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来两个玩玩

关灯
护眼
    这种高级酒店其实就备有接送游客赌客的高档车辆,但是心里有所顾忌的我们自然不会选用,而是鱼贯而出,绕了个小圈打了几辆出租车。

    我闭目眼神。宁小伟跟司机吩咐道:“去西京赌场。”

    司机毫不意外,调走给油就走。

    兄弟们乘坐的车子紧紧跟在后边,十几分钟后,就到了地方。这家西京赌场在澳门只能算是中等规模,仿欧式宫殿的建筑格局,上下五层,门口却不伦不类的立着两尊吸财的貔貅神兽。

    由于赌场的主要顾客都是外地游客。本地人很少有来赌的,所以赌场的停车场显得冷冷清清,只有寥寥十几辆汽车停在那。

    我们付出了车钱,也没分批进入,大大咧咧的汇合到一起,足足二十来人一拥而入。

    不过人家赌场的保安根本无动于衷,比我们多上几倍的游客团也是常见,他们只当我们是某个驴友组织,跑这来开开洋荤试试手气之流。

    赌场的建筑举架真的很高,尤其是一楼大厅,从地面到棚顶竟然超过了十米,几米远就是一根粗壮的理石面支柱,上边以浮雕的方式弄了些圣经里的人物图像。

    巨大的吸顶水晶灯也是不远一个,把整个宽大高耸的大厅映照的灯火通明十分奢华。

    离门口不远,就是个全封闭的吧台,上边用内地银行一样的不锈钢铁窗封闭着,只在下边窗口处露出一尺多高的交易位置。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肥猪走,我示意宁小伟该你上了。

    这货摇头晃脑掏出银行卡,也不知道他这两天花出去多少,凑上前去嘀咕一阵,不一会捧回来二十万的筹码。

    我挥手道,分下去吧,一人一万,多观望少玩,别忘了咱们的目的,两个小时后就在这里碰头。

    赌场大厅宽敞之极,足有两千个平方往上,一张张散台分别以二十一点,德州扑克,梭哈,还有骰子押大小等玩法划分区域。更边缘的地方就是一行行排列成方阵的老虎机了。

    我漫步在各个散台之间,留意着赌场安保人员和服务人员的数量。

    越看越是皱眉,这尼玛光一楼的赌场人员就不下于四十个,如果算上那些女荷官什么的只会更多,这咋他妈打?楼上还有四层,保守估计也不会低于一楼的人数,我们只有二十来人,动起手来赢面不大啊。

    转悠了一会,我跟宁小伟碰到,这货的一万筹码两把就输没了,又换了些,捅捅咕咕的随着人群在押骰子。

    我扯着他的膀子就把拽了出来,低声骂道:“你大爷啊,让你们观察情况,你他妈带头赌上了,赶紧给我说说,咱们咋地才能接触到孙振勇!”

    宁小伟讪讪笑道:“没忍住,这气氛简直了,刚才那个荷兰人,一把豹子压中了,赢了好几十万,本钱才几千块啊,难怪这帮人如此疯狂。”

    我哼道:“说正经的,你特么有点出息行不行?”

    宁小伟苦笑道:“哥啊,咱们换的这点筹码还想见孙振勇啊?人家肯定是VIP大户室玩着,少于千万不让进的地方,咱们连楼都上不去,怎么搞他?”

    我沉着脸问道:“那咱也换个一千万的,今天我非要见识见识这货不可,杨阳断手和阿华的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

    宁小伟拍了拍裤兜,嬉笑道:“我还剩几十万上下,这半年你发给我的奖金都他妈要折腾空了,哪给你弄一千万去?”

    我冷哼道:“少给我哭穷,回去十倍补偿你,等着,我给老黄打个电话,让他往你账户上转钱,然后咱们换筹码去楼上看看。”

    宁小伟一脸兴奋,连连点头。

    我把电话拨给黄宏达,这货接到我的电话竟然比我还紧张,直接追问情况咋样,有没有动手呢?我当时就一皱眉,不过也没多想,厚着脸皮跟老黄开口,要借点钱用用。

    对于我的需索无度黄宏达已经麻木了,直接问我要多少。

    他这样我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呐呐着说:“不多,给我先拿一千万应应急,放心,这钱等我回星海指定还你。”

    老黄也没问前天给我的两亿整那去了,直接就跟我要了卡号,说一会就通过网银给转账过来。

    我心里还挺感动,老黄这样的朋友哪找去啊,要车要房要钱,全都不废话,统统满足我。

    我还狮子大开口的跟人要了百分之五的宏达股份,这实在太欺负人了,我琢磨着,回去后就跟他说股份要百分之四算了,否则我这心里还真过意不去。

    十分钟之后,宁小伟的手机接到短信提醒,一笔一千万的工行汇款已经到账。

    我领着他直奔兑换筹码的收银台,把卡顺着小窗口丢进去,直接告诉里边的美女:“给我弄一千万筹码。”

    美女瞟了我一眼,听说是一千万的数额,立刻脸上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噼里啪啦在电脑上一阵操作,让我按过密码后,就站起身捧出来一个方形小盒子。

    我伸手接过,发现盒子上有VIP和西京字样,一侧的盒身还蚀刻着大写的一千万。

    收银美女甜甜笑道:“您兑换的数额达到千万级别以上,所以已经自动成为赌场的VIP会员,可以免费享受进入大户室,客房,酒水餐点等服务。”

    我不动声色的扔下一句谢谢,转身带着宁小伟奔二楼而去。

    里边的收银小姐早就通过耳麦叫来了一个服务生,毕恭毕敬的在前边引领我们,一边往楼上走,他一边问我:“两位先生要玩什么,扑克还是牌九?”

    其实我他妈啥都不会玩,以前除了学习就是给婶子和秦曦洗衣服拖地了,还玩扑克赌钱,能吃饱饭就不错了。

    可是这时候也不能露怯啊,只好硬着头皮做出一副阔少的样子道:“带我到扑克房间耍耍。”

    侍应生一笑,低声道:“那先生您要不要陪赌妹,我们这有日本和新加坡过来的超模哦。”

    我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扫了宁小伟一眼,发现这货也是满头雾水一脸懵逼,样。

    就忍不住问道:“陪赌妹什么意思,给我介绍一下。”

    侍应生站在走廊上解释道:“就是像KTV公主一样的姑娘,不过她们精通各种玩法,还能给客人分析牌面,当然了,您只要感兴趣,也可以随意搂抱抚,摸的,只要您的小费让姑娘满意,带回去房间也是毫无问题的……”

    我心思电转,脱口道:“成,给我两个玩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