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绝处逢生

    我心中暗叹,一切都要结束了,我也不需要再为三年五十亿美元发愁了,也没了临死前再搞废两个的想法。有刀都勉强支撑,没刀简直没有一点机会了。

    六子看出了便宜,咬牙嘶吼着,肩膀向下倾斜。顶开两个挡路的混子,竟然后发先至的冲到前头,双腿蹦离地面,抡刀就劈。

    我本来已经闭目等死。放弃了挣扎,可就在这时,超过常人的敏锐听觉,让我先他们一步听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声音。

    这,这是车队混杂在一起,油门给的很大的那种交相轰鸣声。

    我猛的睁开眼睛,也不知道从哪来了力气,飞快探出双手就擎住了六子的一双胳膊,让他的刀,只差两公分就落在我的头顶,却愣是劈不下去。

    六子瞋目大喊,发力想要挣开我的双手,我如同巨像附体一般,胳膊一压一带,就把六子甩出多远去。

    这时,远处的汽车轰鸣声更加强烈,那种轮胎碾压过砂石的声音,也都清晰可闻,就在我把六子甩飞,其余混子想一拥而上把我乱刃分尸的时候,那队急速靠近的车队,头车终于饶过前边的一堵断崖,雪亮刺眼的灯光,霍然直射过来。

    张牙舞爪的混子们一愣,脚下就顿了那么几秒,心头油然而生的求生欲,望让我不顾一切扭头就跑,可是我一条腿被六子斩的不敢落地,只能用单腿蹦着,迎着赶来的车队逃。

    车上的人遥遥看见了这边的情况,车子再次加大油门,尾气喷着白烟狂冲而来。

    沈三在众人身后大叫:“快,快追上他,给我干,死他,我给一千万啊。”

    六子也从地上爬起,连刀都顾不得捡,飞身就朝我追来。

    我不敢回头去看,只是咬牙瞪眼的朝前狂跑,在极端的肾上腺素分泌下,就连断了一半的小腿也被我忽略了,就此双腿着地向着急速驶来的车队逃。

    终于,就在六子伸手将要抓住我衣领的时候,我也迎跑到了头车跟前。

    开车的人正是宋大勇,而这俩头车也正是我送给他的保时捷,这种海边砂石路,颠簸不平把好好个超跑底盘都要磕碎了,可是宋大勇全然不顾,仍然赶在了最前边。

    而副驾驶坐的人我也看清了,赫然就是双目通红的洪熙水,她手忙脚乱的一直在摘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可越紧张她就越摘不下来。

    我一大群手持砍刀的人追砍,赶来支援的兄弟们都远远看在眼里,尤其是宋大勇,在我临近的时候就狂按喇叭,跟我偏头示意着。

    所以,就在六子伸手抓向我,而我也离保时捷不超过十米的时候,我猛的扑倒,就地前滚翻,连着两个跟头就翻出了汽车的撞击范围。

    那红色闪电一样的保时捷,在宋大勇的不住加速下,如同野马受惊了一般一冲而过。

    砰……

    砰砰砰……

    六子首当其中被当场撞飞,随后保时捷就冲入了紧追不舍的混子堆里。

    接连撞飞了四五个,才减速打轮停在了一边。

    后边四辆别克商务车也风驰电掣一般咬着尾巴靠近,没等停稳宁小伟就带头跳了下来。

    他一手拎着一把高尔夫球杆,一手就来搀扶我起身。

    我朝前边指了指,低声道:“秦曦在那边,帮我保护她。”

    宁小伟重重点头,把我拉起来,带着随后从车上狂奔而下的兄弟们,就朝那边已经被保时捷冲撞的七零八落的人马掩杀而去。

    洪熙水和宋大勇也跳下车,宋大勇二话不说抡着棍子就加入战团,而洪熙水则是尖叫哭喊着朝我跑来。

    张永赞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势,撕下上衣把我的腰后缠了两圈,皱眉道:“找个会开车的送秦生去医院,他被捅的这下是致命伤。”

    我摇头,指着远处的沈三,咬牙道:“赞哥,帮我弄死那个杂种,把我姐姐带回来!”

    张永赞略一犹豫,拖着合金的高尔夫球杆就朝人堆里冲去。

    我搂着洪熙水的脖子,柔声安慰道:“不哭,你男人死不了的,我有变异基因你忘了么,只要不是被爆头摘了心脏,屁事没有的。”

    洪熙水情绪稍安,搀着我就想后撤去车里给我包扎,我哼道:“没事,兄弟们为我拼命,我躲起来成什么了,扶着我到前边去。”

    洪熙水犹豫了下,哽咽道:“你为什么就不肯告诉我,我生气了半天才想起给洪磊电话,问他应该怎么办,洪磊让我马上找宁小伟来支援你,可我们又不知道你究竟去了哪,最后还是宋大勇通过出租车公司的电台,找到了送你到这的那个司机,他一说这边的情况,我们就急疯了。”

    我苦笑,脸一抽动脑瓜皮都跟着揪心的疼,实在是被砍的有点多,这要是普通人,别说打斗了,能不能挺住不死都两说。

    这时我们已经缀着战团越走越远,回到了刚开始见到秦曦和沈三的那块断崖边。

    混战的局势很快明朗,我们云天社加上张永赞和宋大勇,接近四十人,而沈三那边本来就少,再加上被我搞死了两个,六子又被撞飞死活不知,他们不到二十人的队伍还没能打的带队了,又被宋大勇连砸带骂的一顿叱喝,混子们心惊胆战的就失去了斗志。

    沈三跳着脚加油喊话,从五百万赏金直接飙升到五千万,我也不知道这货究竟趁不趁这些钱,总之他是红了眼睛,知道今晚应该就是我们的决战了,不是我死就是他亡的局面。

    五分钟以后,最后两个持刀顽抗的敌人被宋大勇一棍子抽折了手腕,随着当啷一声脆响,开山刀落入尘埃,战乱局面彻底尘埃落定了。

    沈三面色如土,呵呵惨笑的点头,语气说不出的萧索,道:“宋大勇啊宋大勇,没想到最后你还是跟秦生走到了一起,死在你们手里我也不算冤,都是难得一见的英雄好汉啊。”

    宋大勇一声不吭,拎着合金球杆站在我身边警戒着。

    我冷声道:“沈三,把秦曦还给我,今晚,我让你走!”

    沈三嗤笑道:“你做梦,老子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说完,他从腰后抽出一把银白枪身的手枪,把保险开了,枪头抵在人事不省的秦曦头上,冷笑道:“我在犹豫,要不要带着最爱的女人一起下地狱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