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马青箐太吓人了

    我笑骂道:“滚犊子,就你那邋遢样,我才不稀罕你的破菊花呢。”

    李子光何时都不忘打击王柯峥,揶揄道:“老大就算要菊花也不会找你哒。楼上那么多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你也真敢把自己当盘菜。”

    王柯峥脸红脖子粗,瞪着李子光怒道:“草,我他妈就是跟生哥客气下。谁说真要献菊花啦?”

    我阻止道:“别没完没了,闹两句得了。”

    大长脸瞪了李子光一眼,悻悻然坐下,嘴里还嘟囔着:“净跟老子抬杠。指不定那天我特么就爆你的菊花。”

    我冷哼,淡淡扫了他一眼,王柯峥顿时紧紧闭上嘴巴,为了保险这货竟然把手都捂了上去,可见在心里对我怕到了什么程度。

    见他们终于老实了,我对宁小伟道:“小伟你替我跑一趟,去这个地址把韩龙鸿兄妹接过来,我答应过人家治好他的腿,不能说话不算。”

    宁小伟点头,伸手接过我递过去的纸条,转身带了个兄弟就离开了。

    我又扭头对宋大勇道:“搬新家又是大胜,必须庆祝一下,但是我一刻都不想离开秦曦,你看能不能在家里办酒席啊?”

    宋大勇猴精,嬉笑道:“你生哥一句话的事,这有什么难的,我旗下好几个酒店呢,我这就打电话,叫勇敢酒店赶几桌上好酒席,然后叫鸳鸯带人送过来。”

    我用手指了指他,眼里全是笑意,这货揣摩人的心思真是登峰造极了,知道我自从在未央酒吧被鸳鸯救了之后再就没见过她,心里肯定非常挂念着,直接就给出机会让鸳鸯来见我。

    宋大勇得意洋洋,一副都是男人,谁不了解谁啊的龌蹉表情,这会又把他姐的事的给抛在脑后了。

    我见所有事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就走到一边打起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留美博士赵学森接了电话。

    我笑着问好,道:“赵教授吗,我小秦啊,那个小秦,当然是秦生啊,跟你讨论过学术的。”

    对面惊呼道:“秦生,哎呀,你怎么突然出现了,没抓到你?你没事了?”

    我皱眉道:“咋地,听你这意思,我不倒霉你很失望呗?”

    赵学森讪讪笑道:“怎么会,你误会了。”

    我强忍心里的腻味,沉声道:“之前不是答应过你吗,帮你在星海落脚买房子,现在可以实现承诺了,但是你得先帮我个忙,我有个朋友啊,他腿受过伤,脚筋都缩回去了,你来帮我看看。”

    我把韩龙鸿的情况一说,赵学森诧异道:“你找错人了吧,这种事应该找医生啊?”

    我无语道:“星海的医院都弄不了,我就打算用自己的再生基因帮帮他,可是这玩意太凶险了,我也不敢乱用,就担心没救成,人还反把他害死了。”

    赵学森哦了一声,自语道:“从你的个体上提取变异基因给另外的伤残个体注射,别说,这是个有意思的课题,我要来研究下,你在哪呢?”、

    这时,话筒里传来开防盗门的声音,妃姨似乎跟赵琳琳一起进的家门,还随意问了一句:“老赵,谁来的电话?”

    赵学森脑子里估计都是基因了,随口应道:“秦生!”

    那边噗通一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然后座机话筒就被妃姨抢了去,她颤抖着声音问道:“秦生是你吗?”

    我苦笑,只能回应道:“嗯,是我,让你跟着惦记了,对不起啊。”

    妃姨哽咽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跑路你打架我管不了你,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也不怪你,可是你现在竟然能给老赵打个电话,你都不给我手机来条信息,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我心里顿时内疚的不行,呐呐道:“你别生气,你听我跟你解释。”

    妃姨:“我不听,你心里就是我没有我,你说什么都掩盖不了这个事实。”

    可气的是赵琳琳还在一边帮腔,大声道:“坏家伙,就知道惹我妈哭!”

    我都要崩溃了,急的走来走去,抓耳挠腮解释,这一幕却都被云天社的这帮兄弟们看在眼里了。

    搞了好半天,妃姨才算勉强接受了我逃亡不敢联系家人,随后又冒死潜入黄宏达的住所,紧接着又在海边差点丧命的理由。

    最后她答应马上就开车带赵学森过来,我才算擦着汗珠把电话挂了。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韩龙鸿带着韩亦莹跟着宁小伟进屋,一见面,就欢天喜地的奔我来了,这货有了我扔给他们兄妹的一百多万,明显也鸟枪换炮不再开那种四轮小车,座驾改为了电动轮椅。

    我心里也蛮感慨,毕竟人家算是以德报怨,在我肠子都冒出了肚子,最落魄危险的时候收留救了我。

    尤其是看到韩亦莹那张愈发红润饱满的小嘴,我就想起曾帮她打排位做直播的事。

    那时候我一边操纵着德莱文打团战,一边享受着韩亦莹在我两腿间吞吞吐吐的给我口活,尤其是还有好几万的直播观众在那观摩着,就算他们看不到我下半,身的动静,可是那种刺激简直太爽爆了。

    韩亦莹见我盯着她的嘴巴发呆,有些娇憨的她也立刻明白了过来,脸一红,悄悄收回伸出的手臂,把本想跟她哥一样的拥抱撤了回去。

    我讪笑道:“老韩啊,这回我算是稍微站稳了脚跟,立马就叫人把你们兄妹接来,我可是一直惦记着要治好你,带你装逼带你飞的承诺呢。”

    韩龙鸿哈哈笑道:“无妨,我这腿就算废了也没事,只要靠着你生哥这棵大树,整个星海谁特妈敢欺负我,云天社的兄弟们也不会答应的,大家伙说是不是?”

    陈浩和李泽东本就是韩龙鸿的手下,此时见了老大兄妹那真是又愧又亲,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韩龙一喊话,这哥俩马上带头应道:“鸿哥是生哥的铁子,救过生哥命,谁敢动你我平了他全家!”

    兄弟们互相望望,见我脸色如常没有丝毫不快的意思,于是也跟着起哄:“对,谁敢动韩老大咱就挖他们家祖坟!”

    喊了两声,宋大勇出言拦到:“好了,先别吵吵,让我接个电话。”

    他接起电话,嗯嗯了两声就挂掉,然后对我说:“鸳鸯到了,咱们带人去接下?”

    我欣然应允,带着兄弟们出去接人接酒席。

    也是巧了,勇敢酒店派来的两辆厢式货车和鸳鸯开的宝马三系刚进院子,妃姨的别克家轿也缓缓驶了进来。

    我迎向那头都不太好,索性就站在原地等着。

    妃姨和鸳鸯都不是那种没有自控力的女人,眼见现场人这么多,谁也没好意思跟我做太亲近的动作。

    我乐得轻松,言笑晏晏的请赵学森入内,给足了他这落魄教授面子。

    宋大勇留在外边,指挥酒店的服务人员和混子们,从车上卸下成箱的白酒啤酒,装在一辆辆餐车里的食物。

    不一会,沧月楼的宽阔大厅里就摆了整整五桌酒席,每一桌都有酒店配送的简易坐凳。

    我打定主意让秦曦多接触接触我身边的人,亲自上楼招呼这帮女人下来吃饭,又不顾秦曦红着脸抗拒,强行抱着她下楼。

    我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了,先把秦曦放在主位坐了,然后挥手让下边人入席。

    中国人最擅长的就是酒桌文化,尤其是这帮年纪不大却动辄挥刀砍人的混子们,烈酒美女简直成了他们的终极享受,一旦开喝那就没了底线,吆五喝六很快就有喝高的。

    可今天的酒桌有点尴尬,喝多的不光是这些混子,就连妃姨和宋苗苗都没少喝,几个女人见我一直拉着秦曦的手,又是夹菜又是喂饮料的,个个都脸色有异,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而反应最大,喝多最多的,就属刁蛮霸道惯了马青箐了,也许是她本身职业的问题,这女孩的个性一直强势,就算被我呵斥过,也打过,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翻腾的醋意,三来二去就喝醉了。

    此时,她在酒精的麻醉下,已经大了舌头,警察制服也被她解开了一半,露出里边的雪白背心。

    我皱眉道:“马青箐你别喝了,上楼找个房间休息去。”

    马青箐一挥手,支吾道:“滚你妈的蛋,你凭啥管我呀,你他妈爱的又不是我。”

    我示意辛小雪把她弄走。

    辛小雪犹豫了下就去拉她,被马青箐一把推开,顺势还指着辛小雪的鼻子骂:“你个小笨蛋,完犊子玩意,枉你还是我的亲妹妹,笨得要死,整天在一个学校你还被别人抢了先,难道你不会约他看看电影逛逛街啊,一来二去就把房开了,笨死你得了。”

    辛小雪满脸通红,想还嘴又觉得跟一个酒鬼吵架实在没品,可是又被这些借着酒意胆子大了许多的混子们嘘声一片的起哄,她也挂不住脸了,扭头就向楼上跑去。

    秦曦茫然的看着,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

    我有点担心,两步追上辛小雪,安慰道:“你别听马青箐的,她这人喝点酒就失控,上次还跟我动手了呢。”

    马青箐的声音突然有些怪异,她扭动着身子,牙齿上下磕碰在一起,指着我骂道:“我失,失你,吗的控控啊,你不,惹……我,我就……”

    我扭头看去,这时惊呼声四起,尤其是秦曦也看到了马青箐的样子,吓得身子一侧歪,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我也惊呆了,因为马青箐焗过油的头发,又自动从黑色变成了深紫,而且她不止牙关像得了疟疾一样上下猛磕,就算一张倾国倾城的俊俏脸蛋,也变成了一半殷红如血,一半湛蓝似海的颜色。

    ps,过渡情节马上过去,鸡情马上就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