可是他实在太鬼了,知道困兽犹斗临死反扑的可怕,缩头缩脑的选择了督阵,不再冲在前边做先锋。

    叮叮当当,转眼间我就跟最前边的四人磕了起来,我打定主意最少再搞死一个,起码有个三两个人陪着走,黄泉路上也不至于太寂寞。

    可是我伤的实在太严重了,后腰那一下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袋大米,鲜血不仅外流,还把腹腔里积存了不少,就算变异基因全面开动,恢复治愈的速度也赶不上这种破坏的速度。

    当啷……

    我愣愣望着手上的刀被一个壮汉磕出老远,心头顿时一片冰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