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终见杨阳

关灯
护眼
    安保队长翻了我一眼,笑眯眯的对王柯峥道:“走,我带你们去看病人,之前出事可太吓人了。我们保安也没有趁手的武器,根本不敢拦阻那帮亡命徒。”

    王柯峥尴尬的望了我一眼,我哪有心思跟他计较谁先走问题,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跟这个财迷队长走,看到杨阳的人再说。

    保安队长不露痕迹的就把钱卷塞进了裤兜,转身驱赶围观的病患:“散了散了,唔看唔看了。”

    然后才转身朝电梯走去。王柯峥贼头贼脑的跟在后边,不时还用眼光来瞟我,我们跟到电梯口,发现根本坐不下这么多人,就让李子光带一部分人坐下一部电梯,跟着保安就上了四楼的外科病房。

    保安队长把我们带到一间多人混住的病房,门口站着个制服笔挺背着手的澳门警察,队长点头哈腰叫阿sir,指着王柯峥道:“这些是受伤之人的内地亲友,刚从飞,机场赶来的。”

    澳门警察是普通华人后裔,也会讲普通话,盘问了两句就挥手让我们入内。

    大家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因为马上就能知道,死的那个人是杨阳还是广东仔阿华了。

    这时候我自然不会在装模作样,见警官同意我们入内了,就抢前一步,几乎是跟宁小伟横着同时挤入病房门。

    屋里四张病床,靠近窗户的那张,躺着个脸色苍白身材高大的青年,不是杨阳还有谁?

    他的两只胳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被横在床头的一个不锈钢架子高高吊起,两只脚的静脉都插着针头在打输液。

    我当场就哽咽了,叫了声兄弟就在也说不出别的话。

    宁小伟大叫了声杨阳,就想扑过去。

    我一把拽住他,摇头道,你乱动什么,你没看到他的两只胳膊都吊着呢吗,肯定不能碰。

    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杨阳被嘈杂的人声惊醒,费力的抬了抬眼皮,茫然的看向我和宁小伟。

    这时,第二批兄弟也上来了,被门口的澳方警察拦住,说人太多了,会影响到其他病人休息。

    杨阳望了望我和宁小伟,似乎用了几秒钟来反应,才突然睁大了眼睛,激动的双臂一阵摇动就想坐起来。

    我一步冲过去,按在他的肩膀上,艰难开口道:“别动,我们来晚了,杨阳你受苦了。”

    杨阳呐呐道:“生哥,你快掐我一下,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刚刚睡着还梦到我们在五中一起跟洪磊干架呢,怎么转眼你们就都来了。”

    我抬头望着他被吊起的两条胳膊,原本应该是手的位置只有光秃秃的一团纱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流着眼泪道:“你没有做梦,我们真的来了,杨阳你放心,伤你的人会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我秦生若不能给你报仇,就让我天打五雷劈!”

    宁小伟想要碰碰杨阳都无处下手,只能凑在跟前接道:“杨阳,我也是这个话,你安心养伤,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杨阳摇头道:“他们势力很大的,咱们又是外来户,不好乱来的,生哥你听我的,带我回星海吧,不要冒险。”

    我沉声道:“肯定会带你回去的,但不是现在,你跟我说说对方都什么来头,越详细越好!”

    杨阳低声道:“丢钱的人是我们辽宁省城的大哥,叫刘振勇,本来我那个领班女朋友都愿意出头,帮我双倍赔偿那两百万的筹码,可是失主说十倍都不行,必须按照规矩剁我一只手。”

    我无声的咬了咬牙,低声道:“第二次来医院追砍你们,是刘振勇的人?”

    杨阳点头道:“也许还有当地黑,帮的人参与,不过第二次确实没有赌场的打手来。”

    我接着问道:“那个给我打过电话的阿华死了吗?”

    杨阳眼圈红了,难过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门口的警察带着两个医护人员进了病房,眼睛一抡直接找上了我,招手让我过去说话。

    我皱了皱眉,拍拍杨阳的肩膀,转身走了过去。

    “秦先生是吧,病人和死者的身份我们都核实过了,之前你这个同学被辽宁公安通缉过,但最近又取消了,而送他来就医又在之前的一场凶案中被杀的那个阿华,他也是广东警方网上追逃的贩,毒人员,现在有个情况我们要跟你通报。”

    一直很冷漠的警察一口气说了不少,我仔细听着。

    他见我态度还行,满意的点点头,唏嘘道:“我们已经调查过,杨阳之所以受伤被送来就医,就是因为他不守规矩偷了客人的筹码,说实在的,每年这种案子在澳门多有发生,你同学的下场还算是好的,像他这种情况,一些倒霉蛋甚至会被处理掉扔进了大海,那就连尸体都没处找去。”

    我一挑眉头,怒道:“这么说我们还该感谢上帝了是不?你们警察干什么吃的,就眼瞅着罪恶发生吗?”

    澳门警察嗤笑道:“年轻人不要冲动,你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大陆,澳门是特区,是以博彩业立足养活几百万人口的国际化都市,不管是写在案卷上的法律条文还是实际操作,一定程度倾向赌场方面是必然的,不保护他们谁给我们特区政府交税?”

    我冷哼道:“OK,你怎么说怎么是,还有什么情况要通知的,请一次说出来。”

    警察瞥了我一眼,态度冷淡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告诉你,你同学第二次被砍下来的手,被凶手扔在了医院,已经被院方冷冻处理了,随时可以进行再植手术,现在医院需要知道你们的态度,毕竟这种手术成本也不小,如果你们付不起医药费,还是可以考虑向特区政府申请援助的。”

    我大喜过望的叫道:“不需要援助,多少钱我们都出,快快快,给杨阳接手吧。”

    随行的外籍医生递过来一张表格,示意我在上边签字,我写下秦生这个名字,犹豫了下又在后边写上了兄弟二字。

    医生接过看了看,朝警察点点头转身离去,他身边的小护士瞅了瞅我,用有些生硬的普通话说道:“请跟我去缴费台缴纳手术费用!”

    我摸了摸兜,瞅向宁小伟,宁小伟立刻明白我是身上没带钱,掏出钱包拽出他的银行卡就扔给了护士,说:“密码六个0,需要多少你们自己转账就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