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哀深似海

    我把手腕放在嘴边,狠狠张开嘴咬下去,这次我急的不顾一切,直接把手腕动脉给咬开了。不管宋大勇等人的目瞪口呆,我抱着洪熙水软绵绵的上身,把窜着血箭的伤口对准了她的嘴。

    可她早已失去了意识,简简单单的吞咽功能也完全丧失了。我喂了一阵,见鲜血都从她的嘴角流走,不得不自己先吸到嘴里,再口对口的渡给她。

    沈三那边已经彻底没了声息。惨叫在他被宁小伟一刀砍断脖子后停止。

    被这一幕吓得面无人色的敌对混子们,其中有几个还有行动能力的,他们爬起来找到六子昏迷的地方,背起他就要跑,却被眼尖的王柯峥看到,大吼着带头追去。

    宋大勇一直守在旁边警卫着,虽然因为他姐宋苗苗的原因,他本能的排斥我身边的所有女孩,只是此刻他也被我的疯狂震撼到,红着眼圈劝道:“生子,你这是何苦,她都没有心跳了,你本就失血,再不停下你也危险啊。”

    我浑身浴血,整个人就像从血缸里捞出来的一样,那些被重创的位置,每分每秒都在流逝着我的生命力,壁虎基因的强悍,此刻显露无遗,这种伤势我还这么折腾自己,换头公牛来,也早就嗝屁……

    可此刻我却把双眼瞪圆了,眼角都隐隐有着血水崩裂而下,似在对着宋大勇,似在对着眼前汹涌澎湃的万顷波涛,更似在冲着贼老天嘶吼:“求求你,不要带走她,把熙水还给我,要死让我死,这都是我造的孽啊……”

    我的嘶喊声轰鸣回荡,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悲伤叫所有人都跟着动容。

    突然,一声惊咦掺杂着喜悦传来,这道声音在此时却显得那么突兀而不和谐,因为全场之中,除了伤重的敌人,就是心头悲痛的云天社兄弟们,甚至还有远处被王柯峥等人追上的,逃走的几个混子的惨叫声。

    可这又是谁这么不知好歹,竟然在我心哀若死的情景下,还发出雀跃欢呼的惊叫?

    我霍然转头,循声盯住发出声音的樱桃,嘶吼道:“你叫什么,你很开心吗?”

    樱桃满脸泪痕,胸口的衣服都被人扯烂了,露出酥软白腻的大片肌,肤,她见我朝她瞪去,身子颤抖之下,指着她手边轮椅上的秦曦道:“不,不是的生哥,我刚才见到曦曦姐她皱了一下眉。”

    我顿时如被天雷劈中,四肢都在痉挛着,瞋目喊道:“什么,你说真的?”

    樱桃被我的凄厉样子吓得小嘴一瘪,呐呐道:“我怎么敢撒谎,我真的没有看错……”

    正说着,她脸色骤变,就像是被蜂子蛰了一样,单手捂嘴惊呼道:“天呐,天啊,曦曦姐又睁了下眼睛啊,你快来看!”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舍了怀里的洪熙水,手腕上还在窜着鲜血,就连滚带爬向秦曦的轮椅冲去。

    可冲了两步我又下意识的觉得这样不对,猛然刹住脚步,扭头看向被我扔落尘埃的洪熙水,顿时脑子轰的一声,整颗心神再次被无边的哀恸填满,失心落肺一般往回跑。

    宁小伟见我这副样子,满腔对兄弟的痛惜之情无处发泄,拎着刀,冲进被放倒打趴的沈三一方人堆里,不管头脸就是一顿狂劈乱砍。

    顿时,惨叫声响成一片,其中还夹杂了刀锋入肉断骨的噗嗤啪嚓声。

    宋大勇眉头一皱,似要出言阻止,可是看了看宁小伟边砍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轻叹一声,选择了闭嘴。

    我看都没看那边的屠杀,只是又冲回洪熙水的跟前,再次抱起她,一把将手腕对着她的嘴唇送去。

    洪熙水紧闭双唇,脸色依然惨白,只是我却敏锐的察觉到,她原本大张的双眼此时却已微微阖上,本已一片沉寂的心跳脉搏,竟然有了一点点悸动复苏的迹象,虽然这份跃动弱的恐怕就连机器也侦测不到,但却瞒不过我的直觉。

    我大喜过望,猛的一口又咬在已经要自行愈合的手腕上,凑到口边吸了血,就想用嘴渡给洪熙水。

    这时,一道冷哼遥遥传来,这声音阴冷干涩,似冬月底的扫叶寒风一般,无视了被宁小伟等人狂砍的混子们的惨叫声,直接钻进了我的耳朵。

    我心头一震,霎时就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心中那种哀恸欲狂,眼球都要崩裂的冲动感觉刹那间烟消云散。

    我刚一抬头,就发现发出冷哼声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两个身材高大,穿皮裤皮裙,披着黑色风衣的一对男女。

    就在我抬眼看见他们的同时,这两人也不知道怎么走动的,快的在身后都留下了残影,眨眼之间就到了我的跟前。

    那个足有一米九的黑衣大汉,满脸的胡茬,眉目间宛然是西北地带的那种少数民族,他探手就向我抓来,嘴里哼道:“够了,你的血弄多了就是毒药!”

    我有瞬间的失神,因为这俩人突然出现的速度太快,也可能是因为黑衣男子开口就说出了我血液的与众不同。

    总之我是没有反应过来,呆愣愣的望着朝我手腕抓来的黑衣男。

    可我身边是有人在警卫的,而这些兄弟当中尤属宋大勇的反应最快。

    他见来者不善,当即暴喊一声,抡起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就向那高壮男子手臂砸去。

    男人嘿然一笑,手腕一抖,反手就搭在了劈破空气急速砸落的合金球杆上,也不见他有多大的动作,宋大勇就连人带棍的惊呼后退,腾腾退了几步之后,终于扛不住那股怪力,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边砍人砍的满脸是血的宁小伟也发现了这边的状况,怒吼着,如同杀神小太保一样,带着满身是血煞气四溢的兄弟们就往回冲。

    高个黑衣男身边的女子开口了,她带着老大一副黑色口罩,将整张面容都遮挡住,不过我仅凭她露在外边的一对秀气眉眼,以及细腿翘臀丰胸的体型,也能让我把最初的那一声女人冷哼跟她联系到一起。

    她说:“你最好让这帮小崽子消停点,我们是洪老和倪老派来保护你的人,如果惹急了风九,这里除了你和你怀里的姑娘,将不会有活口留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