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急赴澳门

    宋大勇拽过一沓纸巾递给我,冷声道:“现在最要紧的是马上去澳门,不管杨阳是废了一只胳膊还是两只手,都应该立刻把人接回来。”

    我惨然笑道:“接回来就算了?不。我要杀他个血流成河,不给兄弟雪恨我宁可把自己这一百多斤扔在南方!”

    宁小伟满脸是泪,眼眶通红喊道:“杀,杀死这帮畜生给杨阳报仇!”

    五中老七虎的兄弟们没有一个不掉泪的。异口同声请求道:“求生哥带上我们,接杨阳,顺便给他报仇!”

    我擦了擦嘴巴子上的血迹,沉声问道:“这一去千山万水的。那还是特区,咱们一个熟人都没有,出了事就只能靠自己,你们怕不怕?”

    这一次,在场所有人都梗着脖子叫道:“老大你就带着我们吧,云天社没有孬种!”

    宋大勇和张永赞对视一眼,站出来请缨道:“我们去过南方,社会经验也比较丰富,算我们俩一份吧。”

    我摇头,望着宋大勇道:“从你姐那论,咱俩早晚是一家,所以我现在也不把你当外人。我这边情况你比谁都了解,宁小伟肯定要跟我走,洪磊又是暂时的残废之身当不了家,我这边没个行事的人坐镇我根本不放心,所以,这次你不能去,帮我照顾好家里。”

    宋大勇点点头,犹豫了下道:“我劝你遇事多冷静,多想想后果,快意恩仇固然爽快,可你要是出事了,会有多少人跟着伤心?”

    我摆手:“不需再劝,誓言已发,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宋大勇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我拿起手机就打黄宏达的电话,二话不说直接交代他,我要带兄弟们去澳门。

    黄宏达愧疚不已,心里也在忐忑我会不会迁怒于他,见我没有对他抱怨和怒骂,心头一松忙不迭的应下,说这事好办,今天走都可以。

    放下电话,我扫了两眼身前的这帮兄弟,看到他们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毅然决然,没一个露怯认怂的,心头就是一暖,随即凝声道:“陈浩带十个人留下,把未央酒吧,辉煌洗浴看顾好,沈三死后留下的其余产业暂时让大勇派人扫荡搞定,等我回来再研究怎么分配,另外,这栋沧月楼必须给我保护好了,一定要保证秦曦不被外人骚扰到,她就是我的命!”

    陈浩满脸不情愿,呐呐请战道:“生哥带我去澳门吧,我很能打也不怕死!”

    我挥手道:“服从命令好吗,谁去谁不去我心里自有掂量,云天社兄弟没有孬种,我早就知道了,你足智多谋还比同龄人冷静成熟,让你留守正是因为你的能力出众!”

    陈浩只能点头应下,自去点了十个兄弟陪在身边听他的招呼。

    我转身上楼,把秦曦身边的人都驱使出去,然后关上房门,缓缓走到靠坐在床头的秦曦身边。

    秦曦眼神躲闪着不敢看我,小脸也爬上一丝红晕,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我捉过她的手,把早就捏在手心里的银行卡塞到她的手心里,俯身在她耳边道:“姐,我终于等到你醒来了,可是你却把我忘记了,现在我要出趟远门,有可能会再也回不来了。这卡里的钱就都留给你,等你身子恢复了,就用这笔钱带着婶子出国,找个安全的地方,开始全新的生活吧。”

    秦曦眨着长长的睫毛,一双秋水深潭一样的大眼睛,终于直面对视盯着我,她眼里的那份茫然无措是那么让人心疼,突然,她手上一紧,抓住了我覆在她手掌上的手,连连摇头道:“你,你不要去,我不要你去。”

    我鼻子一酸,又差点掉下泪来,姐姐她虽然把我们之前的事都忘了,可还是在潜意识里对我特别依赖,听我说可能再也回不来,她克服了在心里对我的陌生和惧怕,立刻就流露出担忧来。

    我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深深一吻,眼泪到底还是没忍住,落了一滴掉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密码我写着卡的背面了,这个卡你一定藏好,跟谁都不要说,包括你妈,如果我能平安归来,等你好了我就娶你!”

    说完,我强忍不舍挣开了她的手,转身大步出门而去。

    我怕再多跟她呆上一会,就再也舍不得离开,所以连头也没敢回。

    经过马青箐熟睡的那间房时,我犹豫了下,开门进屋,把马青箐叫醒,从贴身处掏出洪磊还给我的小药瓶。

    先不顾她的讶然,当着她的面我就吃了一颗,然后把瓶子扔给她,说:“这是我的保命之物,如果你再有基因冲突无法自救的情况,就吃一颗吧,我有急事需要出远门,怕自己不在身边你再出什么问题。”

    马青箐好奇的转动手里的小药瓶,嬉笑道:“怎么感觉你跟嗑药似的呀,这东西真的那么神奇吗?”

    我抓住她的肩膀,不顾她惊呼嗔叫着我弄疼了她。

    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道:“这也是我的一条命,一颗药丸能让我多活三个月,这里边还有十一颗,我要出去给兄弟报仇带着不方便,就全交到你手上保存,你要是弄丢了,我就最多还能再活三个月,你听明白了吗?”

    马青箐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问道:“真的?”

    我冷哼一声,松开了她的肩膀,似自言自语道:“希望我没信错你,别让我失望,好好保护它吧。”

    马青箐还要追问,我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转身下楼。

    楼下,兄弟们已经穿戴整齐,王柯峥还把存放在宋大勇车上的砍刀都抱了进来挨个发放着。

    我皱眉骂道:“你以为咱们去黄土坡砍人啊,带这些能他妈让咱上飞机吗?”

    宁小伟呵斥道:“拿回去,我就说你得挨骂,还他妈不信非要搞。”

    王柯峥垂头丧气的把二十多把砍山刀又抱了出去,这时,我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黄宏达。

    我划下接听键,黄宏达讨好的声音传来:“那啥,生子啊,我给你们包了个旅游团,傍晚时分从星海起飞,半夜就到澳门了,行不行?”

    我看了眼时间,还有一两个小时天眼看就要黑了,这应该也是最快的速度了,就点头道:“好,麻烦你了!”

    黄宏达讪笑道:“咱俩就别客气了,我这心里老不得劲了,好不容易你求到我头上一次,你说我一开口还把事办砸了,这样,你那兄弟要是没死的话,他回来后我自当奉上一份心意,保他下半辈子过个富家翁的生活。”

    我冷哼道:“杨阳不会死,伤害他的那些人一个都不会活,老黄,你了解我的性格,就这样吧。”

    黄宏达急道:“等等,我把旅行社的地址和联系人电话发给你,再给你一个澳门方面的电话,这小子也是混社会捞偏门的,专做洗钱和高利贷的生意,我有几回输惨了,还跟他手里周转过呢,澳门当地的一些情况,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我回了句好,就把电话挂了,稍后,短信进来,黄宏达把给我们包的旅行社和专机号一起发了过来。

    我看了眼兄弟们,确认大家都做好了远征澳门去救援杨阳的准备,才大吼道:“出发!”

    在车上,我就跟旅行社方面派给我们的导游,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通了电话,她直接跟我们约定在机场外碰面,因为包机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我随口问了一句,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怎么解决,女孩娇笑道:“这一切都在黄总的交代下安排好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