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石少你给我留个电话啊

    武兰惊叫一声,刚才爽的神魂颠倒,她连我何时取的洗手液都不知道。

    我心里满满都是报复的快,感。也有一种新鲜刺激的感觉在不断撩拨着自己,虽然短短半年时间我已经拥有了多个美女,曾跟她们水乳,交融。尽享多次极乐搞潮的痛快淋漓。

    不过对于走旱道这事,目前仍然只存在于我的想象憧憬中,毕竟除了鸳鸯跟我有交易的成份在内,其余如宋苗苗。洪熙水,妃姨等,都是跟我有或深或浅的感情,我这分身又如此凶悍,正常搞她们都晕厥,翻白眼下不来床,再尼玛弄菊花,女人肯定是要受伤的,虽然我很想试试啥滋味,但我真有点不舍得。

    也算这武兰是倒霉催的,你勾,引谁不好,非要招惹我?我既跟她有仇隙,下边又强大的变态,如果说让我狠下心迁怒于她,做个辣手摧花的狠厉角色,我还一时半会做不到,但是让二兄弟出马给她一点教训我还是毫无心理障碍的。

    说来话长,真实坏境下绝对不超过十分之一秒,我就在武兰的惊呼声中,死死按住她的腰肢,单手扶着小秦生,紧紧抵在了被我喷溅了许多粘稠洗手液的所在。

    武兰吓得声音都变了调,哀求道:“石少,求你别乱来,真的不行啊,你那个太大了……”

    我的力气岂是她能挣动的?更何况我早就安了这个心思,根本不给她再次开口的机会,借着洗手液的润滑,我猛的将身子向前一沉。

    嗯?

    卧槽,这尼玛竟然没弄进去,小秦生只把光头探进去了少许,就被武兰的菊瓣紧紧围裹住,我的一个气势汹汹的俯冲,竟然半途而废的被卡在中间。

    不过就算这样,相对于二兄弟的硕大,武兰那里也显得太过狭小了,只听见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就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回头向我怒目瞪来。

    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兴奋,心中直道,小浪货这下我是替杨阳搞你的。

    咧嘴朝她一笑,我笑容里带着冷酷麻木,不管不顾的再次倾力向前。

    巨大的阻力也无法阻止小秦生的探险精神,这一次在我全力进攻下,新的战场终于被一贯而入,武兰疼的猛抽冷气,眼泪狂飙的泣不成声。

    我往下瞄了一眼,兄弟根部已被鲜血浸染,武兰的精致臀型中间,也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那迅速蔓延向外沁润的血迹,无不说明她的撕裂伤有多严重。

    不过我是一点都不怜惜的,这种仇人我没直接动手掐死她,已经算我心存厚道,竟然都搞进去了,想让我心软手下留情,那是绝壁的不可能。

    微微停顿了两秒钟,我也皱着眉头向外抽动,实在是这边的新战场路况崎岖难走,紧迫盘剥的似要剥下小秦生的一层嫩皮。

    我这边一动,武兰就痛的丫丫惨叫,不过这只能加剧我心中的兴奋,让我更加蛮横霸道的施展起来。

    由于新鲜感刺激着我,这次我也没有留意估算过了多少时间,随着动作幅度的加快加大,和我再次滴过去的洗手液帮助,武兰一边流血,一边发出了那种母兽一般的呜咽声。

    我自然能够分辨出她这种痛苦中夹杂着爽快的闷哼,直在心里骂这长腿细腰的尤物是个受虐狂。

    就在我即将抵不住这种**蚀骨的爽快侵袭,越动越快的,脖子上青筋都凸起老高,马上到达临界点的时候。

    我们的房门被砰砰敲响,武兰的贴身保镖在外边招呼道:“小姐,外边出事了,你,你还好吗?”

    武兰披头散发,满脸红霞泪痕宛然的摇头应道:“我,啊啊啊……还,好啊,咦,咦呀……”

    我心头一跳,分心琢磨了下,外边那煞笔说出事了,难道跟我有关?是我的兄弟们搞出动静了不成?

    这一分心,我立刻就控制不住元阳精关了,武兰最后一个“呀”字出口时,我就身子一颤,像被几万伏高压电当场击中一般,痉挛抽动着,死死抱住武兰的白嫩腰身,来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为痛快淋漓的别样喷溅。

    外边的敲门声停了下又再次响起,刚才那道声音说道:“小姐,刚才那位先生的同伴跟赌场的人发生了剧烈冲突,我很抱歉打扰你们,但这事挺急我不得不说一下。”

    我叫了声卧槽你说啥?就直接抽出还在跳动的二兄弟,连擦拭一下都顾不上,套上裤子衣服就往门口跑。

    武兰离了我的把持,直接一头歪倒在床上,细声叫道:“石少你给我留个电话呀?”

    我随口回道:“石你大爷,老子是你生哥!”

    武兰:“什,什么?”

    我没搭理她,一把扭开,房门暗锁,拽开门就见到了两个黑衣大汉,一副尴尬神情的样子,站在门口守护着。

    我沉声问道:“你们刚才说我同伴出事了?”

    其中一个大汉点头道:“您的同伴好像跟那两个日本赌客发生了纠纷,他输光了筹码就质疑日本人合伙坑他,直接出手打了人家,赌场方面进行干预,又跟赌场的人打了起来。”

    我顿时头大,暗叫卧槽坏了,这宁小伟简直蠢到家了,说好的只是打探虚实踩西京盘子的,兄弟们连根牙签都没带,咋他妈说动手就动手啊?

    那大汉见我愣神,也不多言,只是给同伴递了个眼色,另一个保镖轻轻打开,房门,露出一丝缝隙探头向里边看去,并问道:“小姐您的还好?”

    武兰的羞怒尖叫声传来:“好尼玛个头,给我滚开,再看挖了你的眼。”

    这时,整个赌场也包括顶楼的贵宾客房,都响起了类似学校上下课时的警铃声,十多个拎着伸缩甩棍的赌场内保,脚步匆匆的朝楼下跑去。

    而我超常的敏锐听觉,也让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位于赌场一二层的巨大骚乱声。

    我脸色一变,一言不发就抬腿朝楼梯间冲去,动静这么大,肯定是我的兄弟们全都动手了,事到如今也容不得退缩,唯有趁势而上!

    先我而行的那些安保人员显得很是专业,行动间没有丝毫慌乱,脚步虽急促却没有多少混乱惶急,速度飞快的,我亲眼看见他们拐下了通往四楼的楼梯。

    见状,我心头愈发沉重,这一仗实在不太乐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