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能不能小点声

    想来,我对于马青箐的吸引力,应该比她对我而言还要来的强烈,因为我是基因输出方。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算是她的父系。

    女人的天性中就有一种奴性,也称托骨,她们渴望被更为强壮的异性所征服。这种出于本能的需求已经蚀刻在了基因片段的传承里,就更别说我们还有那种匪夷所思的变异基因交融了。

    此刻我一碰到马青箐,她就反应极为强烈的夹紧,双腿。力气大到夹的我腰都隐隐作疼。

    而躺在我身下的这个泼辣女警,此时对我来说也充满了无限的诱惑,无论是我较之常人强悍了太多的性能力,还是我们之间的那种莫名吸引,都让我产生了一种恨不得把她撕碎吞下肚去的急迫渴望。

    我手忙脚乱的挣脱掉她双腿的盘绕,鼻息咻咻的喘着粗气就来解她的裤子。

    马青箐穿了整套的女警制服,下身也是一条深灰色,凸显傲人身材的修长警裤,不到两尺的纤细蛮腰上还扎了条小巧精致的皮带。

    由于她处于半昏睡的状态中,只是靠着本能在乱动,我废了好半天的劲,才强行按着她的腰身解开了她的皮带扣。

    腰带解开就再无障碍,我两把捋掉马青箐的圆头皮鞋,扯着裤脚就把她给扒了。

    马青箐的玲珑身段被我一览无遗,在水晶吊灯下的映照下氤氲着象牙白的色泽,虽然我曾跟她春风几度过,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见了,仍然有种惊艳的视觉冲击。

    不过目前这些我都顾不上,我急不可耐的把因为激动都有些颤抖的手指,伸向了她那条粉色系的可爱内内,我真的很好奇,既然她双,峰都变成了红白互半,冷热相间的样子,那下边的神秘桃源又会有怎样的惊人变化?

    可是手伸到一半我就停住了,因为我发现她的下边完全都湿透了,与其说是情动生出的爱,液,还不如说是她昏迷后小便失禁尿了出来,因为那水多的真有点夸张,都快淌成流了,把一条印着白色维尼熊的淡粉色内内,湿得一塌糊涂。

    汩汩而涌的,充斥挥散着满是**味道的液体,一点点渗出薄如蝉翼的纯棉内裤。

    内裤吸饱了水份无处安置,就在表面凝聚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滴若晨露般缓缓滑落在两条葱白细腻的大腿间。

    我都看得傻了,睡过这么多女人也没见哪个有这么多水啊,顿时心里更为激动了,都快把马青箐等着跟我交,合救命的事忘了。

    空咽着喉头,我手指一寸寸接近过去。

    扯住那抹淡淡粉色的一角,我直接就是一拉,顿时,水深火热的重灾区被我全面观测到。

    不过略微让我有些失望的是,她下边还跟平时一样,仍然是衰草萋萋柴扉半闭的样子,出奇的,只是水实在太多了。

    我稍稍失神了能有两秒,随即想起救人的事来,急忙站起身,三两把就把自己的衣物尽皆脱光。

    马青箐似乎能够感应到,我赤,裸着呈现出古铜色的强健肌体。

    立刻,她双股腰臀间扭动的更为剧烈,嘴巴还一张一合的,像一条被人捞出水面的美人鱼。

    我轻轻抖了抖下边,歪头瞪眼的二兄弟活蹦乱跳,似乎在呐喊着请命急于投入战斗一样。

    只是不经意的多瞅了两眼,我顿时身子一颤,用手攥住了比划,心里暗叫不好,这咋又特妈长大了不少,以后要是跟辛小雪来个第一次,她怎么能承受得住啊。

    就在我暗自发愁的时候,床上的马青箐嗯呀了一声,似乎难受的受不住了,手指脚尖都有些绷直了,也不知道她是发烧烧的,还是渴望那事闹的。

    我心头一紧不敢再拖。凑到跟前,弯腰下马微蹲着身子,架起马青箐的两条玉,腿就搭在了肩膀上。

    兵发城下我又停下,因为马青箐这张国色天香的脸,现在实在有些惨不忍睹,一半红一半蓝的,跟X战警里的变形女一样,弄的我都不敢捅家伙了。

    左右踅摸一眼,我眼前一亮,绕到床头把叠放整齐的一张纯白毛毯拿了过来,伸手抖开,扬过去就把马青箐的头脸给遮住了。

    这下总算可以不用一边看她的脸一边弄她了,我心头轻松的绕回原先的位置。

    再次按照原本的打算重新操练。

    马青箐的两腿葱白大腿被我高高架起,搭在肩膀上,我单手扶着明显涨大了不少的凶器,城门口略一试探徘徊,腰部发力就猛的沉了进去。

    噗嗤一声,搞的我自己都一愣,这种声音不是应该鏖战正酣的时候才有么,怎么第一下就出来了,我想了想也就了然,肯定是她下边太多水,而我东西又大的令人发指,进的太快挤压的液体没处藏……

    毛毯下的马青箐什么表情我也看不到,不过从她发出的声音里判断,这妮子还是喜大于惊的。

    我也禁欲了许久,这一接触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速度越来越快,动作越来越猛烈,左右穿花九浅一深纷纷用上,马青箐从开始的浅唱低哼逐渐演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牢记着赵学森的叮嘱,每到快要不行的时候就俯身不动,等过了那个劲再挺枪就刺。

    宽敞豪华的卧室里,回荡着马青箐长长短短的惨叫吟哦声,还有时不时突然出现的一两声噗嗤噼啪。

    不知道多久,马青箐被我送上了第一个高峰,她双手举高又重重捶下,最后是一只手胡乱划拉,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一角床单。

    她脸上的毛毯也被自己折腾掉,我顿时眼前一亮,马青箐脸上原本殷虹湛蓝的异常肤色,竟然随着她那里的阵阵收缩抽搐,迅速变浅变淡,转眼就褪成了正常人的肤色。

    我心头大乐,暗道赵学森果然有两下子,不过老子也不是一般人,不光兄弟大,还他妈能给人治病。

    马青箐恢复了倾城之貌,我就更加兴奋冲动了,毕竟亲眼看着一个美女警察的种种表情,随着我每一次的挺动而变化,那种成就感是跟看着毛毯蒙头所不同的。

    我卯足了劲,连连刺出势大力沉的十几枪,把个刚刚从珠峰落下的马青箐再次弄的失声惨叫。

    这波叫声由于她已经恢复了神智,反而更加的放肆张扬,我几乎就要怀疑她是故意在向秦曦等女生示威了。

    砰砰砰,我们的房门被突兀敲响,声音也挺大,吓得我往前一扑差点萎在马青箐的肚皮上。

    赵琳琳的清脆声音传来:“羞不羞啊,整栋屋子都能听到,能不能小点声?”

    紧接着是匆乱的脚步声,以及妃姨焦急的呵斥声:“赵琳琳你要死啊,赶紧给我滚回楼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