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就算普京都不行

关灯
护眼
    我翻了翻白眼,心说赵琳琳你他妈太不懂事了,老子这不是治病救人吗,你当我愿意被那么多人知道我抱着马青箐是上来啪啪啊?

    我正犹豫要不要继续动呢。马青箐突然开口了,她咬着嘴唇,憋住了气,发出了一声穿金裂云的呻。吟声,对,就是呻,吟。她早就恢复了神智,只是一直装傻在享受,现在被一个女孩在外边挑衅,立马就露馅藏不住了,故意弄出很大的,拉着长声的,嗯,额……呀呀!的动静。那副样子就跟别提多气人了。

    我苦笑,刚才差点喷薄而出的余粮又缓缓退了回去,就连老二弟都有些怂软的趋势了。

    马青箐立刻察觉到我的异常,双腿再次盘在我的后腰,用力向自己带去。

    我不由自己就被她带动,下边完成了一次浅源冲撞。

    一丝丝快意迅疾传遍全身,我低声道:“你啥时候好的,清醒了还叫那么大声?”

    马青箐媚眼如丝,脸蛋晕红晕红的,吐出的气似乎都带着靡靡味道。

    “人家刚刚被敲门声吓醒的,这是不是你的房子啊,为什么咱俩爱爱还有人敢砸门?”

    我想起赵琳琳趁我酒醉强上我,被她妈冷落后就敢割腕自杀的狠劲就头疼,只好敷衍道:“没事,也许是敲错屋了,毕竟房子太大。”

    马青箐又向上挺了挺屁股,两条笔直修长的玉,腿向内收紧,狠夹了我一下。

    我坏笑道:“想要继续也行,你答应我小点声叫我就动。”

    马青箐白了我一眼,突然翻身坐起,撅的我下边差点断在里边。

    我怒道:“你虎啊,你干什么?”

    她一声不吭再次前凑,一把抱住我的脖子,然后重重向后倒去。

    我被她的体重拉倒,惊呼着趴在了她的身上,马青箐警校也不是白练的,动作麻利之极,顺手就把我掀翻,让我成了仰面朝天的姿势,紧接着她就一片腿,直接坐在我的胯间。

    我这才明白她想干什么,嘀咕道:“你要不要这么野蛮,你说一声我能不配合你么?”

    马青箐哼道:“幸福全得靠自己,男人根本靠不住,我就喜欢掌控一切,包括这个。”

    说着话,她已经抬起翘臀,吸着气就坐了下去。

    由于我们已经数次磨合了,她对彼此的体型和尺寸都很了解,几乎是一击就中的直吞到柄,二兄弟小秦生被连根尽没吃的干干净净。

    这样一来,我跟马青箐的契合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其实无论男人怎么弄,只这种事上也不会比女在上进入的更深更多。

    甚至就在马青箐闷哼出声时,我那又明显大了一圈的东东,能清晰的感觉到,它顶在了一处柔软穹壁上。

    马青箐又痛又爽的表情也印证了我的猜测,她咬着牙慢慢晃动,从左到右又从前到后的慢慢摇。

    我不满道:“你行不行,这么搞有屁意思?”

    马青箐娇嗔道:“哎呀知道,可是你顶疼我了,你让我缓缓嘛。”

    我暗自郁闷,这尼玛她还是接受我变异基因的,都受不住我的尺寸了,换了别的女人可不能太冲动的全搞进去。

    半个小时之后,马青箐大汗淋漓的从我身上歪倒,躺在雪白的床单上不时抽动手脚。

    我也喷的有些手脚发麻,不过还是亲了亲她额头,就起身去冲澡。

    简单冲洗了下,出来后看到马青箐已经睡着了。

    我帮她调了调空调温度,然后穿衣下楼。

    楼下少了不少人,像宋苗苗,妃姨,韩家兄妹,赵学成等人都走了,只剩下以宋大勇和宁小伟为首的混子们还在喝个不停。

    我有心想去看看秦曦,可是一想到她那双如同秋潭一般干净清澈的双眸就心虚了,实在是不知道咋面对她。

    见我下楼,宋大勇扫了我一眼,没吭声,估计是宋苗苗走时脸色也很难看的原因。

    宁小伟这些人可不管别的女人吃不吃醋,借着酒劲嘻嘻哈哈的取笑我,纷纷拍马屁道:“老大你好猛,那么凶悍的女警都被你搞的狼哭鬼叫。”

    我竖起食指嘘了声,示意他们小心,别被马青箐这女人听到,不然肯定要翻脸。

    王柯峥听到我说马青箐已经OK了,啥事没有了,又是一顿猛捧,说什么生哥啊,千秋万代我只服你一个,什么秦皇汉武都逊爆了,就算普京也不行,任他们多么牛逼,就这一样咱生哥就能爆出他们翔。咱生哥的大**能治病,不光让女人舒服的尖叫,还能让她去病强身延缓衰老。

    我随口骂道:“滚你妈的,既然我这么好,那把你亲妹子送来让我调理调理呗?”

    王柯峥腆着脸嬉笑道:“我没有表妹,但我有个堂姐,结婚了,去年生一对双胞胎,生哥你嫌弃不,你要不嫌弃我保证给你送到枕边来。”

    我一脚踹过去:“滚!”

    坐下跟大伙喝了几杯酒,刚想说散场算了,都给我回家休息去。

    这边宁小伟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宁小伟迷迷瞪瞪接了,大着舌头叫了声,喂,说话!

    电话里的人语速挺快的说了一通,我听着就像南方一代的口音。

    宁小伟酒醉,更加弄不明白对方说的是啥,骂骂咧咧就把电话挂了,还嘀咕道:“这些骚扰骗子咋不死绝了呢。”

    这时,这个号码竟然再次拨了过来,兄弟们都嘻哈注视着,以为这个骗子是不是脑子有病,这么执着的想骗小伟哥。

    宁小伟无奈,又接通了,对着话筒一顿喷,然后就要挂电话。

    对面那个南方口音急了,大喊道:“杨阳,杨阳让我打的,难道这个号码不对?”

    我心头一个机灵,毕竟我比宁小伟少喝了许多,他们猛灌酒的时候,我这上边给马青箐治病呢。

    抢过电话我就沉声问道:“你慢慢说,什么杨阳,怎么个情况?”

    电话里的声音也是个男的,岁数不大,他咬文嚼字的尽量用普通话发音,说道:“杨阳是我的同事,我们一起逃到澳门来讨生活,可是他出事了,他偷了客人一个百万筹码去赌钱,被发现,然后被剁掉了一只手。”

    我顿时酒醒了大半,怒声喊道:“你再说一遍,杨阳被人剁了手?”

    电话里的人似乎吓得发抖,颤颤巍巍道:“嗯,是的,他现在昏迷呢,被我弄到小医院里止血,可是断手对方不还给我。”

    我咬牙道:“你们是在澳门赌场打工出的事?”

    对面道:“对呀,我和阳仔都是跑路嘛,赶上广东这边人口普查网上追逃,吓得没办法就一起偷渡啦。”

    我深吸口气,眼前闪过杨阳那张帅气又略显忠厚的笑脸,这哥们可是足足用身体挡住敌人救过我两回性命啊,上次在辉煌洗浴的一场火拼,所有兄弟都被抓,只有我们两个逃掉,当时我给他的命令就是让他远远的跑,等这边风头过了再回来,谁想到他竟然跑这么远,短短一个月的功夫,就从东北逃到了澳门,还惹出祸事被人砍了一只手。

    宁小伟也醒酒了,他从我震惊的怒喊声中听出门道,急的直蹦,狂叫道:“草他吗谁敢动我兄弟,我必杀他满门!”

    杨阳是云天社最早一批兄弟,在我还整日被刘惊涛赵多多他们欺负时,人家就跟宁小伟混,是堂堂七虎是之一了。

    我心思电转,忙对着电话问道:“他受伤多久了,手现在在哪里,还有接上的希望不?”

    对面那小子抽噎道:“受伤不过两个小时左右,疼昏之前他给了我这个号码,让我打着试试,阳仔说他的兄弟们如果能接电话,就一定会来救他的。”

    我心头痛如万箭穿心,喃喃道:“杨阳,是我负了你,没有第一时间出去把你找回来。”

    宋大勇也听见了来龙去脉,一掌拍着桌子上,喊道:“生子,你犯傻了么,快点问出伤人的是那方势力,找黄宏达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说上话,把那什么杨阳的手要回来接上啊。”

    我啊啊连应了两声,强自镇定道:“兄弟,砍伤杨阳的是什么人,名字和联系方式告诉我!”

    PS,今天暂且三更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