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原来你是孙振勇的女人

    宁小伟眉开眼笑的接手了我的位置,坐在那大呼小叫的让荷官发牌,两个日本被他吵的直皱眉,不过看在他跟前那两千多万的筹码份上。还是忍了继续赌。

    高个美女把我直接带上了五楼顶层,这里是西京赌场提供给VIP客户的专享贵宾房,走廊里都铺着厚厚的羊驼绒地毯,墙壁是一水的隔音壁纸。奢华大气极有档次。

    我时刻留意高个美女身后那两个保镖一样的随从,不过他们跟着上了五楼就没了影,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

    我心中对这女人的身份隐隐有了猜测,不过还要等到合适的时机才能试探一番。

    美女挽着我的胳膊把我领到一间总统套房门前。从包里拽出房卡刷了一下。

    电子锁咔哒一声打开,女人拉着我就进了房间。

    房门一被关上,我就被她一把推的靠在墙壁上,给我惊的差点做出了还手的本能反应。

    不过还好我是忍住了,不然可就乐子大了,这大美女竟然把我推靠着墙上,一言不合就来吻我的嘴。

    我唔唔了两声,立刻就选择了顺从,实在是这娘们太他妈热火骚浪了,而且她亲吻的技术也无比高明,急促喘息声中,就把手探进了我的腰带。

    我一把按住她的手,挣脱她唇齿间的纠缠,苦笑道:“别这么急啊,咱们互相了解下做起来才好玩呢。”

    高个美女脸上一线红潮,吐气如兰的搂着我的脖子,嘻嘻笑道:“我叫兰兰,武兰,你呢?”

    我眨了眨眼睛,心说这个名字好熟啊,加个字不就是拍小电影被活活草死的那个武藤兰吗?

    不过这疑问注定只能在心里想想,要是说了就太冒失了。

    武兰摇了摇了我的脖子,噘嘴道:“发呆呀?问你话呢,这么有钱多金又高大帅气的人儿啊,你叫啥名字嘛?”

    我被她这小声弄的小腹一股热流奔腾窜起,咽着吐沫道:“我叫石开,石头的石,开飞机的开。”

    武兰咯咯娇笑道:“你为什么不说开始的开呢,一定要扯上飞机干嘛?是不是暗示我什么?”

    我苦笑道:“你这么美,我哪还有打飞机的心思,就算拼了命都要努力喂饱你。”

    武兰被我这话弄的脸上红晕更浓,眸波流转的嘟着嘴寻我的嘴来。

    我躲闪道:“不是请我喝酒吗,咱们聊聊,喝点洋酒坐起来更带劲呀。”

    武兰有些失望,白了我一眼,转身朝酒柜走去。

    我伸手按了按下边已经支起老高的裤子,一溜烟小跑就坐到了沙发上。

    武兰正在往酒杯里倒酒,倒是没有注意我这边的情况。

    到目前为止,这个女人表露出来的所有的一切,都暗暗指向仇人孙振勇,她年轻漂亮,有钱有保镖,还是省城沈阳来的,碰巧杨阳就在昨天被孙振勇发现偷了他的筹码砍断了两只手,说是没有关联那打死我都不信。

    我心里悄悄警惕,眼睛余光随时都注意着套房里的动静。

    武兰倒了两杯皇家礼炮端过来,身子一歪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递给我一杯,自己拿了一杯,朝我轻轻一碰,巧笑着微微抿了一口。

    我被她的翘臀磨蹭的再次挺枪致敬,实在是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这女人手段老辣,岂会感觉不到我的身体异样,眯着眼又使坏一样轻轻挪动了下翘臀。

    我咧嘴苦笑,强制收摄心神,暗暗告诫自己,这他妈是仇人的女人,就是她看出筹码不对才害的我兄弟断了两只手。

    武兰又喝了一口酒,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搂着我的脖子道:“你姓石,那星海的石万全石总是你什么人?”

    我一愣,随口应付道:“啊,本家本家,一个堂叔。”

    武兰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嬉笑道:“我说呢,哪家的少爷这么大手笔,一把就赢了人家一千多万,原来是石家的公子,这就不稀奇了。”

    我心说我他妈随口编的姓名,这还真给我找到坑了。

    我揽着她的腰,把手从她的胸口伸进去,拨开丝质文胸,漫不经心揉搓着她的一只饱满,随口问道:“你是孙振勇的人吧,他还在不在澳门,我可是有点怕。”

    武兰点了点我的额头,吃吃笑道:“放心啦,下午有急事刚飞回去,不然别说你怕,我也怕那个老不死哒。”

    我手上一顿,旋即加大了力气,捏住她的一只白兔,用力的抓着。

    武兰哎呦一声,咬了我脖子一口,嗔道:“疼啊,你轻点。”

    我歉意的看了她一眼,心中发狠道,老王八果然离开了,我说这女人怎么如此胆大,玩了一局梭哈就敢把男人往房间里带,看来那两个保镖也是她的心腹了。

    武兰见我不动,有些焦急的一把抓在我下边,几乎失声道:“我天啊,你的这么大呢?”

    我得意笑笑,问她比孙振勇的如何。

    武兰撇嘴道:“那老货,比牙签也大不了多少,而且还是两分钟就射,人家都没来感觉呢,他就跟死狗一样不动了。”

    我突然插嘴道:“武兰,武兰,咦,这个名字咋这么耳熟呢,你是电视台的?”

    武兰得意的扬起下巴,哼了一声道:“你才想起来啊,我可是潜力主持人哦,省台的早安辽宁人家都做了半年多呢。”

    我心中再无怀疑,直接确认了这娘们就是孙振勇的外室,省电视台的主持人武兰,有心直接掐死她先出口恶气,又有些犹豫的想,就这么弄死个想要投怀送抱的限制级美女是不是有点暴敛天物了。

    武兰不满道:“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不好玩,都不配合人家,我捏你小兄弟。”

    她隔着裤子就套弄了几下,显然是对于我的下身的规模大小已经满意到爱不释手了。

    我一咬牙,暗自决定了,既然孙振勇这犊子回了东北,那就以后回去再跟他算账,这武兰大美女也算他半个老婆了,既然送上门求草,我必须给他带点绿。

    想到这,我咳嗽一声,按住武兰的小手,一本正经道:“你可不要后悔,玩扑克的时候我就说过,某些时候我可是很凶狠的,别一会你受不了了又大呼小叫的求饶。”

    武兰低吟了一声,呐呐道:“快点嘛,我那里都湿透了。”

    这话她一出口,自己也觉得有点害臊,扭动身子就把脸埋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心里那团早就蠢蠢欲动的欲,火被轰的一声点燃,猛的搬过她的身子,咔咔两声就把她的一身高档裙装给撕个支离破碎。

    武兰媚眼如丝,袒露着一对洁白高耸,把后背靠在了沙发上。

    我直接跪在她身前,一把掀起她两条足有一米多的大白腿,随意一扔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把满腔怒火仇恨都集中在小秦生的歪头上了,拽下武兰已经湿出了印子的纯白内内,稍稍找了找位置,一个俯冲就狠刺了进去。

    啵的一声。

    巨大惯力让小秦生一路披荆斩棘的直没如根,武兰精致娇艳的眉眼整个都是一抖,随即猛的皱在一起,她嘶嘶抽着冷气,双手紧紧抓在我的手臂上,嗯嗯哼哼叫了两声才急道:“别动,你先别动,你把我里边顶疼了,你让我缓缓。”

    她可没有马青箐的待遇,我暗骂道,缓你麻痹,老子不草死你都算心善给儿孙积德了。

    我直接大幅度抽离,双手扳着的她的大腿根再次发力加速撞了过去。

    噗嗤,噗嗤……

    接连的全根而入,只是几十枪武兰就把嘴唇都咬破了,似哭似嚎的叫着床,声音细细尖尖的,显示出播音主持人的优美声线来。

    我心里也挺兴奋,这女人不光大长腿,腰也细,皮肤好的跟牛奶凝固一般,又滑又嫩有紧致,也不知道孙振勇这王八蛋从哪发现的她,这么好的极品真是猪给拱了。

    她即是电视主播公众人物,有他妈是仇人的小老婆,这些身份都足以刺激的我热血沸腾,毫无怜惜之意的猛烈征伐她。

    我不顾武兰的嘶叫悲鸣,攥住她的大腿猛攻猛杀一路狂顶。

    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样子,这女人终于顶不住小秦生的歪头上勾和长度,直接大叫一声,身子猛的往后一挺,就开始了有节奏的收缩。

    如果是平时,我会等我的女人享受完这波搞朝再继续,不过武兰就免了,要不是他我最亲近的兄弟也不会掉了两只手,老子恨不得当场就草死她,那里还会等你余波过去再搞。

    于是武兰一边抽搐翻着白眼,一边继续被我鞭挞。

    又弄了一会我觉得膝盖好疼,就离开她的身体,一把抄起她向卧室走去。

    十分钟后,武兰的声音像幽魂一样有气无力的断断续续:“你果然没有说谎,你真的好凶狠,好可怕呀,不过,人家喜欢,我终于知道女人竟然可以爽成这样。”

    我把刚从洗手间找到洗手液一挤,嗤的一股粘稠液体落在她高高翘起的菊瓣上,狞笑着凑了过去道:“既然你喜欢刺激,那我就让你刺激个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