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有喜有忧

    我恍然大悟,可心里仍不愿放弃,指着自己的鼻子朝秦曦叫道:“你看看我啊,我是秦生啊。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秦曦往后靠了靠,有些惊恐的看着满屋子的人,微微摇着头。

    这时,一群白大褂在副院长的带领下分开人群匆匆走入。婶子咋咋呼呼的在后边吆喝,让开让开,让大夫给曦曦瞧瞧。

    也许是白大褂给了秦曦特别的安全感,医生们的靠近她反而并不抗拒。副院长亲自上手,给秦曦做了简单的检查,连连摇头道:“奇迹,真是奇迹啊,这个植物人苏醒的案例可以上国际医学杂志了,一定要好好宣传下,这对我们医院的声誉也是一个很大的促进。”

    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寒声道:“你再说一遍?拿我的女人做宣传,信不信我拆了你这家医院?”

    副院长一愣,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兴奋了,说错了话。”

    我重重一哼扔开了他,问道:“检查结果怎么样,她怎么不认识我了?”

    老头沉吟道:“目前来看一切生命体征都是正常的,虽然病人卧床很久比较虚弱,但是好转的迹象非常明显,接下来我们要安排她坐全身CT和超声扫描,才能了解病人更多的情况。”

    我怒道:“老子问你她怎么不认识我,你给我个解释!”

    副院长尴尬道:“人的大脑构造太复杂精妙了,这,这个,其实我也不知道。”

    宁小伟骂道:“那你们是干啥吃的,不能治病还当什么大夫。”

    医生憋屈道:“医生又不是上帝,如果你非要一个解释,那我可以从理论上来阐述一下这种现象,造成病人的失忆情况原因有很多,但是最基本的原因应该是脑死亡状态下,承担记忆和情感的那一区域,长期处在弱电甚至是无电解刺激下的处境中,导致皮层细胞和大脑组织回路这些负责记忆的零部件全面崩溃。”

    副院长看了看我们如聆天书的懵懂样,满意的轻咳一声,接着道。

    “病人受到刺激醒来,这在医学上其实就属于一种不可能的奇迹,所以她之前的生活常识文化水平这些可能都在,但是对人对情感的这一部分却可能是全新的,但也不排除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唤醒之前的情感记忆的可能。”

    我目瞪口呆盯着老专家一张一合的嘴,脑子里七零八落的被他成串的术语弄的稀里糊涂,最后只好抓着头发叫道:“停,你他妈给我说人话,你就告诉我,她还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如果能,那需要多久,要用什么药?”

    副院长摇头,一副你们真是山炮不懂科学的表情,拿捏道:“这个还不好说,有可能记起,也有可能再也记不起,什么药都没用,一切都看天意。”

    我一脚踹过去,骂道:“卧槽尼玛,弄了半天你也要问老天,那还跟这逼逼啥,我家秦曦醒来也不是你们治的,哪凉快哪呆着去。”

    婶子脸色一变,张嘴想要骂我,瞅了瞅我身后的人群,又把嘴闭上了。

    宋大勇拽住我,在我耳边低语道:“别这样啊,你看都吓到床上那妹子啦,再说你打了副院长,这医院还敢让她住在这么?”

    我定了定神,低声谢了他的提醒,转身挥手驱赶白大褂们先出去。

    这时洪爸才推着洪磊匆匆赶到,老爷子嗓门也大,嚣张霸道的赶着人,喊道:“让开让开,好狗不挡道,让我看看秦生这王八蛋又祸害了谁家姑娘。”

    我一阵头大,恨不得冲上去撕烂洪爸那张破嘴,不过不提我对洪家人的亏欠,就算我下得了手,俺俩打起来,最后谁撕谁的嘴还真不好说。

    门口一阵骚动,往外出的医护人员还跟洪家父子向住了,闹腾了一阵才算有进有出的恢复了秩序。

    这边,婶子见秦曦瑟瑟发抖有些害怕的样子,就心疼的走过去想要安慰她。

    可秦曦连亲妈也不认得了,惊声道:“别碰我,你走开,樱,樱桃快救我呀。”

    樱桃从我身边冲过,赶到近前拉着秦曦的手,温声软语的安慰道:“曦曦姐你别怕,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呢,不会伤害你的。”

    秦曦紧紧抓着她的手,怯生生的大眼睛扫过婶子最后停留在我的脸上,犹豫了下,小声问樱桃:“这男的谁啊,好凶好吓人啊。”

    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欲哭无泪的看着秦曦,心说你这也太没良心了,我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扒出来给你吃,只求你能好过来,咋一醒就说我吓人,还一副嫌弃的样子。

    那边洪爸幸灾乐祸的笑道:“哈哈,这丫头不错,认真假淫,知道好歹,这小王八蛋确实招人恨。”

    我气的心都砰砰跳,可是洪爸出言嘲讽,我连个白眼都不敢奉还,否则惹的他发狂,他可不会管你这里有没有病人,绝壁会大耳刮子抽过来,又摔又捶的一顿揍。

    只是他儿子也看不下去了,皱眉低声道:“爸,我累了,咱回去。”

    洪爸犹豫了下,伸指点了点我,意思是你给我等着,这事不算完。

    我苦笑,有心想追问洪熙水的情况,也不敢开口了。

    洪爸推着洪磊的轮椅原地转弯,并再次大声喊道:“都让让行不行?我他妈要调头啊。”

    病房能有多大,云天社兄弟根本就装不下,还有不少人挤在走廊里,被洪爸一喊,纷纷慌乱躲避。

    洪磊的轮椅都被推到走廊了,他的声音遥遥传来:“秦生,你过来一下。”

    我看了看被樱桃安慰的情绪明显稳定下来的秦曦,应道:“来了。”

    宁小伟和宋大勇不放心,紧随我后跟来。

    洪磊脸色平静的坐在轮椅上,右手伸出虚握成拳,示意我靠近他。

    我有点打怵,深怕到了跟前洪家爷俩一起动手收拾我。

    洪爸嗤笑道:“就你这点出息,真不知道咋能带着这么多手下,我不打你呀。”

    我讪笑着靠近洪磊,迟疑问道:“咋,啥事?”

    洪磊缓缓张开拳头,手心里赫然躺着洪爷爷送给我的那玉石药瓶。

    “我姐在你跑路之后,趁警察没来搜查之前,就在你们的家里找到了这东西,她看你藏的隐秘,就猜到这玩意儿对你非同一般,所以偷偷带回了家里放好,这事她跟我说了,所以今天我让我爸给你带了来,不知道你用得上吗?”

    我接过洪磊递来的小药瓶,触手一片清凉,就像捂住了洪熙水的小手,瞬间泪水夺眶而出,扑通跪倒在父子俩跟前,沙哑着嗓子道:“对不起!”

    (老罗母亲腰疼去医院查出了肾结石和炎症,医生让住院治疗,目前是我弟和小姨在照顾着,我心里记挂着写不下去,今天还是三更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