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烈焰滔天

    我冲到四楼的时候,从顶楼向下边赶的那批保镖,刚刚拐下通往三楼的楼梯间。

    我心急如焚,这场冲突来的太过突然。我们这边一点准备都没有,宁小伟简直就是个猪队友,你他妈输就输了,你打人两个老鬼子干嘛?这下好了。弄不好全部兄弟都得折在这,报仇不成反被草,我秦生和云天社绝对会成为星海道上的笑谈。

    我迈开长腿咬牙跑,速度飞快。转眼就缀着那些保安的背影到了楼梯口。

    突然,我停住了脚步,扭头盯着一闪而过的,位于楼梯间附近的一间屋子,犹豫了一下就冲了过去。

    这间房门跟其余的都不一样,别的房门都是实木质地,浮雕镂刻的极为精美华丽,而这间只是普通的那种防盗门,门槛上还挂着繁体中文的牌子,三个字“储物间!”

    如果是平时,这种储备物资的房门应该是有专人负责,不用的时候牢牢锁闭的,可是今天情况特殊,看守仓储房间的负责人也不知道是赶去楼下看热闹,还是去帮忙打架,慌乱中连仓库的门都没有锁上,门和门框之间,敞开着足有几十公分的巨大缝隙。

    我从武兰的房间出来就在心里琢磨,被猪队友宁小伟这么一搞,兄弟们仓促应战下连根木棍都没有,人数又少人家西京赌场这么多,要咋搞才能不至于太吃亏。

    经过这间储物间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不知咋地就想起小时候听的评书了,那些古代大将行军打仗,不都讲究个先烧敌人粮草,然后再乱中取胜,以少战多么。

    想到就做,反正我们也是弱势一方,我也不差这一两分钟了,拽开储物间的房门就闪身进去。

    屋子里灯光亮如白昼,也很宽敞,足足有几百个平方,分门别类的储物架上堆满了各种名牌烟酒和卫生纸避,孕套等物品。

    而那些体积更大的床单窗帘,和几乎堆成了小山一般高的成箱扑克牌,都是席地码放在木格子之上的。

    我目光闪动间直奔成排的洋酒而去,抄起几瓶陈年的伏特加,来到堆放崭新窗帘台布的地方,拧开盖子就倒了上去。

    这些高纯度的俄国白酒十分霸道,凛冽的酒精气息直往我鼻孔里钻,我几乎能够想象一口喝掉一瓶会是怎样的**。

    幸好我早就被洪磊他们带坏学会了抽烟,此时掏出打火机,毫不犹豫我就按出火焰。

    橘黄色的火苗刚一接触那些被我用烈酒浇湿的窗帘布料,轰的一声,大火就急速窜了起来。

    我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再次转身冲到酒架子前,什么八二年拉菲,杜松子和皇家礼炮之类的,我双手齐动,都如雨点一般被我砸到火场里。

    砰砰砰!

    酒瓶的碎裂声,烈火遇到助燃物而再次加剧的呼呼声,几乎响成了一片,转眼之间,偌大的储物间已是一片火海,那些数量最多的高级扑克牌也跟着熊熊烧了起来。

    我满意的点点头,不顾头顶上防火系统的自动报警骤然鸣响,开始从顶棚往下喷淋水花,两脚踹开储物间墙角的消防应急门,兴高采烈的从里边拽出一把消防斧就跑。

    我身后的火势更为凶猛,由于被我投入了大量的烈性酒液来助燃,那些本就爱着的布料窗帘更加如虎添翼,噼啪作响的火蛇到处肆虐舔舐,很快就蔓延了大半个空间,并且让房中的温度呈现了一种爆发式的增长。

    而那扇敞开的防盗门,就成了熊熊大火更为凶猛燃烧的氧气入口,呼啦作响的火焰歪着头直奔门口,老子要不是见机的快,拎着斧子就逃,都他妈险些被燎着了头发。

    等我心有余悸冲到走廊的时候,整个赌场都想起了更为凄厉的火情警报,就连走廊里的灭火装置也跟下雨一般往下喷水。

    只是这点区区水量对火势毫无影响,反而是越浇越大,裹挟着浓烟的橘红火苗,顺着厚厚的羊驼绒地毯,气焰滔天的就从储物间冲到了走廊上。

    这时我已经冲到了三楼,此时一楼大厅里的嘈杂喊乱已能清晰可闻。

    我脚下加快,全金属足有十几斤重的消防斧被我单手拎着,一溜烟赶到了一楼大厅。

    可眼前混乱的一幕却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兄弟们的情况也没有我担忧的那么不堪,因为,一楼大厅里完全不是云天社一伙人在跟赌场方面打斗。

    那些来西京赌场找刺激碰运气,又只能在一楼玩散台的游客们,以大陆香港以及泰国等地的穷人居多,每个人少的几千多的几万,都是辛苦赚来的血汗钱,输了当然心疼不甘!

    当时宁小伟因为揍了两个日本鬼子,被赌场的安保追打缉拿逃到一楼时,云天社的兄弟们从各个角落里一拥而上,把十几个保安干翻在地,整个大厅乱成一团。

    这些多是输了不少钱的赌客们眼红了,趁乱开始抢夺对赌客人的筹码,当战乱进一步加剧时,就连赌场做东的台子也一样被抢,荷官胆敢阻止,瞬间就被数量太多的赌客们扁成了鼻青脸肿的小怪兽。

    于是从办公室匆匆赶来主持局面的赌场老板,绰号“海狮”的雄壮大汉勃然大怒,严令保安们封闭赌场大门,一边报警求助,一边命安保们抄起甩棍片刀,以武力来平息骚乱。

    于是我冲楼梯上下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以宁小伟为首的云天社兄弟们抱成了一团,已经有七八个人手里抢到了家伙,他们竟然是在追逐着赌场的保安打。

    而赌场的保安们也是鸡飞狗跳,他们百多人分成了十几个小分队,在两千平米左右的大厅里,四处追逐抡着伸缩甩棍,狂殴那些见到筹码就眼红,已经顾不得去想赌场还会不会给兑换成现金,到处疯抢破坏的赌客们。

    我心中大乐,暗道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看来宁小伟这头猪还真是我的福将,输红了眼揍两个日本人,都他妈能打出这么一副热火朝天的局面。

    此时不给杨阳报仇那我还配做兄弟的大哥吗?反正四楼的大火已经被我点着了,这么一会浓烟热浪已经沿着楼梯窜了下来,西京赌场注定会被闹个天翻地覆,我也打消了所有顾虑,咬牙切齿抡着消防斧就是一声暴喊:“海狮,小爷想跟你聊聊可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