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超级混乱

    第一百九十五章,姐妹相见。

    相比于屋内的混乱,我心里的震惊也不小,辛小雪跟云天社众位兄弟都是五中同学。她来探望我还算解释的过去,这尼玛马青箐咋也来了,这都谁告诉的她们啊?

    短暂的愣怔过后,我一把抱起辛小雪。将她拎离了洪磊的石膏腿,就这么一下,洪磊已是汗珠滚滚,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辛小雪被我抱起时还死死瞪着站在门口的马青箐。但马青箐早已偷偷的去看过她,所以对于两人的完全相似,一丝意外的表情也没流露。

    那边洪爸已经把床掀起了一半,宋大勇面色如土的从腰后拽出随身匕首,瞋目瞪眼的滚出床底,一通挥舞比划的警告着老洪别过来。

    但洪磊被辛小雪坐了一屁股,发出一声控制不住的痛叫后,终于把打了鸡血般兴奋的老洪给唤醒了,他扔下病床也不管宋大勇了,几步跑到跟前,一把推开宁小伟等人,抓着洪磊的肩膀问道:“儿子,你咋样,他们打你了吗?”

    洪磊咬牙,脸色青白直冒虚汗道:“没,没事,这算个屁,爸,咱别闹了,这样搞,我姐要是好好的回来了,她会跟你生气的。”

    洪爸鼓动腮帮子,狠狠的瞪我一眼,又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一身警服酥,胸翘臀的马青箐和白袜运动鞋,短裙马尾辫的辛小雪,惊疑不定的冷哼道:“两个女娃是双胞胎吗,怎么眼神如此不济,都跟这秦家小子打涟涟啊?”

    他这无礼粗野的话自动被众人忽略了,就连宋大勇也忘了收起手里的刀,长大了嘴,呐呐道:“像,咋这么像?”

    我苦笑一声,对着马青箐问道:“你咋来的?”

    马青箐笑脸一收,瞪我道:“把爪子拿开,不许碰我妹妹!”

    辛小雪看了看我,又瞅瞅马青箐,皱眉呵斥道:“谁是你妹妹?生子你认识她?”

    我抓了抓头,感觉还不如再让六子砍我几刀呢,这尼玛这可咋解释啊……

    洪磊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他已经在洪爸的巨力下被抱回了轮椅,冷然出声道:“哼,花心大萝卜,真替我姐不值,她要是真为你死了,那也太憋屈了。”

    我满眼惶急六神无主,我总不能对辛小雪说,我怀疑这是你一奶同胞的亲姐,就把她开苞睡了试一试啊。

    而且我在黄土坡逃亡的时候,也同样没有告诉马青箐,辛小雪跟我这有一搭没一搭的恋人关系,谁能想到她们就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照面了。

    场面尴尬的不行,马青箐眼里的火苗越烧越旺,随时都有可能像在红姐家一样跟我打起来,我恨不得一头从窗户跳下去逃避时,门口又急匆匆跑来个妙龄少女,她有着一张娃娃脸,两只浅浅的小酒窝,正是被我抓住小辫子,强行征用雇来照顾秦曦的樱桃。

    她跑到门口就被里外三层的围观人群给惊了一下,不过她实在太过急迫了,稍微一愣神后就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一双杏眼一抡就看到了我,两步冲到跟前,赫赫直喘对我道:“生哥,曦,曦曦姐,她,她……”

    我见她鼻洼鬓角的全是小汗珠,心下就是一沉,一把捉住她的双肩,连连摇晃追问道:“秦曦咋了,她咋了,你倒是说啊?”

    樱桃噎了口气,被我摇的直打嗝,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她醒了!”

    我双眼立刻失去了焦距,眼前都一片模糊,身子晃了晃,才反应过来,叫道:“真,真醒了?”

    樱桃兴奋的连连点头,说:“这事我敢骗人,你要不信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扔下辛小雪就往外冲,马青箐躲闪不及都差点被我撞个跟头,病房外指指点点看热闹的医护人员见我这个正主冲了出来,都惊呼着后退躲闪。

    我跑到走廊上,略一思索就认明了方向,这肯定是我在洪水涯昏倒后,为了瞧病送人方便,被兄弟们直接送进秦曦住的那家医院了。

    我按照记忆中的路径一路狂奔,直接上了五楼,秦曦的恢复治疗一直在这里,所以我算是轻车熟路。

    而我身后一长串的人群在跟着跑,最前边的就是宁小伟和陈浩,稍后一点的就是宋大勇了,之后才是樱桃,而马青箐和辛小雪一边追着我跑,还互相打量着彼此,再再之后就是洪爸推着洪磊的轮椅了,也不知道这爷俩咋想的,铁了心要跟着凑热闹,老洪推着儿子到了楼梯口,发现这玩意弄不上去,又急三火四的掉头去坐电梯。

    我哪有心思去管他们,心里满满的都是秦曦,直接冲到她住的那间病房,门也没敲就一冲而入。

    斜靠着病床床头,身后枕了一床大被的人惊讶看来,我顿时鼻子一酸,秦曦她,真的醒了!

    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的一切挣扎拼命都值了,眼眶里蓄满了热泪,几步冲到跟前,就想拥抱她。

    秦曦脸色苍白,有种病后的柔弱之美,突然尖声叫道:“啊!你是什么人,你要干嘛?”

    我被她一嗓子吼住,眼泪吧嗒的站在床边不敢靠近,猛然想起自己那次基因冲突后改变了容貌,可秦曦当时早已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她现在没认出我也正常。

    我急切解释道:“秦曦,我是秦生啊,我是你弟,我是你对象啊?”

    秦曦皱眉,明亮的阳光从窗口射入,照的她眉眼之间白皙通透,一根根汗绒毛都透着一股新生的味道。

    她说:“我叫秦曦吗?你叫秦生?”

    我顿时懵比了,直眉楞眼的瞪着她,不知道咋接下这话。

    这时,后边的兄弟们也赶到了,宁小伟第一个冲了进来,见状大喜过望,搓着手道:“哎呀曦曦姐,你可算醒了,你都不知道咱们生子为你喝醉过多少回啊!”

    樱桃和辛小雪姐妹一起冲了进来,见我站在秦曦床边脸色不对,想起什么似的提醒我道:“医生之前就做过推断,说秦曦姐醒来后,很可能会暂时性的全面失忆,谁都不记得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