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玉殒香消

    我心头一颤,宁小伟等人也都双目冒火,齐齐喊道:“住手,别冲动!”

    洪熙水也呆呆的望着一身白色衣裙。已经憔悴瘦弱的看不出本来样子的秦曦,似乎就在半年前,她们两个还在五中校外的小树林里单挑过,那时候的日子近的好像就在昨天。

    沈三得意笑笑。不无凄凉道:“其实我明白,就算你今天不杀我,星海也没我立足之地了,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以你秦生的性格也会派人追杀的,所以,今天我败了就是真的败了,再也没有回头路喽。”

    我沉默无语,他还真的说对了,就算今晚我勉强放过他,也会在第二天全世界追杀他,此人不除我寝食难安。

    沈三仰头看了看孤悬在海面上的一圈毛月亮,大风把月色下的幽蓝大海吹弄的狂潮怒浪,大概就跟此地所有人的心情一般,谁都没法平静下来。

    “秦生,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吧,要不我开枪打死秦曦然后自杀,要么你站过来,让我一枪崩了你,然后我自杀秦曦可以活下来,如何?”

    我紧紧捏紧了拳头,沙哑开口道:“你只要答应我以后不再跟我为敌,你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去。”

    沈三摇头,嗤笑道:“别闹了兄弟,斗了这么久谁不知道谁啊,就你那性子能容得下我跟你活在一片天空下吗,废话不需要再说了,我给你十秒钟考虑,你若是怕死,那就让我杀了秦曦带她走吧。”

    我怒道:“你他妈真是丧心病狂,给脸不要!”

    沈三自顾道:“1”

    现场一片死静,除了猎猎吹过的呼啸海风,没人敢发出一点声音。

    “2”

    “3”

    ……………………

    沈三一脸从容,还俯身在秦曦的额头一吻,抬头却发出了冰冷的数数声。

    8……9!

    我冷汗狂飙,冲淡了脸上的血迹,大叫道:“我认栽,你杀我好了。”

    挣脱洪熙水的搀扶,我咬牙朝前迈步。

    所有兄弟齐声喊:“老大不要啊。”

    我扭头厉声道:“我意已决,谁敢拦我就是叛社,大家都可以乱刃分尸你。”

    顿了顿,我和缓了语气,对宁小伟道:“秦曦就交给你们了,兄弟拜托了。”

    宁小伟眼圈红了,狂嗥道:“沈三我草拟死妈,我草泥八辈祖宗,你个小人!”

    沈三不为所动,催促道:“风大,秦曦吹久了可是会感冒的,她可是植物人,感冒都能致命的哦,你到底想不想让我打死你?”

    我牙齿都要咬碎,可是却毫无办法,让我眼瞅着沈三一枪崩碎秦曦的头,我真的做不到,不说我有多爱她,就算她舍命护住我那一遭,就值得我把这条命还给她。

    我走到他跟前两米处站定,沈三示意我在后退一些,他怕我突然暴起夺枪。

    我嗤之以鼻的后退了几步,缓缓站定,沉声道:“来吧,送你爷爷我上路,我先去下边占个座,等你来!”

    宁小伟哭嚎道:“生子,你想好了吗,你不后悔吗?”

    我头也不回的大叫道:“是兄弟就成全我,我不想后半生都活在内疚追悔中,你给我闭嘴!”

    沈三缓缓抬腕,把枪口对准了我的眉心,似乎他很享受这种玩弄别人于股掌之上的感觉,故意折磨我道:“我可要开枪了,你他妈的真就不怕死吗?”

    我深深的看了秦曦一眼,缓缓闭上双目,喊道:“给我来个痛快的,别尼玛磨磨唧唧。”

    恍惚间,不知道过了几秒钟,我身后突然传来响动,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枪响。

    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可脑袋还是好好的,猛的睁开眼,就看到了让我心胆俱裂的一幕。

    洪熙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冲到了我身前,张开双臂跳着脚挡了那一枪。

    由于沈三瞄准的是我的头部,所以这一枪也丝毫不差的打在洪熙水的额头上。

    我顿时傻了,像被施加了魔法,一动不能动,愣愣的,任头部中枪的洪熙水,背对着我缓缓倒向我的怀里。

    开枪的沈三也懵了,他就想不到世上还有我们这样的人,我愿意为秦曦去死,而洪熙水愿意为我挡枪。

    他嘴角抽动似乎想要吐槽,可是久经战阵的张永赞和宋大勇不肯给他再次开枪的机会了,趁他发愣,一左一右飞快掩杀而上,遥遥一棍子丢出,就抽在他持枪的手腕上。

    打的沈三哎呀一声痛叫,甩手就把枪掉了。

    他急忙弯腰去捡,这边张永赞的合金球棍已然到了,呼的一声就砸在他的后脑上。

    此时,我才如还魂了一般,撕心裂肺的喊出一个字:“不!”

    可洪熙水却已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她脸上的表情,还定格在冲出为我当枪时的那一副毅然绝然,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上。

    我跪在地上,抱起她的上半身,泪水如同奔泻的洪水,掺着血迹,噼噼啪啪掉在她的脸上。

    宁小伟带头冲了上去,边哭边挥动从地上捡来的大砍刀。

    “我砍死你,我砍死个王八蛋,我要给水姐报仇!”

    宋大勇已经一击得手,怎么处理沈三他就不管了,转身跑到跟前,探手在洪熙水的颈动脉上试了试,又查看了下她中枪的额头,低声对我道:“生子,你节哀啊。”

    我生生把眼眶瞪裂,怒喊道:“她不会死,滚你妈的节哀,我不要哀,我一定能救活她。”

    那边沈三已经被砍的不成,人形,一只胳膊都被宁小伟生生剁掉,云天社的兄弟对于洪熙水向来爱戴,从一开始我们拉伙出来混,我的正牌女友就是她,她泡的茶做的饭,很多人都有幸吃到过,此时见了,对于洪熙水的死,我的悲伤他们感同身受。

    于是纷纷从地上捡起开山刀,冲围了过去,一刀刀裹挟着愤怒仇恨,不管头脸的朝沈三狂劈。

    可是这些我都没有心思去注意了,我眼中只有怀里的洪熙水,只有她一动不动,睁的大大的一双眼眸,似乎在埋怨,埋怨我不给她买一枚她心心念念想要的戒指。

    PS:五更了哈,休息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