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不幸中的万幸

关灯
护眼
    杨阳听到自己能挽回一只手,脸上的表情也多少有些欣慰,不过他失血太多又多处受伤,身子虚弱的厉害。睁着眼睛跟我们说了几句就又昏睡过去。

    我把兄弟们都带出了病房,走廊里碰了碰意见,正巧收费的护士上来归还宁小伟的银行卡,跟我们说:“手术会在半个小时之后进行。由英国留学回来的手外科博士主刀,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我也明白这种断肢再植的手术,是越早进行对患者越为有利,自然不会反对。只是提出了手术后把杨阳调整到高级单间病房的要求。

    小护士浅浅一笑,道:”之前是没人付款,我们医院本着人道主,义先行救治,现在你们交了钱,自然全部都会安排最好的。”

    见我点头示意她没事了,小护士转身离去。

    我吸了口气,看着一直跟在我身边,亲眼目睹了所有经过的导游小姐道:“张姐,现在你清楚我们是为啥来的吧,不瞒你说,这次来我就没想善了,不让对方那些畜生们血债血偿我也没脸在星海道上混了。”

    张小姐讪笑了一下,看向我的眼神中多了丝莫名敬畏和忌惮,再也没有了飞机上的那份从容。

    我也不管她心里如何想,只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她在杨阳手术做完后,在可以移动病人的条件下,安排专机把杨阳带回星海去,当然,我会留下足够的钱和一个兄弟来协助她。

    张小姐犹豫了下就答应了,隐晦的提出,希望我给黄宏达去个电话,再由黄总协调她的上级,否则她是没有能力搞到专机的。

    我马上答应,立刻就一通电话把黄宏达从睡梦中吵醒,他听我简单说了情况和要求,满口答应后我就挂了电话。

    张小姐见一切敲定,就跟我告辞先回酒店休息。

    这时杨阳的术前准备全被完成,四个手术室的护士,推着移动病床来接杨阳,我们一直跟在后边,直到被手术室的大门阻挡,才不得留在了外边。

    少顷,手术室的灯光亮起,兄弟们或坐或站的守在外边等消息。

    没想到这接手的活这么难干,足足折腾了七个多小时手术才算完成,兄弟们喝了一场大酒又连夜赶的飞机,早就疲乏的不行,很多人都是靠坐在走廊墙壁上歪着头睡着了。

    主刀医生带着口罩走在前边,他拒绝了宁小伟早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包,满脸欣慰道:“手术很成功,他完全恢复右手功能的希望极大。”然后就离开了。

    我心说这总算是一万个不好的消息里来了个好消息,不管咋样杨阳还能保住一只手,以后起码能够吃饭穿衣了,不算完全的废人。

    手术后的杨阳仍处在深度麻醉中,脸色还是那么苍白,身上也同时在进行着消炎输液和输血。

    我们跟着接手的住院部护士,直接把杨阳送到了顶楼的高级病房安置好。

    默默看了他一会,我转身出门,跟熬的眼睛通红的兄弟们说:“王柯峥留下照顾杨阳,等他苏醒了,就联系张小姐尽快乘坐专机回星海,其余人跟我走,咱们找个地方休息,然后再商量报仇雪恨的事。”

    王柯峥有些惊讶的指了指自己鼻子,问道:“生哥,为啥是我留下啊,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报仇啊。”

    我咧嘴笑笑,刚才你在医院大厅表现的不错,这是对你的奖励,别矫情了,你就留下吧。

    王柯峥装作挣扎的样子低头琢磨,我这边已经带人走出挺远了,他才大声喊道:“那个,兄弟们我可不是怕事啊,这是老大硬点名让我照顾杨阳的……”

    宁小伟挥手道:“我们知道你也是好样的,杨阳就交给你了。”

    一行人出了医院大门,外边已经是艳阳高照的第二天上午。

    澳门这种城市,服务业极为发达,除了一些轻工企业外,几乎满大街都是酒店和赌场,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是天堂,想到想不到的享受全部都可以找到。

    我们随便进了一家潮汕酒楼,正好早点场子还没散,虾饺,蟹黄烧卖,白斩鸡等美食叫满了桌子,兄弟们一顿狂吃海塞,纷纷赞道还是特区的饭地道讲究。

    吃饱喝足了宁小伟刷卡付账,我戏谑道:“等回去给你报一千万,别怕,你大胆的刷吧。”

    吃过饭就该找个落脚的地方好好睡一大觉,不然又累又困怎么跟人干架?

    也不需要打听旁人,出了酒楼对个就是一家四星级的度假酒店,我们直接开了五个大套间,分了分谁跟谁一个房,进了屋子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直到深夜时分我才睁开眼睛。

    推开门,套间客厅中几个哥们正在喝酒,宁小伟和李子光见我出来,急忙站起来让位置。

    我往茶几上看了看,这帮孙子还真会享受,一尺多长的大龙虾,生蚝蛤蜊啥都有,显然是在酒店自有餐厅叫的高档货。

    我坐在他们让出的主位上,拿起一瓶XO洋酒倒了一杯,骂宁小伟道:“真败家,是不是听我说给你报销你就往死里花啊。”

    宁小伟嬉笑道:“指不定啥时候就要开干了,自然得让兄弟们吃饱喝足了才有劲砍人嘛。”

    我唔了一声,插起一块宁小伟切好的西冷牛排就吃。

    别说,又焦又嫩的一股黑胡椒味真他妈的爽口香浓。

    吃喝了几分钟,我问道:“其余人呢,都有吧!”

    宁小伟点头道:“当然,没个房间都是同样的菜色和洋酒,我们都喝了好一会了,见你睡的香也没敢喊你。”

    我把刀叉扔下,一口喝干了杯里的酒,吩咐道:“差不多了,集合人马,咱们先去这个西京赌场转转,再摸摸那个孙振勇住哪个房间,赶早不赶晚,干了他们咱就撤。”

    兄弟们呼啦啦站起,跟着我往外走。

    李子光跑在前头,把我们包下的几个套间门挨个踹了一脚,喊了一嗓子老大让开工了。

    各个房间里的人都冲了出来,我大致看了看,还行,没有一个喝多的,都精神抖擞的一股子兴奋劲。

    我点点头,低声道:“今天暂不动手,所以家伙也不用去准备了,咱们先逛逛资本主,义赌场什么情况,摸清搞透了,报了仇后回星海咱们也搞一个玩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