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想救人就啪她

关灯
护眼
    我一步抢过去,抱起秦曦把她交给了樱桃,让她们护着上楼。

    这才转身仔细打量马青箐的情况,几乎看了一眼我就能断定。她这是喝了我的血,身体里的基因产生了冲突。

    当时流落在岛上的时候,马青箐曾被毒蛇咬伤生命垂危,我也是犹豫了好久才决定用自己的血给她试试。

    喝了我的血后睡了一觉她就全好了。除了头发变了颜色之外,没有任何的不正常,没想到时隔多日终于在酒精的刺激下发作了。

    此时大厅里早已乱作一团,马青箐挣扎着说了两句就倒在地上。面色也固定在红蓝参半的样子上。

    所有女生都惊叫着后退,男人们也胆战心惊的不敢靠近,实在是发生在马青箐身上的这一幕太过骇人和诡异。

    我心中一紧,冲过去抱起了她的上半身,马青箐身子滚烫,额头鬓角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而且我刚一接触她,就产生了那天在蛇岛上,她大病初愈后的奇妙感受。

    这种滋味很难形容,就像是汪洋一片的大海里,两滴来至同一条小溪的水珠终于碰到了一起,那是属于孤独个体遇到同类的喜悦兴奋和吸引。

    我拍她的脸,掐她的人中都全没有反应,她只是身子越来滚烫,身上渗出的香汗都把女警夏常服浸湿了。

    辛小雪壮着胆子靠近,呐呐道:“她,她到底怎么了?”

    宋大勇喊道:“快打120啊,这女人虽然霸道蛮横,但也不能让她在这里出事啊。”

    我心里一阵阵的后悔,马青箐遭遇到危险我就立刻想起跟她相依为命的时光了,刚才在医院外边,我还那么呵斥她。

    当即瞪了宋大勇一眼,骂道:“霸道你妈个蛋,这也是我的女人,草,别打120,没用的,老赵,老赵你赶紧过来。”

    兄弟们齐齐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对我这里女人之多已经到了麻木无语。

    赵学森本来坐在王柯峥那桌,被一帮小混混恶意灌酒已经吐过两次,他满腹才学愣是没地施展,一张嘴人家就说:“赵教授你这么牛逼咋还沦落成这样,让美国地主老婆给休了不说,连护照都被人撕了?”

    此时见我焦急之下第一个想到向他求助,渣男赵乐坏了,也不管自己懂不懂医,推开众人的围观就进了进来。

    我心急火燎对他道:“这女人救过我的命,我们也有那种关系,她对我非常重要,你一定帮我救救她。”

    辛小雪,妃姨,宋苗苗等女人都是脸色一震,猜测归猜测,听到我亲口承认了马青箐的身份,还是对她们情绪产生了冲击。

    赵学森搓着手道:“我是很想帮你救人,可我不是学医的啊,我只是研究遗传生物学的大学教授,如果你让我做药物实验啥的还能试试,这临床医学我一点不懂啊。”

    我急切道:“她的病因我知道,就是因为我给她喝过我的血,当时情况太复杂,我就先不说了,你快帮忙看看有什么办法不?”

    赵学森顿时眼前一亮,蹲下身子翻了翻马青箐眼皮,又把脉看表的测了下她的心跳。

    半响,迟疑着对我说道:“你给她喝血有多久了?”

    我回忆道:“应该快一个月了。”

    赵学森呐呐道:“不应该啊,这种非人类物种的基因侵袭,要么是完全融合进去,要么就会很快发生冲突,那她就得死于非命了,怎么可能拖这么久才出现状况?”

    我睁圆了眼睛喊道:“我哪他妈知道,你不是专家么,怎么还问起我来了?”

    赵学森擦了把汗,眼转乱转的焦急思索,突然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急声问道:“那个,除了你给她喝过血,你们还有别的亲密接触没?”

    我翻了翻白眼,咬牙道:“睡过了。”

    赵学森大喜过望,啪的一拍大腿,叫道:“我就说嘛,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果然还有别的体液交换,那啥,你们做,爱的时候没有采取措施吧?”

    我一脑门黑线,当着这么多人面,尤其是自己的好几个女人也在场,这煞笔怎么盯着这种事问。

    可他又是我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马青箐突然发病成了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只能捏着鼻子回道:“什么措施,你指的啥,说清楚?”

    赵学森一脸**,隐晦的目光在马青箐自己扯乱的警服领口滑过,见我神色不对,才收摄心神道:“就是问你带没带套啊?”

    我没好气的回道:“带鸡把套,当时我们逃亡流落在一个荒岛上,到处都是毒蛇,她还被咬伤差点了死了,我是给没招了才给她喂自己的血,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她就痊愈了,只是头发变了颜色,然后我们就很自然的发生了那事,哪有什么套套戴!”

    说完,我若有深意的看了看宋苗苗和妃姨,其实我说这番话也有解释给她们听的意思。

    老赵哈哈大笑,借着酒劲也算肆无忌惮了,也不顾别人着急上火的,叽里咕噜从嘴里吐出成串的英文,听的妃姨和宋苗苗这两位学历最高的美女都直皱眉。

    我隐约也弄懂了一些,犹疑着问他:“你是说,要想救她就还得不戴套的跟她做那事?”

    赵学森点点头,醉眼眯缝着解释:“像你这种被人强行注射了壁虎基因还能好好活着的情况已万中无一,而你竟然敢用自己的基因给别人治蛇毒,她不仅没被你坑死,还奇迹般的痊愈了,这更是一个奇迹啊,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们通过另一种方式进行了二次融合这一种解释,你用你已经完善了大半的变异精ye,综合了她体内的冲突进程,所以她才能一直好好的活着呀。”

    说完,赵学森朝我眨了眨眼睛,低声问道:“是不挺久没滋润人家妹子啦,否则不会犯病滴。”

    我抓了抓头发,一脸懵逼不确定的问他:“你确定这么整有用?”

    赵学森嘴一撇,站起身道:“你要相信科学,你要相信知识好不好?”

    我一咬牙,抱起马青箐就想上楼。

    赵学森又低声喊住我,我转身目注他,这货贱兮兮道:“记住啊,你不能先射,要尽量给她肉,体最大的刺激,她的反应越激烈,最后得到你的那个,才会收益最大化。”

    我难得老脸一红,抱着马青箐落荒而逃,实在也顾不上妃姨她们什么表情了。

    这时我怀里的漂亮女警情况已经很紧急了,身子热的像着了火,脸上一半红一半蓝的,看上去恐怖而滑稽,就跟唱京剧抹的大花脸。

    焦急之下我也没多走,直接在二楼找了个小房间,开门进去,转身的时候还听到身后走廊里,宁小伟在吵吵:“你们干鸡毛啊,老大救他女人也要围观,找死啊?”

    我把门给反锁了,抱着马青箐的娇躯就来到床边。

    马青箐已经烧的失去神智,只是出于本能的不愿离开我,她双腿一搭就盘在了我的后腰上,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搂着我的脖子,就把我拽的压趴在她身上。

    理智上,我也不愿意在这么多人都知情的状态下搞这种事,可是没办法,除此之外都没法救马青箐,只能硬着头皮脱她的警服。

    马青箐乱动个不停,嘴里还断断续续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声,我好不容易才把她的上衣脱掉,匆忙间朝她胸口看了一眼,顿时下边就硬直了。

    马青箐的乳型非常好看,是典型的半球状,而且规模也不大不小,是我最喜欢的那种B杯。此时在基因冲突下,她的一对山岚饱满也发生了变化,从乳,尖到乳,晕都是殷虹如血像熟透的大樱桃,而山峰的下半段却是又腻又白的宛如羊脂玉。

    我一时冲动就伸手摸了一把,顿时身子一颤,发现了更为惊人的异常,她如血一般嫣红的上半玉,峰热的烫手,而下边那雪白的底座部分,则是冰凉凉的跟块冷玉。

    霎时,我从灵魂深处产生了一种冲突和渴望,有些迫切的想知道,她这些异常变化,对下边有没有影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