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医院不能呆了

关灯
护眼
    洪磊沉默不吭声,只是紧紧咬住的下唇已经见红出血,跟着跑出来的兄弟们谁也不敢劝,只是无语的默默看着我跪在那里。

    最后还是洪爸开口。他难得没有发火,叹息着挥手道:“知道你算是个长着人心的娃啊,不然今天一定要你付出代价,得了。别跪着了,整得我好像是讨债的恶棍一样,该干嘛干嘛去,磊子还得用药。我们先回了。”

    洪磊被他老爸推走,我紧握着手里的药瓶,秦曦苏醒带来的喜悦暂时冲淡了我对洪熙水的牵挂和负疚,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想无能为力的事,我起身回到了秦曦的病房。

    众人默不作声的又想跟着我进病房,我堵在门口,皱眉道:“在这里等我,秦曦怕见生。”

    宋大勇等人面面相窥,谁也不敢进了,最后病房里只剩下了,马青箐,辛小雪,婶子,樱桃,四个女人,秦曦的反应明显安稳了不少,只是看向我的眼神里,仍然躲躲闪闪的有些畏惧。

    我一阵阵头大,试了几次就放弃了让她马上想起我的想法,左右琢磨了半天,觉得这家医院确实不能待了,不管咋说我刚才也把那个副院长给踹了一脚,这货就算当面怕我们,可保不齐会动啥歪心思,只要是涉及到秦曦的风险,我是一点也不敢大意。

    我扭头看向仍然大眼瞪小眼,一个试图亲近认妹,一个毫不领情,躲了又躲的辛小雪姐妹,尴尬道:“那个,你们的事咱们缓缓再说,我肯定把前因后果调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现在我想转院,不想让秦曦接茬住这了,你们帮我参谋参谋,看星海还有什么地方最适合她。”

    婶子一句屁都不敢放,以前她仗着沈三还对我又打又骂冷嘲热讽的,现在她的大靠山已经被火舞烧成了灰,大概也是听樱桃说了只言片语,现在她看向我的眼神,就跟瞅见一只吃人猛兽差不多,其实比秦曦还要惶恐不安十倍。

    辛小雪毕竟还小,也没啥经验,皱眉思索不说话,倒是马青箐给出个建议,她说:“既然都苏醒了,就不适合继续待在医院这种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的环境里,不说这种地方病菌多容易交叉感染,就是这种压抑肃穆的坏境也不适合秦曦小姐恢复,我建议还是回家里,请个专业的护工之类的照顾她,这样是最好的。”

    我眼前一亮,点头夸道:“青箐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谢谢哈。”

    辛小雪冷冷扫了马青箐一眼,鄙夷道:“说的容易,秦曦姐好几个月没有知觉,她说她浑身无力,身子手脚都不像是自己的,这种大病初愈就敢离开医院往家里带,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你负责?”

    我顿时犹豫了,望着秦曦积弱如猫的样子,心头怜惜的不知如何是好,一时间也没了注意。

    樱桃怯生生问道:“生哥,我可以说自己的意见吗?”

    我哑然失笑道:“谁不准你说话啦,你有什么说啊。”

    樱桃拘谨道:“刚才曦曦跟我说过,她不喜欢这种福尔马林消毒水的味道,她想出去住,而且医生也跟我说过的,秦曦的身体机能没有一点问题,只是醒来的时间还短,需要一些时间来进行康复训练,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把她搬到外边去疗养吧。”

    我一锤定音,OK,就这么办,我现在就弄个房子,咱们回头就搬走。

    婶子张了张嘴,被我瞟到了,就对她淡淡道:“你那个房子就算了,我不会让秦曦继续住那种地方的,对了,过两天我就把我叔叔弄出来,你们是重新在一起啊还是怎么样,你们自己合计去,但我要提醒你一句,那个隔壁老王可是死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你好自为之吧。”

    婶子擦了不少脂粉的脸上一会白一会红的,羞愧的差点哭出来,最后低声哀求道:“秦生,让我跟在身边照顾曦曦,见不到她我心里不安稳。”

    这种事我无法狠心拒绝,其实从心里来说,我是真的很厌烦这个恶毒的女人,不过再不好她也是秦曦的亲妈,我也只能答应。

    既然决定出院了,我就立刻安排下边的人去办出院手续,又通过黄宏达的关系,在一家私人医院里请了两位以护理恢复见长的医生护士,给了他们每月五十万的高薪,临时借聘过来专门负责秦曦的日常护养。

    等一切都搞定了,宋大勇才小声提醒我:“那啥,你要把人接到那去,你可还没有房子呢!”

    我掏出手机,贱笑道:“不怕,咱有盖房子的亲戚啊,你看我的。”

    电话再次拨通,黄宏达纳闷问道:“生子,医生不是安排好了吗?”

    我嘿笑道:“医生是找好了,可是我没家啊,这一大球子人口,给我安排个住的地方啊。”

    黄宏达抽着冷气问道:“你想住哪?”

    我随口道:“你住的那紫禁龙城不错啊,环境幽雅格调高,绿化出行各方面都是极品,要不你送我套别墅吧?咱们住一起,平时还能亲近亲近。”

    黄宏达迟疑道:“这小区我采取的限售方式,别墅就八套,还都被分了出去住了人,要不我把自己这套给你得了。”

    我连连摇头:“你可拉倒吧,喷了一屋子灭火干粉不说,还他妈被那些大狗咬死过人,我这是要安排病人住的,我怕不吉利。”

    黄宏达松了口气,做出惋惜的样子叹道:“那我就没办法了,我总不能把别人撵出去给你腾房子,这些别墅的主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关系啊。”

    我流露出不满的语气,哼道:“卧槽,我怎么想不起我那天拍的视频放哪个网盘了,哎呀,卧槽了,这要是流传出去,你跟侯胖子可就完蛋鸟。”

    黄宏达懵了,急道:“卧槽,你瞅我这记性啊,还有套留给市委一号的海景房,就在星海公园附近,离市区也不远,开车五分钟就进二环,他还没住过去呢,要不先给你用算了。”

    我推辞道:“这样不好把,让父母官惦记上我,那以后我可咋在星海混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