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焚心之怒

关灯
护眼
    南方人语速飞快的说道:“杨阳出事的这个赌场叫西京,老板绰号海狮,联系电话我们这个层次的人根本拿不到啊。”

    我追问道:“简单说说经过,让我心里有个数。”

    这个叫阿华的广东仔一口气介绍完情况。

    原来杨阳和他一起逃到澳门。由于没有合法身份,只能在后台是黑,帮性质的赌场里做清洁打扫的工作,连个正式的服务员都算不上。

    但是杨阳长得高大帅气还能说会道的很有眼色。很快就跟赌场客房部的女领班混熟了,不仅被破格提拔成了可以赚小费的房间服务生,还他妈跟人家澳门当地的女领班开了两回房。

    事情就出在今天早上,杨阳工作时误入了一间住有内地豪客的房间里。偷拿了人家随意扔在茶几上的几张筹码,如果只是悄悄偷了筹码也许还不会被这么快发现。胆大妄为的杨阳竟然铤而走险的拿着筹码就地去赌。

    本来赌场还以为他长相俊朗,是被某个富婆看中赏下来的筹码,可偏偏丢了筹码的那个内地豪客,还带了小蜜,人家临睡之前都把豪客打算赏给她的独资数了几十遍,中午醒来发现丢了两百万的筹码立刻就炸了营,赌场调取走廊的监控,发现只有杨阳一个人进入过那间客房,而这个时候,杨阳已经用两百万赢了近千万,正打算兑换了现金就返回东北呢。

    接下来的事阿华不说我也能想到,内地豪客勃然大怒,要求西京赌场给个说法。

    黑社,会开的赌场直接就动了私刑,把杨阳偷赢的钱全部收缴后,砍了他一整只手扔出来。

    我放下电话眼眶都红了,猜到杨阳一定还不清楚星海这边的局势,他这么着急弄钱,肯定是想回来捞兄弟们。没想到一步走错惹出泼天祸事,把一只手都扔在了澳门。

    兄弟们全都鸦雀无声的盯着我,一道道目光里充满了焦急和无奈。

    毕竟山高水远,对于才十七八岁一帮初出茅庐的混子来说,还有的人连省城都没去过,澳门跟国外也没什么两样了。

    在场众人只有宋大勇经验丰富,遇事也更为沉着冷静,他拍着我肩膀建议道:“赶紧给黄总打个电话吧,澳门那边我也没去过,只有他才三天两头的飞过去玩,你还是问问他能说的上话不?”

    我点头,手指都因为紧张有些颤抖了,按了几下才拨通黄宏达的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就传来黄宏达爽朗的大笑声,问我房子车子满意不。

    我谢了一句,立刻说了杨阳的事。

    黄宏达追问了两边赌场名字,扔下一句等我消息就挂了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焦灼不安的来回走动,兄弟们也脸色难看,就连最是贫嘴的王柯峥也一声不吭。

    终于,宁小伟沉不住气了,一把将手机砸在了地上,咬牙切齿道:“我刚百度了,人体断肢再植手术,只有四个小时之内才有可能成功,现在都快三个小时了,杨阳可能没机会了。”

    我瞪了他一眼,怒吼道:“闭嘴,不到最后一秒不许说丧气话。”

    宁小伟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嘿的一声蹲在了地上。

    其实我也不敢太过乐观,这么远的距离,咱们两眼一抹黑的,只通过打电话就能把事办了,把断手要回来?人家开赌场的能有那么好说话?

    只是我是云天社老大,啥时候都不能带头沉不住气,只能硬是强迫自己冷静,等待黄宏达的消息。

    大概一刻钟之后,我的手机响了,我赶紧接通了。

    黄宏达在话筒里破口大骂:“草他妈海狮这个劣货,老子再也不会去他的赌场输一毛钱,还有孙振勇这个王八蛋,我他妈有机会一定草他亲娘刨他家祖坟。”

    他上来就是没头没脑的一顿喷,给我遭愣了,皱眉问道:“老黄你骂谁呢,到底什么情况赶紧告诉我!”

    黄宏达喘了口粗气,呐呐道:“生子对不住了,你赶紧打电话让你那兄弟转移地方,我把事给你办砸了,对方不但不给面子把手还回来,还扬言既然是我黄宏达的朋友,就追去医院再剁他另外一只手,你快点吧,晚了就糟糕了,孙振勇这孙子是我几十年的对头,心狠手辣说得到做得到!”

    我目瞪口呆!

    在心里消化了几秒钟,才怒目叫道:“老黄卧槽尼玛,你竟敢坑我,这事我跟你没完。”

    黄宏达也委屈,呐呐解释道:“我真没想到丢钱的那家伙是咱们省城去的孙振勇,本来以我在西京赌场的VIP身份,那头海狮肯定会卖我个面子的,我这些年来来回回的扔在他那个小场子里也接近两三亿了,谁知道你那兄弟偷谁不好,偷孙振勇的筹码啊。”

    宋大勇在我身边沉声道:“糟了,是沈阳的孙老大,他跟黄宏达水火不容,赶紧打电话让杨阳他们转移。”

    我看向宁小伟,宁小伟正满地划拉捡着手机碎片,欲哭无泪叫道:“草泥马的都傻看什么,快帮我找手机卡啊,那个南方小子的电话号码着里边呢。”

    我气的恨不得一脚踹死他,真是越急越出错,成事不足的蠢货伟。

    兄弟们一拥而上,都蹲在地上到处找,最后还是王柯峥钻到酒桌下把崩飞了的手机卡捡到。

    我一把夺过,手忙脚乱的塞进自己手机的副卡槽,手机立刻就识别了,我找到最近的通话记录,按着号码拨了回去。

    电话响了半天才被人接通,可是对面竟然是个座机,还是个女的,估计是医院的护士之流,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问我找谁,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急疯了,叫道:“刚才在你们这打电话的那个男的呢,我就找他,他叫阿华,跟一个手被砍掉的病人一起的。”

    那边的小护士还挺热心,慢声细语的劝我别急,这人他有印象,马上给我去喊。

    我捏着电话等,心里不住祈祷,快点快点来接电话啊。

    两分钟后,阿华的声音传来,我急道:“你什么也别问,带着杨阳赶紧走,赌场的人马上就来追砍你们了。”

    阿华惊慌道:“可杨阳还在昏迷呢,我们没钱没断手只是暂时给止了血,连创面都没缝合呀。”

    我急道:“别担心钱的事,你快带他走,然后给我个卡号,我马上给你们汇钱。”

    阿华懵懂的应了声,只说了一个字:“好……”

    然后就是一片惊呼骚动声,随即阿华的痛叫声传来。我心中一紧,对着话筒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可是阿华已不再回话,话筒里只传来一阵杂乱奔跑远去的脚步声。

    事到如今傻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连宋大勇都懊恼的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我整颗心都像被挖了出来投进了油锅,那种煎熬折磨没亲身经历过谁都不会明白,明明自己有钱有势却愣是救不了情如手足的兄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剁掉一只手又追去医院剁另外一只。

    熊熊燃烧的烈焰让我胸口发烫嗓子眼发甜,喉管子一股血腥味涌了上来,扶着椅背就哇的一大口鲜血喷出。

    陈浩抢上来扶住我,心疼万分的叫道:“老大,老大你冷静啊,上火着急也救不了杨阳!”

    我伸手拨开他,嘴角血迹都顾不上擦,嘶声叫道:“苍天有眼,我秦生在此立誓,孙振勇,我不灭你满门,让我九泉之下的父母都不得安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