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梭哈认识个美女

关灯
护眼
    服务生点头说好,弯腰引领着我们进了一间房门紧闭的VIP室。

    这间屋子装修更为精美豪华,中央空调开的也很足,十分凉爽宜人。

    服务生把我们让到房间中央的唯一赌台前。恭声道:“请两位先生坐等稍候,赌场会马上安排相应级别的贵宾过来凑成赌局,对了,这张台子是玩梭哈的。请问可以吗?”

    我心说梭哈还是梭哼老子都不懂,不过看别人怎么玩,跟两把也就会了,我也不求赢钱。只为了混个脸熟在楼上转转就行,玩什么都是一样,于是点头道:“那你速度点,我们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服务生躬身离去。

    宁小伟东摸摸西看看的啧啧连声,不住点头道:“果然牛逼,有钱人玩的地方就是比小户好。”

    五分钟左右,房门被敲响,随即一位带着白手套的中年荷官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了几个人,其中就有刚才的服务生和两个长腿翘臀的陪赌女郎,另外微微落后两步的三个人,看穿衣打扮就能一眼瞅出,是跟我一样的VIP赌客。

    荷官微笑致意,说:“几个尊客,今晚的游戏将由我来主持为您们发牌。”

    我一副冷酷不爱说话的公子哥表情,把眼光从超模陪赌的大腿胸脯上挪开,越过她们的肩膀向后看。

    后来的三位赌客两男一女,两个男人明显是一起的,五十多岁,亚洲人面孔,看面相也瞧不出是哪国人。

    而走在最后的一位高个女人却让我眼前一亮,她身高绝对超过了一米七五,在加上小指粗的细高跟,走起来袅袅婷婷的,比服务生给我们找来的两个陪赌妹子还要高出半个头来,论气质长相,那更是高下立判,人家穿着浅粉色的范思哲套裙晚装,更显腿长腰细,她胸前的两团丰腴规模并不是很大,却挺拔如松的把裙襟撑起多高。

    这女人脸孔精致肤色极白,高鼻梁长睫毛,随时都似笑非笑的向上翘着嘴角,画着淡妆挽的头发,手腕上挎着爱马仕的限量包,偏偏一张诱惑性感的红唇中还叼着一根女士香烟,走两步吸一口,那姿态说不出的慵懒潇洒。

    两个陪赌女已经得到宁小伟的认可,娇笑着留在了我们的座位边,一边一个小声跟我们自我介绍,并且委婉的询问我们对梭哈了解多少。

    我听了两句就明白了,她们是新加坡人,本身有演艺公司签订的服务合同,也多少做过几次平面模特,拍过一些纸媒的广告,但现在新加坡的传统媒体也受也网络冲击很不景气,于是就送来澳门做陪赌,以赚取客人小费为收入。

    俩妞其实都挺漂亮,盘正条顺的极为养眼,可是人这东西就怕货比货,跟那位身后还远远跟着两个黑衣大汉做随从的女赌客一比,她们就显得相形见绌成了凤凰面前的草鸡。

    出于礼貌,我在荷官说话和其余赌客入场的时候,不得不和宁小伟站起身,分别朝他们点头致意。

    那高挑女郎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非常年轻,见我站起后的身高竟然超过了一米八五,很意外的朝我多看了两眼。

    两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就显得太有礼貌了,站那挨个鞠躬,古德一马斯,请多关照。

    我一愣,感情这俩老货还他妈是日本人?

    高挑美女轻轻吐出个烟圈,淡淡道:“虚的就别扯了,赶紧办正事吧,本美女要把你们通通赢光。”

    我眉头一跳,更加留意的悄悄打量她,因为她一张嘴我就能听出较为标准的普通话里有淡淡的东北口音。

    荷官不动声色,示意我们分别落座,稍稍讲了下注意事项和游戏规则,就开始按动洗牌器,里边跳出一副暂新的扑克牌。

    他动作飞快,如表演魔术一般,手一挥就把2到7的小牌全剔了出去,然后示意我们可以开始了。

    见大家都下了十万底注,荷官开发牌,按顺序依次从美女到我一直发下去,美女的第二章是红桃K,我是个梅花九,两个日本人一个红桃10,一个方块Q。

    按梭哈规则,第二章明牌谁大谁说话。

    高个美女扔掉烟头,连底牌都不看,直接扔了一张十万的筹码,我就坐在她下手,有样学样的也跟着扔十万。

    两个日本人分别看了看自己的底牌,也选择了跟。

    第三张牌,美女分到个红桃8.皱了皱眉,抄起底牌看了一眼,嘴角上翘着,也不知道想什么呢,直接跟了一个日本人的下注五十万。

    我犹豫了下,拿起筹码就想跟着扔,身边的新加坡妹子出言建议道:“先生,我建议您看看底牌在决定。”

    宁小伟根本就没上场,坐在一边围观掠阵,也跟着凑趣道:“看看,人家大美女都看牌啦。”

    我心说好吧,我不会不是还有陪赌呢么,摸起底牌学着周星驰的样子,翘起一条边慢慢看。

    陪赌妹子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几乎整个人都要趴在了我身上,后背让她那两团软肉蹭啊蹭的,搞的下边都有了反应。

    我心不在焉的把底牌翘起一半,竟然又是一张黑桃9。

    就算不明白梭哈规则,但我也知道对子肯定有搞头,绝壁的算大牌,想都没想就跟着上家扔了五十万筹码进去。

    高个美女意外的看了我一眼,浅笑道:“这位先生也是东北来的么?”

    我嘿笑道:“必须的啊,你是东北哪的?”

    高个美女飞了个媚眼给我,道:“沈阳呀,你呢?”

    我心中一动,沉声道:“原来是省会大城市啊,难怪您这么有款有型有个性。”

    大美女捂着嘴娇笑,媚态丛生道:“讨厌,你还没说你是哪的呢,夸起人来倒是一套套的。”

    我大呼受不了,身后被陪赌妹的一对酥软高耸蹭的冒火,眼前这个美如妖精一般的女人还一劲朝我放电,尼玛难道今年是我的桃花年不成。

    荷官继续发牌,两个日本人分别得到一张J和A。

    得到J的皱眉摇头,想了想就放弃了,把牌一扣示意不跟。

    得到A的死鬼子咬咬牙有扔了五十万筹码,表示要跟。

    第三张牌,高个美女发到一张梅花K,直接扔了一百万进去。

    我则是奇迹般的再次分到一张红桃9,想也没想跟了一百万,又再次加注了两百万。

    搞到最后,只有两人日本人全都放弃认了怂,场上只剩下我跟来自沈阳的高挑美女,此时牌面全部发完,我面上是一对A带一对9,高个美女是一对K带着两个8。

    按照陪赌女的解释,我赢面是很大的,除非对面美女的底牌是张K,否则就算她3条8带一对K都输定了。

    最后一张我是A,我来说话,我想也不想,淡笑着把所有筹码往前一推:“我梭了。”

    场面顿时紧张起来,我这一梭可就是一千万巨款,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来的财富,可是我却表现的云淡风轻,跟押了十块钱一样毫不在乎,看的上家美女眼中异彩连连,娇嗔着对我戏谑道:“讨厌啊,还是老乡呢,对人家这么狠,都不说让让我。”

    我朝她挤了挤眼睛,嬉笑道:“这还算狠啊,某些时候我比这可狠十倍哦,你要不要见识见识?”

    女人脸一红,啐了一口赌气道:“我跟了!”

    她把筹码一推,似乎也并不在意千八百万的输赢。

    荷官圈定了两方筹码,示意我们双方开牌。

    其实我还是有点小紧张的,毕竟第一次赌就搞这么大,万一要是输了,可就没钱翻本了。

    美女笑嘻嘻的让我先来,我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抓起底牌就扔在了桌面上。

    众人一阵惊呼,我果然是三条带一对,而且还是最大的对子。

    美女脸色一变,气呼呼的把底牌拍在了桌上,赫然是一张黑桃8。她竟然也是三条带一对,而且恰恰对子和三条都比我小一点。

    荷官宣布我赢了,用钩子把筹码全部推到我手边来。

    高个美女嘟起了嘴,悻悻道:“烦人,处处压着人家,真是的。”

    我心里一荡,口花花道:“不压着你怎么行,那还不被你翻天了?”

    她盯着我看了两眼,突然起身道:“难得在这么远的地方遇到家乡人,请我喝一杯去吧?”

    我抓过两张十万的筹码,递给我身后不住用双,峰蹭我的姑娘,和正被宁小伟揽坐在大腿上,裙子都被撩了起来的嫩模。

    两个姑娘激动坏了,十几分钟就每人赚了十万元,简直太捞金了。

    我对宁小伟道:“剩下筹码都给你了,随便搞吧,输了不许再换了就OK。”

    高个美女一直在悄悄观察我,发现我挥金如土的样子不似做作,看我眼神就更有些内容了。

    我站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对她道:“去你房间喝酒好不好?”

    这女人竟然毫不露怯,大大方方过来,挽住我的胳膊笑道:“你多高啊,我穿了高跟鞋竟然还比我高这么多。”

    我挠头,心说我他妈还真不知道自己多高,不过自从注射了变异基因以后,个子就在持续的增长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